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再做另一個女人的擋箭牌,被所愛之人親手下令刺死!
利刃劃開血肉不過一瞬。
白的衣裳,紅的血。
燕柳意最後映入眼中的,是蕭宴祈從未有過的恐慌神情。
第11章不過轉瞬,蕭宴祈的眼睛猶如被那抹血色沾染,猩紅一片。
他暴怒出聲:「將這群逆賊就地格殺!」
說罷,他徑直從馬上躍下,竟不顧安危,抽出劍便朝着還在怔愣中的拓拔野攻去!
「陛下!」
蕭宴祈腦海中一片空白,他能看到的,只有軟綿綿倒在地上的燕柳意。
拓拔野慌忙架劍擋住他的攻勢,可蕭宴祈雙眼赤紅,甚至以傷換傷,劍光如練,血色滿身。
拓拔野怒罵一聲:「蕭宴祈你這個瘋子!
為了個燕柳意,命都不要了?」
「朕今日便要你死!」
蕭宴祈聲音沉靜,卻帶着一絲不管不顧的瘋狂。
拓拔野獰笑:「行,你想當情種,本王就成全你!
全都圍攻,用我們的命換他的,部落勇士定會拿下京城,為我們復仇。」
「為了部落!」
所有逆賊眼中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沖向此處。
蕭宴祈手臂、胸腹之間多了幾道血淋淋的傷口,就在他站在燕柳意身邊時,卻聽身側傳來林映竹蒼白無力的聲音。
「墨哥哥。」
蕭宴祈猛然頓住腳步,他揮劍刺入賊子胸膛,冷冷轉頭:「還能走就站起來,朕會帶你出去。」
林映竹看了眼他身後毫無聲息的燕柳意,竭力按下心中欣喜,聽話走到蕭宴祈身邊。
拓拔野帶來的手下在禁軍的包圍下逐漸減少,最後能站在蕭宴祈身前的,不過數十人。
4蕭宴祈眼神冰冷,他對林映竹開口:「朕會護着你二人,只有一點,你看好她。」
林映竹還沒來得及說話,蕭宴祈眼神一厲,抬劍狠狠往前劈去。
溫熱的血液瞬間落在了林映竹白凈的臉上,她瞳孔一縮,整個人癱在了燕柳意身邊。
半個時辰後,蕭宴祈單膝跪地,靠着手中劍才勉力撐住沒有倒下。
他身上的衣物,已然被鮮血盡數染紅,而身前,逆賊屍首堆積成山。
蕭宴祈鷹隼般的眼眸掃視四周,警惕有漏網之魚從某處竄出。
禁衛軍統領跪在他身前。
「陛下,逆賊三百七十二人,盡皆伏誅,無一活口。」
噹啷。
蕭宴祈手一松,利刃落地,他慢慢轉身,邊沉聲道:「朕知道了,你去喚太醫過來,朕……」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在他身後,林映竹滿臉倉惶的看着自己,而本該在她身側的燕柳意,卻消失無蹤!
蕭宴祈臉上閃過一絲極度的驚怒,他厲聲喝道:「貴妃呢?」
林映竹被他吼的一顫,淚即刻流出來。
她帶着哭腔開口:「陛下,臣妾有罪,有人趁陛下鏖戰,從臣妾手中奪走了貴妃娘娘的屍身。」
蕭宴祈這才看見,林映竹的手臂上有着一道觸目驚心的刀傷,血液在她身側凝聚了一灘。
他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厲聲道:「調動所有禁軍,封山,務必找回貴妃!」
「是!」
蕭宴祈停滯片刻,終是對林映竹開口:「隨朕回營,讓太醫給你看看。」
「是,陛下。」
營帳內。
林映竹坐在下側,哪怕太醫小心翼翼到了極點,但她該受的疼一點都沒少。
上方蕭宴祈身邊也有太醫為他診治傷口。
這些老太醫本以為此次只是來走個過場,卻不成想九五之尊都傷口滿身,一個個花白的頭髮更是白了不少。
這若是料理不好,老命都得丟在這裡!
林映竹偷偷瞥了一眼上方神情冷凝的蕭宴祈,委屈的咬住了下唇,一聲都不敢吭。
蕭宴祈此刻全部注意力全都放在帳簾處。
終於,帳簾被掀開。
禁衛軍統領單膝跪地。
「陛下,臣等無能,翻遍山野,仍未尋到貴妃蹤跡。」
蕭宴祈心裏的戾氣幾欲壓制不住,抬手便將手邊的茶盞砸向他。
「尋不到就擴大範圍,九州四海,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第12章就在秋獵圍場人心惶惶之時,一輛樸素至極的馬車晃晃悠悠停在了城郊某個院落前。
馬車上下來兩個身形高挑的女子,將一個裹着披風的女子抬了進去。
走到大門緊閉的裡屋處,一人出聲。
「主子,我們將人帶回來了,如今呼吸滅絕,只怕是活不成了。」
一個磁性有力的聲音從里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