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晦氣,我收起笑,面無表情的往公交車站牌的方向走。

她攔住我,局促的叫我一聲。

我不耐煩的看着她,欲越過她。

「小淵,爸準備把你的戶口遷回去。」

她一句話,成功惹怒了我。

我猛的抬頭死死盯着她,目光恨不得把她剮了:「我記得當初那張親子鑒定報告已經燒了,你們也別做多餘的事。」

許白薇眼裡閃過絲受傷:「可是小淵,你一個人在外邊多辛苦啊,回來吧,以後你的一切費用姐姐給你包了,你不用再辛苦給別人補課了。」

「不需要。」

許白薇還想再說什麼,可我不想聽轉身走了。

她開着車跟在我後面,直到我回了學校,才回去。

她好像有那個什麼大病,吃錯藥了?

說實話,我有點煩。

許白薇給我的生活造成了困擾。

從那天開始,她每天都在學校門口等我,一連好幾天,老師看我的眼神都有些變了,班主任更是私下裡隱晦的問我是不是缺錢。

許白薇自以為是的真誠,卻讓人以為我被人包養。

那天我沒有固執的坐公交,我坐進了許白薇的車裡。

她眼睛發亮的看着我:「小淵,你的房間姐姐已經收拾出來了,就在我隔壁,你搬回來吧。」

我打斷她:「你知道班主任今天問了我什麼嗎?她問我缺錢嗎?全校都以為我被你包養,許白薇,你滿意了?」

她臉都白了,立馬就要下車:「我、我可以解釋,我去和他們解釋。」

「解釋有什麼用?你能別再來找我嗎?陪你們一家子演家庭和睦兄友弟恭母慈子孝的戲碼,挺沒意思的。」

我說完一甩車門下車離開,也不管許白薇作何感想。

宋沫這段時間乖了很多,宋爸爸又給我轉了五萬。

估計是校長打了招呼,讓他多照顧我一點,不然哪能給這麼多錢。

許爸爸卻說,全球top5的高材生給我女兒補課,才收這麼點錢,還是我佔便宜了。

今天的課結束,我出了小區,沒看到許白薇的車,我鬆了口氣,卻沒想到來了個不速之客,秦千雪。

秦千雪看到我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抬腳走了過來:「小淵,今天辛苦了。」

這又是鬧哪樣?

輪番上陣?

我越過她,卻被她拉住手腕。

秦千雪眼神有些受傷:「文淵,你別不理我好不好?我知道錯了,對不起,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

我被刺激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下意識甩開她的手,嫌惡的說:「收起你這套惡俗的把戲,再來找我,我就報警。」

她獃獃的看着我,像是沒料到我會是這個反應。

我突然福至心靈,開口問她:「你不會以為我喜歡你吧?」

她張了張嘴,像只被捏住脖子的鴨子。

我真的噁心到了:「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給了你這樣的錯覺,總之,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我把秦千雪遠遠甩在身後。

我覺得他們都是要臉的人,被這麼甩臉子不至於再纏上來,可我高估他們了。

第二天班主任欲言欲止的把我叫到辦公室,說我媽媽來找我了,問我到底怎麼回事。

我在她審視的眼光下沉默很久。

她估計是沒想到我這個三好學生會到處宣揚自己父母死了。

於是,我跟她說了全部。

她嘆息一聲,摸摸我的頭,問我怎麼考慮。

看來她也覺得那個家不靠譜,那對夫妻更不靠譜。

我說我已經保送,很快就要走,但我不希望他們知道我保送的事,我跟他們沒有任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