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黃沙池。

葉凡如同一尊雕像,盤坐在沙地之上,一動不動。

此地,狂風呼嘯,每一道風都能吹起許多沙石,每一顆沙子都如同一枚炮彈,撞在人的身體上,會猛地爆炸開來。

葉凡已經在這裡修鍊了十幾天,這十幾天來,他默默忍受黃沙撞擊帶來的劇烈疼痛,幾次肉身破碎,鮮血狂飆。

在痛苦的同時,葉凡咬牙堅持,血脈和肉身得到不斷增強。

對於外界發生的各種事情,葉凡自然不知道。

自從一名後天境巔峰的強者被陳鐵牛一拳砸死之後,陸氏就再也沒有了動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

葉凡的身軀終於動了。

一股恐怖的氣血之力從他體內爆發,如同洪荒猛獸。

緊接着,一黑一白兩道氣流,宛若游魚一般旋轉升天。

再然後,一道清澈的劍鳴響徹此間!

彷彿能撕裂天地的無情劍光,從葉凡的天靈蓋暴射而出,直衝天際!

一座青色的劍門,在葉凡身後轟然打開!

在這十多天的苦修中,葉凡煉化了純元丹,成功突破到築基境。

然後,在忍受黃沙侵蝕的痛苦中,吸收此地的妖獸精血力量,再加上帝王血脈的自動修鍊功能。

百鍊搬血法,第一層自動修鍊成功,獲得「妖血之軀」!

妖血之軀,氣血如妖,不死不滅。不僅肉身堪比洪荒猛獸,恢復能力也得到極大增強。

帝王血脈,開發到百分之二!氣血提升,肉身力量提升,靈氣提升,全方面提升!

帝血掌輪經,修鍊到第二層,獲得專屬武技,帝望山海拳!

大帝遙望山海,相隔abc位面,亦能一拳砸碎破空,鎮壓邪祟!

陰陽聖體,解鎖第一形態,獲得專屬聖體戰法,「太極陰陽」!

太極陰陽,催動古武太極,形成太極陰陽陣圖,可以吸收敵人全力一擊的三分之二傷害,並形成一個太極元氣波,將傷害釋反彈回去!

飛羽劍術,「落羽斬」修至圓滿,「飛羽護」修至大成,「空飄羽」修至大成!

距離領悟劍意,只有一步之遙。

「這就是帝王血脈嗎?太過逆天了!」

僅僅修鍊十天,葉凡就得到了如此大的收穫。

雖然修為僅僅只有築基境前期,但是真要打起來,葉凡感覺,後天境巔峰他都照樣能殺!

甚至先天境,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畢竟,葉凡一身都是底牌,一身都是絕招!

「該出關了。」

修鍊出妖血之軀後,黃沙池就再也不適合葉凡了。

因為黃沙對他肉身造成的傷害,下一秒就會自動恢復,起不到鍛煉效果。

離開黃沙池,葉凡行走在白月城的街道上。

有帝王血脈的加持,他一直處於自動修鍊狀態。如此一來,他消耗資源的速度,是尋常人的十倍,甚至百倍!

蘇傲雪給葉凡的空間戒指里有大量靈石,他已經用了十分之一了。如此龐大的資源消耗能力,葉凡需要獲取更多的資源,供自己修鍊。

「獲取資源,去血色角斗場吧。」

取出早就準備好的黑色披風和斗笠,葉凡將容貌隱匿,走進一座血紅色的角斗場之中。

血色角斗場是專門供人搏殺的場地。

在這裡戰鬥,不認輸,就會一直打到死!當然,打贏了就能獲得一定的獎勵。

在血色角斗場,葉凡不僅能獲得修鍊資源,而且還能積累生死搏殺的經驗。

可謂一舉兩得。

「客官,血色角斗場,需要築基境中期以上才能註冊!」

前台,負責註冊手續的管理員婉拒了葉凡的註冊要求。

葉凡也不生氣,取出歸陽劍,示意對方出手。

管理員微微一笑,脫掉了外套,拿出一桿長槍,眼眸湧上一股戰意。

蘇醒了,獵殺時刻!

