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沈素欽:「在北江路的基地。
你要過來?」
安南之:「現在過去要蹭你們一頓午飯,沒幹活蹭工作餐有點不好意思,我吃完再過去。」
沈素欽便給她發了位置。
安南之順便點了外賣。
她想起許熠深昨晚在車上撂下的話,打開電腦,上網搜索已經搜過很多次的詞條——國內做人工心臟比較厲害的專家。
不是找不到。
而是那些大主任,甚至找不到挂號的地方,普通人根本沒有接觸到他們的渠道。
安南之也不是很想去找沈素欽。
這兩個月,他里里外外幫了她很多,錢債易還,人情債難還,她沒有理由總是叫他幫自己做這個做那個。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暫時不想去麻煩沈素欽。
安南之查了一個小時,沒什麼有用的收穫,外賣員來電話,讓她下樓取餐,她便拿着房卡出門。
好巧不巧,她遇到從外面回來的許熠深。
安南之一眼就看出許熠深此時的心情不太好,她自然不會去觸霉頭,目不斜視,他們在酒店的旋轉門裡擦肩而過,一進一出。
許熠深冷不丁開口:「那個戴口罩的男人是誰?」
安南之神經一下綳了起來,恰到好處地反問:「聞總在跟我說話?
什麼戴口罩的男人?」
「你不知道?
那我告訴你。」
兩人都停了腳步,旋轉門定住不動。
隔着兩面對摺的玻璃,他們看似近,實則遠。
「他是商時序的人,從幾個月前開始,就有在申城活動的記錄,他應該是一直在跟着你,從申城到水城,那天在基地還保護了你。」
安南之抿唇。
許熠深的語氣冷涔涔:「他對你,還真是舊情難忘。」
「……」安南之不知道應該回什麼話,許熠深最後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讓安南之心跳陡然加快,總覺得他要做什麼。
第191章「聞……」許熠深邁開腳步,從旋轉門離開,安南之也被門「推」了出去。
安南之回頭看他的背影,直到聽到外賣員喊:「尾號2055嗎?」
安南之才收回目光:「嗯,對。」
取了外賣,回到房間,安南之睡醒時的好心情,已經煙消雲散。
她當然感覺得出,許熠深對商時序有很重的敵意,甚至是反感,但她不知道他這些情緒從何而來……他們不是高中同學嗎?
而且游輪那次,許熠深跟商老爺子的關係看起來也很好,比對聞父還親,怎麼就偏偏對商時序有意見?
安南之沒那麼拿自己當回事,會覺得是因為她導致許熠深和商時序有矛盾。
就算真的有她的原因,也肯定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他們之間,百分百有別的事。
安南之點的外賣是雲吞,上次在酒店吃着不錯,現在心情不好,感覺味道一般。
她吃完就去北江路的基地,跟沈素欽匯合。
今天是他們來水城工作的第七天,需要採集的數據,都已經採集得差不多,照這個進度,再過兩三天就可以回申城了。
安南之一下午都在跑來跑去,有點兒熱,便解了圍巾。
沈素欽將一瓶礦泉水擰開,遞給她,正要說什麼,眼角瞥見那邊有兩個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過來。
「是安南之,樓小姐嗎?」
安南之轉身,看到警察,也是一愣:「我是。」
警察:「我們是水城警局的,想找你了解一些事情。」
沈素欽已經站到安南之面前:「請問有什麼事?」
警察問:「你是?」
「她的上司。」
警察只看向安南之:「我們找樓小姐。
樓小姐,昨天晚上,你去過東邊樹林對嗎?」
安南之抿唇:「對。」
「方便聊聊嗎?」
安南之心思忖了忖,拉了一下沈素欽的衣擺:「我跟警官聊聊吧。」
沈素欽堅持要在場,警察只是來詢問情況,沒理由限制,只得同意。
周圍人多眼雜,他們只好到車上說。
警察打開執法記錄儀:「樓小姐,別緊張。」
安南之搖頭:「我不緊張。
你們想問什麼?」
警察眼神敏銳:「那麼晚,你怎麼會去東邊樹林?」
安南之則是反問:「你們為什麼要問這個?
你們突然來找我,我總有權知道發生什麼了吧?
不然也不清楚該怎麼配合你們。」
難不成是因為她被蘇蘇丟在樹林,他們來主持公道?
可他們又沒有報警。
兩個警察對視了一眼,而後,一語驚人:「我們有一位同事失蹤了,在東邊樹林的坑裡,發現了他的頭髮。」
「……」安南之愣了很久,「他、他被人害了?
