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么久會中暑的,早死早超生。

小靈為霸氣側漏的小姐在心裏大聲呼喊:小姐萬歲。

在左側的侍衛想說著些什麼就被她打斷道:「你們若想一看究竟便去稟報你們王爺說本王妃找他有要事談。」

肖玉溪看着這兩個婆婆媽媽的男人,再看看現在的天氣,語氣變得冷了起來。

她可不想在這裡多耽擱時間了,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兩人心裏齊刷刷的想:「倘若她當真是王妃,我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可若她不是王妃去稟告王爺後她便知死字怎寫。」

兩個侍衛相互傳遞着眼神,不一會左側的侍衛向里走去敲了敲門道:「王爺院外有個穿着丫鬟衣服自稱王妃的女子,說有要事跟王爺商討不知這該如何是好?」侍衛在門外恭敬地請示。

夜軒暝早在肖玉溪來到院外的時候便知道了,只是想知道她想耍些什麼花樣,便也不出聲靜靜的用內力探聽着,驚訝她竟能這般心平氣和地跟着侍衛說話,暗衛方才也來報告過說她失憶了,只是他疑惑的是難道一個人肖玉溪性情也會變了不成?

他為了一探究竟便跟侍衛道:「你放她們進來。」

侍衛得到允許便走回了院外對她道:「王爺說你們可以進去。」兩人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肖玉溪緩慢的走進去看見小靈也跟着便回頭道:「小靈你且回去我自個去找王爺,我交給你一個任務。」她神秘的停了一下。

小靈被她擊起好奇心,問道:「什麼任務啊?」

肖玉溪神秘的笑了笑道:「嗯,你的任務就是回去給我做好吃的。」

小靈被她這般說也呆住了而她則腳步輕盈大笑的往裡走,旁邊的兩位侍衛大哥也很不給面子的笑得出來,小靈回過神來便臉紅着跑了回去。

肖玉溪不一會兒便走到了房門前禮貌的敲了敲門:「王爺臣妾可否進來?」

她想:即使他們以前的關係有多麼的僵那也只是他跟原身之間而不是她,因為夜軒暝是她現在名義上的相公,她只不過是禮貌的自稱『臣妾』罷了。

裏面的夜軒暝被她這一句臣妾給驚獃著了,心裏想道:「她肖玉溪何成這般自稱『臣妾』了,每次見他都自稱本小姐,可現如今她失憶了自稱也變成了臣妾,難不成失憶真的能改變人的性情?他可不信,難不成她有陰謀?」

他心裏很疑惑但臉上不動聲色地對着門外道:「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