◈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5章 一切都是計劃在線免費閱讀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6章 儘快完成婚約在線免費閱讀

張圓和兩名張家子弟早已經被嚇到半死。

他們的修為都只是淬體境,面對如此多的一階妖獸他們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了。

如潮的妖獸撲面而來,正當三人以為自己即將被吃掉時。

這些妖獸卻神奇的繞開了他們。

只是將他們圍了起來。

並沒有對他們下手。

一聲刺耳的鳴叫聲劃破長空。

一隻巨大的雄鷹從天空中俯衝而下。

鋒銳的利爪直接對準了張圓滾滾的肚皮。

只要被抓上一下,沒有人會懷疑大腸包小腸都會流出來。

而張圓更是直接被嚇得趴伏在地面,圓滾的身體不停顫動。

如此,數息時間過去,可張圓卻沒有感覺到疼痛與死亡。

頓時,他鼓足勇氣抬頭看了一眼。

然後就和從雄鷹背上跳下來的張正對視上了。

「張正!」張圓看清是張正後不可置信的叫出聲來:「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鐵翼鷹的背上?」

張圓不僅不再害怕,甚至開始質問起張正來。

原先的張正雖然是張家的少主,其他人見到張正,在面子上還是要叫一聲少主的。

可張圓是張家大長老的獨生子兒子。

在張家,實力最高的是張正的父親,張家的家主張天。

然後就是張圓的父親,張家大長老了,張猛。

所以平時在私下裡,張正經常被張圓這個死胖子欺負。

在張圓看來張正就是一個任他拿捏的軟柿子。

即使他現在不知道張正到底用什麼辦法控制了周圍的妖獸。

但只要自己釋放出自己的王八之氣,就可以震懾住張正,讓他乖乖將自己奇遇獲得的御獸方法教給自己。

「快,告知我你是如何控制這些妖獸的。」

「否則,我就現在殺了你!」

聲音中帶着毫不掩飾的輕蔑與威脅。

旁邊的兩個張家子弟也反應了過來。

見到張圓胸有成竹的威脅張正,兩人也嚷嚷了起來。

「對,張正快將你的御獸法門交給張圓哥,你一個不能修行的廢物,不值得擁有這樣的秘法。」

「你若在不叫出來,休要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看着自己面前不停嚷嚷着要御獸法門的三人。

張正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戲謔。

真的以為自己還是曾經那個懦弱的張正,想多了。

臉上浮現出一抹邪笑。

張正揮了揮手。

隨即一頭體型壯碩的一階巔峰巨熊猛然從獸群中傳出。

巨大的熊爪直接就抓爆了一個張家子弟的腦袋。

紅白的豆腐腦飛濺出去。

落在了張圓的臉上。

然後還不等張圓和剩下的那個張家子弟有什麼反應。

那頭巨熊拿起那具無頭屍體直接塞入了自己的嘴裏。

巨熊吧唧吧唧了兩下嘴巴,喉嚨滾動了一下,然後那個張家子弟就徹底沒有了。

連一個全屍都沒有留下。

「張正你竟然敢讓妖獸傷害同族,你找死,我定要將你的罪行公布全族讓家族對你實施極刑!!」

出聲的是剩下的那名張家子弟。

他目眥欲裂,方才那人可是和他關係匪淺的兄弟。

「極刑?」張正來了興趣,上下打量着這個張家子弟。

「剛好我的妖獸中,也有擅長折磨人的,剛好讓你試試好了。」

張正話音剛落,一頭漆黑色,有成人那麼大的一頭蜘蛛從獸群中走出。

他的嘴裏吐出了潔白的絲網,瞬間就將那個張家子弟給限制住。

「啊啊!」那人發出慘叫聲,可面對一階巔峰的妖獸,他那淬體境5重的修為實在不夠看。

眨眼間他就被絲網裹成了一個粽子。

只有一雙充滿恐懼的眼神露在外面。

然後這隻蜘蛛開始用自己那鋒利的爪子一點一點的分割他的血肉,開始進食。

這隻蜘蛛叫做「地獄蛛」,是許多獵人談之色變的存在。

主要是被這種蜘蛛當做食物後,會被包裹起來,然後在被一點一點的啃食掉身體。

眼睜睜的看着,感覺着自己的身體慢慢消失。

無數次的忍受那種痛苦。

而此刻的張家弟子正在忍受着這種待遇。

他的身體每被地獄蛛撕扯下一塊,露在外面的眼神就越發恐懼。

看向張正的眼中,更是充滿了渴求,那是對快速死亡的渴求。

「這算不算極刑?」「感受如何?」

張正戲謔的看着這一幕,並沒有覺得自己做的很過分。

畢竟面對要讓自己死的人,對其施展再多手段也不過分。

反之對他人的仁慈,才是對自己生命的不重視。

不再管這個被蜘蛛分食的傢伙。

張正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張圓的身上。

此刻的張圓已經沒有了方才的王霸之氣。

甚至張正都可以看到他那圓滾的身體都在顫抖。

**處更是流出了許多讓人噁心的尿液。

這傢伙直接被嚇尿了。

「說說正事,你知道先天草嗎?」

張正有些嫌棄的看着張圓問道。

「有……有的,我有先天草!」

面對張正,他哪裡還敢隱瞞,哆嗦着從自己的懷裡取出一株淡藍色的草,朝着張正遞去。

接過先天草,張正腦海中的系統提示音響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摘取先天草。」

「叮,恭喜宿主獲得獎勵,鍛骨境修為復活卡一張。」

到手了,先天草和獎勵都到手了,那這個胖子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張圓似乎是察覺到了張正眼神的變化。

撲通一聲,張圓直接跪了下來。

「張正……不……少主,你別殺我,你不能殺我,我有重要情報,我可以用來交換我的一條命。」

「求你……少主,求你放我一次。」

張圓是真的怕了,跪服在地上,不停的祈求。

張正本來已經不想浪費時間,可看着這個傢伙那恐懼的表情,張正卻感覺很享受。

畢竟世界上,還有比看着想要殺死自己的人在自己面前恐懼拜服來得爽嗎?

想到此張正詢問道:「說說看?」

「一切都是計劃好的,一切都是陰謀!」

「我們帶您來黑森林是一場陰謀。」

「是我父親聯合木欄紅針對你父親的一場陰謀!」

似乎是怕張正反悔,張圓開局就說出了事情的主要部分。

還留了一點懸念。

而他也成功的吸引了張正的注意力。

張正開始回憶起這個木攔紅,很快他在記憶中找到了相關信息。

這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

天才未婚妻的父親?

「你繼續說!」

「具體計劃是什麼?」

張正興趣更濃了。

「少主,是這樣的,我們帶您來黑森林,然後計劃在黑森林裏將您給……給……」

說到這裡張圓卡殼了。

不知道用什麼詞來說下去。

「實話實說,在墨跡現在送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