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仰她:野玫瑰的私密男友第9章 比我好一些在線免費閱讀

仰她:野玫瑰的私密男友第10章 我是盛醫生的朋友在線免費閱讀

病房門吱硌一聲被打開,男人買早餐回來了。

見崔護士在病房內,盛為沒說什麼只是將早餐放在茶几上。

「盛醫生…那個…」

崔護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院里那個老是冷着臉身邊三公里都沒有女人的盛醫生,居然給別人買早餐去了。

男人剛要讓崔護士查完房就出去,床上女人先她一步開口:「盛為,我還沒洗漱」。

溫迎聲音軟糯,正常說話也好似撒嬌。

崔護士站在原地咽了咽口水急忙道:「我扶您去衛生間洗漱吧」。

溫迎腿傷着,不好下床。

不料崔護士身後盛為冷冷一句:「不用,我帶她去洗漱」。

溫迎對着崔護士扯開嘴角笑了笑,只是笑意不達眼底,更像是禮貌性微笑。

也是,能住得起高幹病房這樣身份的人,對人從來都是禮貌冷漠又疏離,讓人挑不出一點錯。

男人似是很平常般走向溫迎床邊,微微彎腰將女人抱在自己懷裡跨步走進衛生間。

崔護士站在原地忘了動。

她想起了早上趙曉嘉那份給盛醫生帶的早餐,也想起了從前被盛醫生丟在垃圾桶里扔掉的食物。

衛生間里男人語氣平緩,如同誘哄般讓女人張開嘴巴刷牙,然後自己打濕面巾給女人輕輕擦臉。

女人好像是嫌棄水溫太低,男人又低聲哄她:「忍一下,我把溫度調高了」。

洗漱完畢,男人又將女人抱了出來,而後看到崔護士還站在原地,盛為面上不悅:「你怎麼還沒走?」

崔護士已經被眼前景象驚呆緩不過神,她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盛醫生,這是你女朋友啊?」

……

病房裡沒人說話。

四周靜地出奇,男人抱着溫迎的身形頓了頓:「不是,朋友而已」。

崔護士眼看着盛為臉色變得難看,心中暗惱自己說話不經過大腦。

溫迎被男人重新抱回床上,轉頭看向崔護士,臉上雖有笑意實實則將不悅壓在心底,這般沒規矩的護士,她從前怎麼沒見到過。

長京溫氏大小姐,素日一個眼神身邊人就知道該怎麼做。

崔護士站在原地還不走。

忍了片刻,床上女人終是開口:「怎麼,你們醫院的護士都這麼愛管病人的私事?」

她是笑着說的,可看起來笑着比不笑更具威懾力。

崔護士被溫迎眼神嚇到了,那是一種上位者的凌厲,壓的崔護士不敢與她對視。

「抱歉抱歉,是我失禮了,我這就走」。

崔護士匆匆跑了出去,房間內二人又是相對無言。

溫迎反問:「朋友?」

男人不懼她眼神:「嗯」。

呵~!

輕聲冷笑從溫迎嘴裏傳出,盛為看着她那張未施粉黛的臉,罷了轉過頭將早餐遞了過去:「趁熱吃」。

溫迎心中不悅,一是剛回國就傷了腿,而是好巧不巧碰上這男人幾次三番觸怒她。

花心思買的早餐溫大小姐只嘗了幾小口,男人看在眼裡不說話。

也是,她溫迎什麼好的沒見過,他做的這點算不得什麼。

溫迎還在生悶氣,絲毫沒注意男人情緒變化。

「我去查房了」。

還沒等溫迎出聲,抬頭只看見男人長腿邁出病房門口,反手關上了門。

趙曉嘉早早去盛為辦公室並沒有看見人,見他從高幹病房走出來詫異怔住:「家裡有人生病了嗎?」

盛為推門走進辦公室:「沒有,一個朋友」。

趙曉嘉壓下心中好奇不再追問,「早上順路給你帶了份早餐,放你桌子上了記得吃」。

她在賭,賭她堅持下去盛為總歸會冰山融化。

被愛的有恃無恐,可她是主動交心的,總得讓盛為看到自己為這顆真心付諸的行動。

見趙曉嘉站門口還沒走,男人垂眸:「趙醫生,不要再我這裡浪費時間了」。

他以為自己早就表現的很清楚明了,既然趙曉嘉還不退卻,自己也不必充當濫好人給她希望最後又令她大失所望。

「我早就說過,我對你無感」。

清晨的空氣總是最清新的,可此刻傳進趙曉嘉嗅覺神經的確實刺鼻的消毒水味和鼻酸,這男人真絕情,一點希望都不給她留…

強忍着淚水咽下去,面前女人哽咽問道:「盛為,為什麼?」

「為什麼不讓我走進你的心裏?」

男人整理資料的手停住,抬頭望着眼前女人,似乎在透過她看從前自己的影子,像啊,真像啊……

他終於開口:「趙醫生,愛一個用如此卑微的姿態,你還會選擇繼續抓着不放嗎?」

男人聲音略微嘶啞,似是用力壓住內心情緒。

趙曉嘉沒忍住的淚水盡數奪眶而出:「盛為,原來你也知道我在你面前是多麼狼狽多麼卑微的姿態」!

她的聲音顫抖的不成樣子:「可你呢,憑什麼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態冷眼看我,我是愛你,可我有錯嗎!」

趙曉嘉此刻狼狽極了,在心愛的男人面前,被揭穿自己愛的狼狽愛的卑微,她連哭都像個小丑。

都說男人不愛時狠心至極,趙曉嘉今日方才信了。

從小,父母拼盡全力供她讀書,苦口婆心勸她走出小縣城,讀書工作這些年她一直是父母老師眼裡的優等生,所以她給自己悄悄裹了一層看不見的驕傲。

她總覺得,自己和別的女孩不一樣,她優秀,她自律,她有份好的工作,有個好的學歷。

可這裡是長京市,多少天之驕子身坐高樓睥睨眾生,而她夜夜加班日日加班也只能貸款買套60平的小房子。

階層帶給普通人的落差,擊碎了她所有的自尊。

甚至在醫院衛生間里,她親耳聽到剛來的小護士評價她:「窮酸的驕傲」…

這一刻,趙曉嘉防線盡數崩塌,在自己仰慕的男人面前,在這個曾經她引以為傲的長京市數一數二的私人醫院裏頭,她哭的潰不成聲。

盛為雙眼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趙醫生,你比我好一些」,男人只說了這麼一句。

趙曉嘉不懂,他這是什麼意思?

盛為又在內心默念了一遍,是啊,只比他好一些。

「盛為,你…」

「趙醫生,到上班時間了」。

趙曉嘉還想問,卻被男人低聲打斷。

「以後早餐不要送到我辦公室,我不吃,謝謝」。

趙曉嘉看着盛為,看着他面無表情說出拒絕她的話,自嘲的笑在她臉上散開。

終是說不出來什麼話,她推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