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第3章有了小弟的氣勢,王虎心中擔憂漸退,幽然的掏出一根煙給自己點上。
他要看看秦楚有多牛嗶,消失五年,難道還變成了超人不成!
媽,你放心,我沒事的。」
秦楚安慰一聲,渾身氣勢陡然一邊,如同下山猛虎。
那猛烈的氣勢直衝王虎而去。
一剎那間,王虎剛叼到口中的煙,因驚恐從嘴角滑落。
煙頭掉落在手背上,驚的他立刻挑起來。
他縱橫江湖這麼久,從未見到過如此凶煞的氣勢。
小子,你死定了!」
誰死,那可不一定!」
秦楚語氣森寒,說話間已經沖想人群。
幾名小混混看到他的動作,連忙揮動手中的砍刀,徑直朝着他的腦袋砍去。
幾人配合有度,一看就不是尋常的打手。
面對這樣的敵手,秦楚動作沒有半點減弱,這群人雖然對普通人很厲害,但是在他的眼中,就如同螻蟻一樣,隨時可以捏死!
嘭!
秦楚一腳飛出,直接踢中最前面的打手。
咔嚓聲,應聲響起,伴隨一陣驚天哀嚎,幾名小混混齊齊倒飛出去。
一腳踹飛五人,王虎臉上的殺意並未減弱,雙眸環顧四周,冷然開口。
還有誰!」
其他五名小混混嚇得急忙後退,眼前這形式,哪怕是他們這些不要命都都害怕。
見識到秦楚的恐怖,王虎嘴巴張大,呆愣的站子啊原地。
突然間,一股窒息的壓力傳來,王虎下意識抬頭,只見到一雙不帶任何感情的雙眸。
瑪德!」
你動我試試,老子殺你全家,你信不……」啪!
王虎倒飛出去,直到撞到燈柱上,這才齜牙咧嘴的捂着要倒在地上。
殺了他,殺了這狗東西!」
看到秦楚居然逼近,王虎連連後退,身形在地上拉出一道橫線。
啪啪!
接連兩巴掌,將王虎的臉頰都抽腫半分,現在他再也不敢開口叫囂。
爺!
大爺,我錯了!」
您當我是屁,放過小的如何?」
小的也是拿錢辦事,真不是小的為難您。」
王虎捂着臉,吐字都十分艱難,一臉恐懼的看着秦楚。
放過他,秦楚冷然一腳踹出,狠狠將王虎踩在地上。
滾過去給我母親磕頭,她原諒你,我就放了你!」
知……知道了……」王虎眼露驚恐,從地上爬起,急忙連滾帶爬的爬到秦母面前。
在秦楚恐怖的武力之下,他不敢有任何小心思。
媽,親媽,求求您放過小的。」
對不起,媽,求求您放過我。」
跪在秦母面前,王虎臉上在沒之前的囂張氣焰,恨不得把秦母當成親媽。
一連磕了好幾個響頭,他才聽到秦楚那冰冷的聲音。
滾!
下次再來,我廢了你!」
是,是,謝謝爺饒命!」
聽到秦楚發話,王虎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不過眼底卻隱藏了一縷殺意。
當著小弟的面被羞辱,更被逼着下跪,此等羞辱傳出去,讓他王虎還怎麼混!
一路小跑,跑回到麵包車了,目測了秦楚追不上來,王虎原形畢露。
狗東西,你給爺等着!」
你敢逼迫爺下跪,也不看看也是誰的人!
下次爺要讓你好看!」
說完,王虎急忙催促小弟開車,生怕晚了一步,秦楚衝上來把他繼續暴打一頓。
看着眾人狼狽的身影,秦楚露出譏笑。
季天明,這仇即便他不來,改日他秦楚也要上門去討個說法!
轉身回頭,秦母站在原地,身形依舊顫抖。
秦楚走上前,將秦母攙回家中,同時也見到了倒在病床上的秦父。
見到兒子活着回來,秦父也忍不住痛哭流涕。
這五年的時間,他們一家承受了太多的苦楚。
小楚,你長大了,也長高了。
這些年在外面,可沒少吃苦吧?」
聽到秦父的問話,秦楚簡單的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
這五年,我一直被困在深山當中,有幸拜了一位道長為師,這才苟活下來。」
對於鬼谷的傳承,秦楚隻字未提,此事事關重大,絕對不能牽扯到父母。
聽見這解釋,秦母面露笑意,急忙摸索着跑去香案前上香。
感謝菩薩,讓我們小楚回來。」
秦楚消失的五年,秦母心中一直寄掛,眼看兒子好好的站在面前,心中難免開心。
看到母親佝僂的背影,秦楚生出自責之心。
一想到這一切的緣由,他更是恨的咬牙。
媽,孫茜後來沒看過你們?」
沒有,自從房子過戶之後,她就再也沒來過。」
媽相信你,那女人配不上你,咱不去想她。」
秦母擔憂秦楚會去找孫茜,急忙開口勸阻。
見到母親憔悴的面容,秦楚心中暗恨,轉而開口看向床上的父親。
爸的病,醫院怎麼說?」
一旁秦父忍不住嘆氣,兒子回來固然好,可這個家的擔子太重。
爸的身體不要緊,這是房產證,你把房子賣了,去換個地方吧。」
聞言,秦楚心中更加愧疚,五年沒有回家,當初那個只會埋怨自己的父親,也變了副模樣。
好在他回來了,如今有了神秘的傳承,這一切都會改變。
當即,他伸手摸了摸秦父的脈搏,又檢查了下他的四肢,眼中頓時露出驚喜。
爸,你放心吧,我學了點醫術,你這病我能治!」
啊?
你說真的?」
秦父驚愕的瞪大雙眼,他何嘗不想和正常人一樣,再給兒子苦個十幾年。
只是聽到這話,他隨即目光又暗淡下去,只覺得秦楚是在安慰他。
小楚,你剛回來,不用考慮太多。」
秦母也是拉着秦楚的手,好一陣安慰,心中更是擔憂不已,生怕他被孫茜的事情刺激到。
我說真的,爸,你這病我真的能治!」
秦楚不是開玩笑,身負鬼谷的妖王神經秘術,這種病在他手中,只是稍微複雜一些。
不過想要治好父親,還需要一味珍貴的藥引。
想到父親康復的身影,秦楚索性直接起身。
爸,媽,你們�上門龍婿�家休息一會,我去出門找找葯。」
說完,他連衣服都沒換,就這麼穿着自己破爛的衣服,大步邁出家門。
就在他來到市中心,準備去找藥房之時,視線餘光當中,見到個熟悉的女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