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7章 下地府在線免費閱讀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8章 清算在線免費閱讀

聞言,張天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木欄兄……咳咳……這倉促之間舉辦婚禮怕是……咳咳……不好吧!」

「況且……咳咳……實不相瞞,我兒今日外出還未歸來,這婚約怕是需要在等上……咳咳……一些時日了!」

張天說話間,咳嗽不斷,數次用袖口擋住嘴角。

可他在如何掩飾,明眼人都已經看的出來他已經身受重傷,更何況,兩個讓他重傷的始作俑者就在現場。

「張家主,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不斷咳嗽?」

木欄紅,故作關心,可內心卻是暗喜。

「是啊!家主您是不是練功練出了岔子,傷到根基了!」

「要不您退休,養傷去吧,家族裡的事就先讓我來為您分擔。!」

說話的是張家大長老,張圓的父親,張猛。

此刻他臉上帶着假惺惺的關懷,說出的話也表明了他的目的。

「咳咳,我無大礙,只是練功時出了一點意外,感謝大長老和木欄兄的關心。」

張天此刻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自己外出尋找兒子時。

在半路上就遇到了兩名同層次強者的伏殺,導致他筋脈寸斷,境界更是從鍛骨8重跌落到了鍛骨5重。

而且張天懷疑自己不出幾日,境界還會繼續倒退,變成凡人,甚至連凡人都不如。

此刻看着木欄紅和大長老的表現,張天已經猜到了一二。

若非他還想藉助張家族人的力量,尋找張正,他其實也想要離開了。

「無礙就好,只不過這小女過兩天就要前往天水宗修行了,這婚約我看還是儘快完成,畫上一個句號為好。」

確認了張天真的受到了重創,木欄紅的語氣也變得伶俐了一些。

「爹!」

「我才不要嫁給一個廢物呢!」

「一個不能修行的廢物,哪裡有資格娶我!」「

「我木欄春可是被天水宗看中的人,怎麼會嫁到這個窮鄉僻壤的爛地方來!」

「嫁給他,我還不如嫁給一條狗呢~」

木欄春不滿的喊叫了起來,聲音還特別大,張家眾人也都聽到了耳中。

可奇怪的是,聽到這些侮辱人的話,張家除了張天外,竟然沒有人臉色是難看的。

甚至還有一些人露出贊同的表情。

在張家眾人看來,張正一個廢物,吃張家的,喝張家的,現在還有一個美麗的未婚妻,他們嫉妒還來不及呢。

更不要說為他打抱不平了。

「家主要不,我們還是把這個婚事給退了吧!」

張家大長老開口說道:「畢竟木欄春天資卓越,被天水宗看中,這個婚約,我們若是能答應主動退婚。」

「自認張正配不上木欄春,那今後或許還會得到反饋。」

張天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小春,別插話。」

輕聲說了句自己的女兒,木欄春再次將目光看向臉色已經難看無比的張天說道。

「張家主,小女隔日就要前往天水宗修行,這一去不知道還需要多久才能回來,你說賢侄不在,那我看這婚約,你們張家還是主動解除了吧!」

「當然,若是您能讓賢侄此刻出現,儘快完婚,然後在讓小女去天水宗修行也是可以的。」

「爹,我才不要嫁給那個廢物呢!」

「他連給我舔鞋子都不配!」

「哼!」張天冷哼一聲,猛地從座位上站起暴喝道:「木蘭紅,管好你女兒的嘴,一而再的侮辱我兒子,如此刻薄的女人,我張天的兒子還看不上呢!」

此刻的張天在從二者的談話中猜到了情況,出手伏擊他的應該就是木蘭紅和張猛這兩個老東西。

想必自己的兒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直接撕破臉,興許還能帶走一個。

「看來你們是早就設計好了這個局,串通好了是吧!」

「那就別拐彎抹角的了,來直接出手把!」

「張猛,你不想要家主的位置嗎?」

「來,我給你,只要你能在我的自爆下活下來!」

張天此刻也是瘋狂無比,眼中已經有死意出現。

他已經做好了打算,待會就帶着張猛一起上路。

「哈哈哈……張天!」

「你不會真的以為,對你出手的就我們兩位吧!」

「伏擊你的時候,讓你逃過一劫,現在你身受重傷,看看你怎麼在我們兩個家族聯合之下自爆。」

張猛話落,在站在其身後的張家族老們都是站了起來。

不僅如此,門外也同時湧入了大量的強者,這些人都站到了木欄紅的身後。

很顯然這是木欄家的高手。

「呵呵……哈哈……想不到啊!」

「想不到我為家族辛苦耕耘了數十年,為家族爭取了那麼多資源,結果你們竟然全部站出來,不僅害死了我兒子,今日也要置我於死地!」

「當真是可笑!」

說話間張天面露悲戚。

整個人彷彿瘋癲了一般。

這一幕看的在場的眾人也是五味雜陳。

有的人冷笑,有的人欣喜,有的人愧疚。

轟——

張天猛然沖向了張猛,正當他想要引爆自己體內的靈力時。

一隻從其身後探出的腳卻是將他踩在了腳下。

巨響過後,煙塵四起。

山羊鬍飄動,木欄紅一隻腳踩在張天的臉上,將他的頭深深的踩在了地面。

「木欄紅,當年老子就不該救你,你這個恩將仇報的畜生……」

轟轟——

木欄紅又接連大力踩了幾腳將張天整個人都踩入了地下:「說話可真難聽,搞得是我求你救我一樣!」

「好了,張猛我們事情解決了,以後你就是張家家主了,有機會在合作。」

見到張天沒了反應,木欄春淡笑着說道。

「那是,能這麼快當上張家家主,還多虧了木欄春小姐提供的計劃呢。」

「我看稍等片刻,我叫下人準備點食材,你我多喝幾杯慶祝一下!」

木欄紅還沒有回答,門外傳來了一個帶着戲謔聲音。

「還喝酒慶祝?」

「我看你們還是準備一下,遺容遺表,下地府吧!」

突然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

目光齊齊看向了門外。

而張正的身影也恰時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在他的身後還站着一個一米二的小矮子。

「張正?」

「你竟然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