埋了?」
警察表情嚴肅:「案情細節無可奉告。
我們已經問過聞先生,他說他是去找你的,所以你當時的情況又是怎麼樣的?」
安南之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跟這種事扯上關係。
靜默了片刻,她便詳細道:「我同事跟我『開玩笑』,把我丟在樹林,想嚇唬我,我當時在林子里有聽到說話聲,男人說——這裡這裡,挖這裡。」
「我覺得不對勁,大半夜,樹林里怎麼會有人?
本來想躲起來,結果被挖坑的兩個男人發現,一個矮胖一個瘦高,他們還想對我不軌。」
「最後是許熠深及時趕到,救了我,他們才沒有得逞。
「警察記錄著:「還有嗎?」
「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樹林里出現很多人,看着像是村民,其中有一個比較年長,像是他們村長的人,要我們保證不把今晚看到的事說出來,否則就不讓我們走,我們最後是動了手,開着車才逃出來的。」
安南之說完,「我只知道這些,別的不清楚。」
「好的,感謝你的配合。」
警察沒別的想問了。
他們一起下了車,安南之不由得道:「那個坑裡,只找到頭髮嗎?
但有頭髮的話,不就證明,他曾被埋進去?
可能是因為被我們撞見,那些村民怕我們走漏消息,所以把屍體轉移了。」
她說的這些,警察當然想得出來,只是沒必要跟安南之說。
「多謝樓小姐配合,後續有什麼問題,我們還會聯繫你。」
「好的。」
警察走後,安南之剛才覺得有點兒熱,此刻則是遍體生寒。
昨晚她想「殺人埋屍」,只是發散思維,結果竟然是真的。
她在車上跟許熠深說的時候,他沒什麼反應……他猜到了?
第192章許熠深和何清的對話里,有一句「薛書記說的那件事」,意思是,薛書記猜到有人遇害了?
再結合她透露的「挖坑」,許熠深確定人已經沒了,今天便去報案,所以警察才會來找她做筆錄?
沈素欽的神色也不好看,溫潤斯文的臉上,有些凝重:「你昨晚還差點被欺負了?
為什麼沒說?」
安南之重新將圍巾圍回脖子上,抿抿唇:「他們沒有碰到我,我發現他們的意圖的第一時間就跑了。」
沈素欽沉聲:「你確定,要放過蘇蘇?」
如果只是「惡作劇」,算了就算了。
但安南之還因為她的「惡作劇」,發生了這麼嚴重的插曲,她想算了,沈素欽都不願意。
可安南之到底是不想再節外生枝:「和解費我都已經收了,就這樣吧。」
她轉而問,「杏花村是什麼地方?」
「是我們勘測數據的最後一站,杏林山下的一個村子,我只知道他們不服從規劃,不願意搬走。」
沈素欽垂眸看着她,「這些不在我們操心範圍。」
「我知道。」
只是被問話了,便隨便想想而已。
……晚上的會議,許熠深和岫鈺都沒有出現,只派了各自的秘書參加。
安南之猜他們應該是在忙杏花村的事。
沈氏派來交接蘇蘇工作的人倒是到了,是他們商務部的副經理。
令安南之沒想到的是,跟着那個副經理一起來的,還有沈妙妙。
她從碧雲離職後,就沒再見過沈妙妙,聽起來,沈妙妙現在是在沈氏實習,是那個副經理的助理。
但她好像還對許熠深不死心,沒看到許熠深,臉上出現了不加掩飾的失望。
沈素欽也看出來了,會議結束,便將人拎到一邊教訓:「妙妙,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沈妙妙還是那副小公主做派,癟癟嘴說:「我知道啊。」
「短短兩個月,換了三個地方的工作,讓我幫你求大哥收留你的時候,你是怎麼答應我的?」
沈素欽訓道。
沈妙妙咬唇:「我有好好工作,我跟着思藝姐來水城,就是為了學習。」
「你最好是。」
沈素欽又道,「不會喊人?」
他身邊是安南之。
她們之前在碧雲,相處得挺融洽的,安南之還救過沈妙妙。
但沈妙妙從剛才起,就一直無視安南之,哪怕是被沈素欽叫了,她也直接跑了:「思藝姐在叫我了,四哥哥再見!」
沈素欽無可奈何,對她歉意道:「她被我慣壞了,別介意。」
這有什麼好介意?
安南之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次日的工作,他們和沈氏一起,安南之越發感覺到沈妙妙對她的疏離。
她有些遺憾。
雖然她們共事的時間短,但也互幫互助過,她以為,她們能算是朋友。
安南之見過太多勾心鬥角的人,沈妙妙很純粹很天真,她挺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