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6章 儘快完成婚約在線免費閱讀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7章 下地府在線免費閱讀

「是……是是!」

張圓臉色惶恐的開始訴說。

「我們誘騙您來黑森林尋找能讓您修行的藥材,準備將您殺死。」

「然後我父親又將這個消息故意透露給家主。」

「您父親得知後,必然要來黑森林進行尋找!」

「在這個路途中,我父親和木欄紅會假裝路過的高手,出手襲擊你父親。」

「要將其打成重傷,甚至是廢人。」

「如此的目的,非常簡單。」

「我父親想做張家的家主,而木欄紅則是想廢棄你和他女兒的婚約。」

「只不過,礙於面子,他又不好直接上門退婚,所以就和我父親做了這麼一個局。」

「如果不出意外,現在您的父親或許已經,已經遇害了。」

張圓一口氣將所有的事情說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似乎生怕張正等得不耐煩直接將他給殺了。

而張正也聽得津津有味。

根據張正的判斷,張圓說的大概率是真的。

畢竟恐懼面前,很少有人能不以誠相待。

「叮,系統發佈任務,滅掉家族蛀蟲。」

「完成任務後可獲得獎勵,隨機體質生成單一枚,封侯境復活卡一張。」

突然出現的系統提示音讓張正有些意外。

這竟然也觸發任務,而且任務完成後的獎勵還挺不錯。

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張家,把張圓他老爹給砍了。

只不過他還有一個問題沒弄懂,索性說道:「還有一個問題,你需要回答一下。」

「你說……」張圓不停用袖口擦拭着自己額頭上的汗珠,「我知道的一定全部告訴你,只求您事後別殺我就行。」

張正點點頭問道:「你的先天草是哪裡弄來的,按理說,這種天材地寶都是有妖獸守護,待其成熟後都會被妖獸吃掉,你是如何找到並摘取這株成熟的先天草的?」

「是這樣的……」張圓聽見是這個問題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這株先天草是我父親幾年前從木侯城,拍賣會上花費所有積蓄買下來的。」

「為的是在將來遇到瓶頸時可以寄希望於它能讓其突破到先天境界。」

「為此他在黑森林的外圍找了一個好地方,專門搜集一些藥水進行供應,如此我才能採摘到成熟的先天草。」

「原來如此……」張正聽到這裡已經解除了自己的疑惑,這也意味着張圓的價值已經耗盡了。

張正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隨後臉上浮現一抹笑容:「你走吧,我不殺你!」

張圓聽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話,頓時二話不說就拔腿朝着遠處跑去。

獸群也受控制的讓開了一條路。

就在張圓臉上帶着劫後餘生的笑容穿過獸群的時候。

忽然間,一張血盆大口卻是從其身後瞬間把他一口吞了下去。

那是一條黑色巨蟒,在張圓的笑容沒有消失之前就將他一**吞了。

張正走到黑色巨蟒前,伸手摸了摸他那因為吞下了張圓而變得鼓起的肚皮笑着說道:「我說了不殺你,但是我的妖獸卻餓了!」

張正離黑森林的範圍越來越遠。

在他即將走出黑森林的時候,恰好邪道榮也回來了。

「主人,您的奴僕已經為您找到了煉製十日母狗散的藥材,現在您的奴僕只需要一個煉丹爐就可以煉製了。」

「這麼快?」張正有些意外於邪道榮的速度,這分開也才沒多久呀,這傢伙藥材就已經搜集完成了。

「話說,你一個先天強者就沒有儲物袋什麼的就算了,怎麼連一個丹爐都沒有?」

「回主人,您的奴僕本來是的,只是被殺後,復活就沒有了。」

聽到這張正才想起來,當時冷雪是直接將這傢伙的屍體給收走了的。

沒留下才是正常事。

想到冷雪張正又回想起了那十天的瘋狂。

說真的,張正都有點佩服邪道榮的製藥能力了。

那十天,冷雪可是瘋狂無比,他這個經驗豐富的老司機開起來都非常的順手。

「煉丹爐的事,到天水城了再說,你先給我說說冷雪的身份?」

張正雖然和冷雪相處了十天,可那十天是深入相處,冷雪的基本情況自己現在還沒有多少了解呢。

作為自己佔有過的女人,張正覺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冷雪的過往。

畢竟以後想開車了還可以去找她。

「回主人,冷雪是東洲兩大勢力之一,天水神山第一核心弟子。」

「哦不……此次她回到天水神山後應該就會晉陞為準聖女了。」

「因為據我所知,她之所以來追殺我是因為接了宗門裏面的准聖女晉陞任務。」

「只要她將我的屍體帶回去,那麼她就可以晉陞天水神山的聖女,得到更多的資源。」

「這樣子,那倒是有趣了!」

「那你在給我說說這修行界的勢力劃分吧!」

張正了解了冷雪的來歷後,心中也有了譜,以後想開車了,就去天水神山找冷雪好了。

現在他倒是想了解一下這個玄幻世界的全貌了。

邪道榮也不多問而是繼續恭敬開口道:

「回主人,修行界總共被分為五大洲,其中實力最強的一洲是中州,其次就是剩餘的四大洲。」

「而我們東洲就是四大洲之一,我們東洲有兩大領頭勢力。」

「他們分別是,天龍國,和天水神山。」

「當然,除了這兩大勢力外,還有一些宗門,這些宗門實力有強有弱,強的宗門都快要接近兩大勢力了,而弱的卻是不值一提。」

「像現在我們要前往的天水城就是弱的勢力。」

「若我想,可以輕易屠城。」

「原來如此。」

張正此刻也算是對玄幻世界多了一份了解了,這對他今後的計劃還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兩人乘坐在飛禽背上,直往天水城飛去。

而在他們的腳下,是密密麻麻們的無數妖獸,999頭一階巔峰妖獸,一起奔騰。

那場面……煙塵四起,大地震顫,讓見此情景的人面露恐懼。

在張正帶着999頭妖獸回天水城的同時。

天水城張家同樣發生着巨變。

張家待客廳內。

張家家主張正面色蒼白的坐在主座上。

在他左邊坐着的是以張家大長老為首的一眾張家族老。

右邊着坐着的是木欄家的人,為首的是一個留着山羊鬍的男子,他正是木欄家家主,木欄紅。

在他的旁邊還坐着一個身穿紅色短裙的少女。

少女臉蛋精緻,身材還算苗條。

此人正是從小就與張正定下婚約的天才少女木欄春。

此刻的木欄春正上下打量着張家眾人,眼眸中時而露出一抹輕蔑和不屑。

「張家主,此次冒昧前來,主要是因為小女的婚事。」

「畢竟過幾日小女就要前往天水中修行,所以為了兌現承諾,我希望明日就能讓她和張正賢侄儘快完成婚約。」

說話的是木欄紅,他面露真誠,看着主座上臉色蒼白的張天開口。

說的話雖然聽起來沒毛病,可木欄紅眼神中卻藏匿着一抹奸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