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呼!」

陰陽宗大殿,姬淵心滿意足的吐出一口氣,

當然,

這個時候要是來上一支煙,那就更完美了,

「夢奴,今天你的表現,主人很滿意!」

「能讓主人滿意,是夢奴的榮幸!」

桑夢秋精緻的臉蛋紅的快要滴出血來,

為了救星辰,讓這小畜生滿意,

這次她使出了渾身解數,中途甚至多次化被動為主動,

現在想起來,臉上還是一陣火辣辣的,

不對,她所作一切都是為了星辰,絕不是因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絕不是!

「還望主人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計較星辰那孩子之前對主人的不敬!」

或許是為了堅定內心,桑夢秋低聲祈求道。

「夢奴這麼聽話,這點小要求主人又怎麼不會滿足呢?

放心吧,只要往後他不主動找死,我不會找他麻煩的!」

姬淵嘴角揚起一絲弧度,

他不僅不會找桑星辰麻煩,還給了他一份天大的機緣!

只是,

這份機緣需要付出….小小的代價!

「多謝主人!」

桑夢秋臉上露出喜色,

看這小畜生的樣子,是真的不去找星辰的麻煩了,

不枉她上上下下,前前後後的一番付出。

一旁。

陰月嬋口中暗啐一聲賤貨,

之前嘴上還說著寧死不屈,結果竟然玩的這麼花,哪有一點被迫的樣子?

呸,不要臉!

姬淵注意到陰月嬋的異樣,「月奴,你在想什麼?」

「主人,夢奴前後夾擊這麼久,肯定累了,接下來就讓月奴來服侍主人吧!」

陰月嬋臉蛋通紅,不顧邊上桑夢秋鄙視的眼神,走到姬淵腳邊。

她和桑夢秋這個賤人可不一樣,

她不是為了一己私慾,而是為了獲取這小畜生的信任,從而得到這小畜生的境界暴漲的秘密。

呸,不要臉!

一旁的桑夢秋撇嘴。

「呵呵!」

姬淵饒有興緻的看着「爭風吃醋」的二人,

一位是陰宗宗主,一位是陰陽宗大長老,

青州大名鼎鼎的兩位女性大能,此刻沒有半點大能風範的對着他搖尾乞憐!

這種感覺,實在美妙!

可是這種美妙,偏偏要被人破壞了!

姬淵抬腳踢開獻殷勤的陰月嬋,目光透過大殿,看向陰陽宗上空,淡淡道,

「既然來了,何不現身?」

陰月嬋和桑夢秋聞言,順着姬淵目光看去,卻沒有發現半個人影。

「想不到,堂堂陰陽宗陰宗主和大長老竟然墮落到這種地步,被門下一個弟子當成奴隸!」

清脆的聲音在陰陽宗上空響起,傳遍了陰陽宗每一處角落,

無數「屠殺歸來」的陰陽宗弟子聞聲抬頭,

就在這時,

空間盪起漣漪,一道人影緩緩出現,

這是一個年輕女子,身穿黑色長裙,身材玲瓏有致,一雙玉足裸露,臉上帶着黑色面紗,僅露出的上半張臉刻畫著黑色的古樸複雜紋路,為其更添了幾分神秘感!

「這是誰?」

看着空中的女子,陰陽宗無數弟子腦海中浮現了同一個疑問,

眼前的女子他們從未見過,

但是敢來陰陽宗撒野,言語中難以掩飾的倨傲,加上他們無法看穿女子的境界,

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女人絕不是普通人!

此刻,

陰陽宗弟子們不僅為姬淵這位新掌門擔心起來,

這麼好的掌門,可別嘎了啊!

不過很快,

他們想起昨日姬淵在廣場石碑上刻經的場景,

瞬間,

心中的擔憂瞬間一掃而空,剩下的就是看熱鬧的心思了!

空中。

女子見陰陽宗弟子匯聚,看向下方大殿,冷然道,

「姬淵!一個小小二代弟子,神橋八重,將陰陽宗兩位涅槃九重大能玩弄於股掌之中,還成了陰陽宗新宗主,你倒是有點本事!」

姬淵飛出大殿,來到陰陽宗上空,笑道,

「這是我陰陽宗內部事務,跟你天魔教應該沒有關係吧?聖女大人?」

雖然對方帶着面紗,但是姬淵一眼對方的身份,

眼前女子正是青州魔道魁首天魔教,聖女,

同時,對方也是青州十大美女之一!

「天魔教?聖女?」

「天魔教聖女怎麼會來我陰陽宗?」

下方陰陽宗弟子臉上的笑容不見了!

司綺羅黛眉微挑,有些意外,「你見過我?」

她名氣很大不假,但是這世上見過她的人卻沒有幾個,

姬淵笑道,

「聖女和星辰師兄相見之時太過激動,當然不會注意到旁人的存在!」

司綺羅眸子眯起,釋放危險的光芒,

「既然你知道我與星辰的關係,還敢這樣對他?」

回想起方才陰陽宗山腳下,桑星辰的「凄慘」模樣,

司綺羅身上殺意再也掩飾不住,

那樣一位驕傲的男子,竟然被打擊成了那副模樣,道心近乎破碎,

揮動衣袖,恐怖魔氣化作一掌滔天巨掌朝着姬淵鎮壓而來,

司綺羅除了是青州十大美女外,同樣也是青州天驕榜中的人物,

而且位列天驕榜第三,名次還在桑星辰之上,

就在不久前,她已經突破了尊者六重,

因而,她自認為對付一個神橋八重的姬淵是手到擒來,

「先前,你當著陰陽宗十萬弟子面前,羞辱星辰,

那麼,我便當著你陰陽宗十萬弟子將你打入地獄!」

正是出於此目的,司綺羅才沒有第一時間出手,

而是等陰陽宗弟子匯聚之後才動手!

「將我打入地獄?」

姬淵失笑,

「哪有什麼地獄?若有,這世間便是地獄!」

話音落下,

滔天魔氣遮天蔽日從背後滾滾而來,如同浪潮般源源不盡,籠罩整個陰陽宗上空,同樣化作一道掌印朝着司綺羅鎮壓而去。

空中,

有兩道掌印,

在姬淵的掌印面前,

司綺羅魔氣所化的滔天掌印彷彿成了玩具,

如螢火比之明月,一觸即散,瞬間被擊潰,

巨大掌印速度不減,繼續朝着司綺羅鎮壓而下,

恐怖的威壓,讓空間都凝滯了,

司綺羅瞳孔陡然放大,滿是恐懼與不敢置信,

如此恐怖的壓迫,讓她無法升起半點反抗之心,

威壓之下,她的身體僵硬了,連躲避都無法做到,

姬淵….根本不是神橋八重!

這般恐怖的威勢,她只在宗門中涅槃境的長老身上感應過,而且是涅槃八重以上的長老身上!

即便她是青州天驕榜第三,也無法跨越大境界逆斬涅槃境大能!

「幽老,救我!」

「姬小友,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