後天境前期的修為猛然爆發,隨後他壓制修為,壓到築基境中期。

葉凡面無表情,揮出一劍。

僅僅一道劍光,快到極致,管理員眼神充滿了驚駭,手中長槍急忙格擋。

「鏘!」

清澈劍鳴落下,管理員的精鋼長槍斷成兩截,額頭之處出現一道細微的血痕。

若是葉凡想,這一劍就能要他的命。

「咕嚕!」

「是我眼挫了,這位客官,請問您要註冊什麼名字?我馬上幫您辦手續!」

管理員咽了一口唾沫,裝大了,沒想到連人家一劍都接不下。

「名字?就叫,不敗吧。」

葉凡笑了笑。

不敗,他永不會敗!

「嘶!」

管理員驚訝得連連搖頭,這年輕人,太狂了。

不過他只是個辦手續的,管不了這麼多。很快他完成註冊,遞給葉凡一塊鐵質令牌。

上面刻着「不敗」二字。

註冊完之後,葉凡拿着令牌,走進血色角斗場。

「我要挑戰黑鐵擂台。」

葉凡說完,一個工作人員走來,帶他來到一個由黑鐵製造的擂台上。

不多時,一個身材魁梧,手拿一柄開山斧的壯漢就站上了擂台。

「是雷斧!聽說他已經三連勝了!」

「那可不是普通的三連勝,而是三連殺的三連勝!他的對手來不及投降,就被他一斧子砍殺了!」

「雷斧對面是誰啊?」

「築基境前期的修為,也太弱了吧?而且名字還叫做什麼……不敗?」

「哪裡來的雜毛,也敢稱不敗?」

「雷斧,打死他!」

擂台周邊的觀眾高呼,都看好那個叫做「雷斧」的壯漢。

「雷斧么?」

葉凡不屑一笑。

「戰鬥開始!」

隨着裁判一聲令下,葉凡的身影動了。

雷斧,不過是個築基境中期的修行者。

葉凡身影幾個閃爍,貼近雷斧。

手中歸陽劍猛然出鞘!

落羽斬!拔劍!

霎那間,天地間彷彿只剩下一道劍光!

「噗嗤!」

雷斧來不及反應,就被一劍削飛腦袋!

鮮血飆出,宛如一朵血花!

雷斧,卒!

止步,三連勝!

葉凡,不敗,一勝!

「卧槽?剛剛發生了什麼?」

「我不知道啊?放個屁的功夫就結束了?」

「雷斧被秒了,被一劍秒了?」

「這個不敗,有點東西!越級挑戰,還一招秒!」

觀眾席上,傳來陣陣驚呼。

「繼續挑戰!」

葉凡看了一眼裁判,淡然說道。

裁判點了點頭,下一位選手上場。

「我靠!是囚徒!」

上台之人,是一個光頭,頭油光發亮,沒有一根毛。

只不過他穿着囚衣,手腳都被鐵鏈鎖住。

囚徒!一個窮凶極惡的殺人犯,邪修,以人血為食!

修為,築基境後期!

「戰鬥開始!」

裁判話音一落,葉凡動了。

身影一閃而逝。

如上一場戰鬥一般,同樣是揮出一劍!

下一秒,一道劍光刺入囚徒的頭頂。

囚徒眼神露出不屑,催動渾身血氣,形成一個球形防護罩。

然而,不堪一擊!

劍光勢不可擋,狠狠擊破防護罩,刺穿囚徒的腦袋!

築基境後期,照樣一擊秒殺!

「不敗,牛逼!」

「一劍秒殺太帥了!」

那冷漠的一劍,那致命的一劍,看得觀眾熱血沸騰!

還有什麼,比越級挑戰,一劍秒殺更帥?

接下來,葉凡一路連勝。

有的對手,甚至看到自己匹配到的人是葉凡,立馬認輸。

不多時,葉凡,以不敗的姿態,拿下黑鐵擂台,十連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