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許莓活了二十多年都沒想到自己的睡姿是如此的不堪。

天光微微乍亮,許莓醒得早,剛想動一動就發現自己正雙手雙腳地抱着薛岑。

場面可以說是極度的欲求不滿。

想到昨晚睡前,薛岑還開口說:「我不動你,抱一下總可以吧?」

許莓彆扭地往他那挪一點,嘴裏還說著,「你現在怎麼滿腦子都是那個。」

薛岑笑出聲,伸出手將她攬在懷裡,聲音低沉:「誰叫我二十多年都沒女人,好不容易結婚不能放縱一下?」

許莓聽着倒覺得好像沒什麼問題,但偏偏兩人關係尷尬。

最後許莓睡着的時候薛岑還是抱着她的,怎麼一醒來,這主次就反過來了?

許莓小心翼翼地將腳從他身上挪開,甚至將頭埋進被子里想看一眼,結果就看見,這男人他竟然!

只穿了一條褲子。

她滿臉漲得通紅,憋着氣從被子里探出腦袋。

呼吸都不敢大聲,生怕吵醒他。

可沒想到動作再輕他還是醒了,甚至還一直憋着笑。

他雙眼還是緊閉着的,嘴抿成一條線弧度微微上揚,身子都憋得在顫抖。

許莓頓時有了一種掩耳盜鈴的感覺。

「你別憋壞了…」

雖然她也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有些可笑,但是這樣敷衍的偽裝,倒還不如當著她的面笑呢。

薛岑睜開眼,側着身子一手撐着頭,就那樣靜靜地看着她。

好像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氣氛。

但在許莓看來,他就是在嘲笑自己。

許莓臉色緋紅,尷尬地往後退了退,剛準備直接起床,誰知道一隻腳沒踩穩,差點摔下去。

許莓嚇的慌亂中抓住了什麼,定下神來才發現是薛岑的胳膊。

他一隻手扶住了她的腰,讓她沒摔下去。

薛岑胸前的被子早就在他過來扶她的時候滑落了,現在袒露在外面的就是他赤着的上身。

許莓的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看哪裡,兩人的距離太近,讓她都能感覺到對方呼吸的熱度。

她甚至以為這樣的情緒氛圍下,薛岑是不是要做什麼。

誰知道他扶着她後背的手忽然用力,將她從床邊攬了過來。

然後就鬆開了手。

就 松 了 手。

許莓腦子裡轉了不知道多少個彎,都沒想明白薛岑的意思。

薛岑暗笑一下,徐徐道:「沒經過你同意,不會對你做什麼,你倒也不用表現得如此…」

他的目光似乎在盯着某處,許莓這才感覺到肩膀處的涼意。

她的弔帶裙…

「啊啊啊啊!薛岑你變態啊!!」

她連忙轉過身求整理好自己的裙子。

誰知道薛岑雙手撐在她身體兩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呼吸平淡,緩緩道:「早安,老婆。」

許莓身子頓時一韁,從耳根處蔓延上來的紅潤,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氣色很好。

薛岑不知道什麼時候走的,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得異常。

她明明不是一個看臉或者聽聲音就容易心動的人。

她覺得她肯定是被薛岑嚇到了。

身體的自然反應,肯定是。

不然為什麼會有一種薛岑喜歡她的錯覺。

——

剛洗漱完的許莓,一出來就看到桌上擺滿了早餐。

她看到一個胡蘿蔔雞蛋餅。

像是許久沒有見到過這個早餐了,她拿着筷子嘗了嘗。

味道還是一樣好。

她開口問道薛岑:「你怎麼也會做這個餅?」

這個餅還是她以前經常買的一份早餐,高中吃習慣了,上了大學買不到,她連早餐都不怎麼吃。

薛岑的手指微微一頓,低啞的聲音不緊不慢地說道:「我會做。」

一直都會。

許莓笑着,絲毫沒有往其他方面想,笑着說:「看來你和學校那的大媽偷師了?這味道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樣。」

薛岑沒有回她只是繼續吃着。

早餐後他準備去公司,剛準備問問她今天有什麼安排,就看到她手機響了。

屏幕上赫然寫着——陸媽媽

陸知衍的母親么?

薛岑的眸光微滯,一時間出了神。

許莓拿過手機看到備註也愣了一下,不過還是走到一邊去接了電話。

薛岑出門時手指微微顫抖,回頭看了她一眼,她低着頭,擺弄着自己的拖鞋。

明明是在自己家裡薛岑卻總覺得不真實。

過了半個多小時,他又開門回去。

剛開門就看到打扮好的許莓站在門口穿鞋。

許莓看了眼時間,眼睛微微睜大:「你還沒去上班嗎?不會遲到嗎?」

「東西忘了拿。」

許莓微微頷首。「那你去吧。」

她正準備出門,一隻手被薛岑拉住,他眉心微折直接問道:「你去哪?」

許莓不知道他怎麼了,但是好像有些不開心。

「我…陸伯母讓我過去一下。」她解釋道。

說出口才想起來,她和陸知衍的事情。

「那個,這個和陸知衍沒關係,他還和簡音在三亞呢,我就是去看看長輩而已。」

她怕他多想又開口解釋道。

薛岑知道她和陸家關係好,雙方家長更是有交情,撕破臉不好。

更何況陸知衍是陸知衍,陸家夫人待她還是很好的。

理應讓她去的。

他只好開口:「我送你。」

「啊?」許莓似乎是沒想到他會這樣說,好奇地問了句:「你不上班嗎?」

薛岑理所當然道:「我不拿工資,我是老闆。」

所以他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許莓:「……」

你是老闆你厲害。

許莓還沒有開口說陸家在哪,薛岑似乎是很熟知一樣,沒有開導航就直接往陸家去。

她雖然有疑問但是也沒開口問。

問的話他大概會說:「我記性好。」

開到陸家門口的時候,許莓解開安全帶,想着要怎麼說一聲,薛岑就先開口問了句:「晚上回來嗎?」

嗯?

「回啊,那不也是我家嗎?」

說到後面她氣勢有些弱,眼睛觀察着他的表情。

在聽到『我家』的時候,他明顯嘴角彎了彎。

轉瞬即逝的小動作,許莓還是看到了。

她也暗暗笑了下。

「那晚點我來接你。」

許莓點了點頭,覺得這樣也不錯。

畢竟這裡比較偏僻,安全起見他來接也是應該的。

關上車門前她還笑着給他擺了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