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溪沒有再多想,聚集精神看着她,她夜軒暝遮住了臉頰,但肖玉溪也能感覺的出來這男子長得比女子更為漂亮些。

夜軒暝知道她走了進來,卻也不動聲色的任由她左看右瞧的。

雖然他眼睛看不見但也能感覺到有一股火辣辣的視線看着他。

他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咳,冷聲道:「不知肖小姐來本王住處有何要緊事?」

肖玉溪回過神來發現她近竟看一個男子看得如此的入迷,因為害羞也漸漸的紅了起來,故作冷靜道:「咳,臣妾有事與王爺商量,不過王爺得回答臣妾一個的問題。」

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可惜夜軒暝看不見不然會更為驚訝。

夜軒暝也想知道她究竟在耍什麼花樣便允了她:「你且說著。」

「臣妾想知王爺臉上為何要帶着面具?還有為何王爺要叫臣妾為肖小姐呢?」

肖玉溪把疑問一個勁的推給了他。

她不是原身當然不會知道這其中的原因,問出來後便又有些後悔了。

夜軒暝還以為她要問些甚,竟是如此幼稚的話語便道:「本王長相醜陋怕嚇着他人,那是你的要求。」他一向惜字如金。

肖玉溪歪這她的小腦袋別提多可愛了只可惜夜軒暝無緣看到。

「可臣妾總覺得王爺長得傾國傾城,難不成是臣妾的幻覺?」肖玉溪一言說到了重點。

自從她進來看到夜軒暝之後,心裏就有一種名為女人第六感,告訴她,這男人並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樣。

夜軒暝心裏翻滾着想:難不成失憶真會使人大變?連自己偽裝得那麼好能能隱隱約約的看得出來。

「本王不知。」他不想與肖玉溪做多的解釋,冷聲道。

以前肖玉溪一看到自己就會破口大罵的那種,現在她看到自己居然不會像以前一樣,這讓他很是驚訝。

相比以前兩人相處的樣子,他發現自己比較喜歡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