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她就是一個很樂觀的人,雖過目不忘,但亦也是三秒鐘記憶,只要她不想記得東西三秒過後便忘了,就比如她方才在夜軒暝門前大聲嚷道:「本小姐不幹了。」她回到院子,吃完飯便忘了,準備再次去打擾夜軒暝。

她是個打不死的小強,只要有希望她都不會去放棄的。

肖玉溪甩開了小靈獨自往夜軒暝的住處走去,門前兩位侍衛看見了今早她已經來過,便也放行。

肖玉溪很「大家閨秀」的在門外嚷嚷:「王爺臣妾有事請教,還望放行。」

她擺出一副你不讓我進去就整天在這裡喊着不讓你清凈。

心裏道:我倒是想看看是你的耐心好還是我的死纏爛打好。

想着想着猥瑣的笑了起來,這讓門外的兩位侍衛看見了,頓時覺得有什麼東西爬到自己身上,涼嗖嗖的。

夜軒暝在裡頭聽見她的聲音,頓時手上拿着書的動作抖了抖心裏想到了:她緣何有如此之大的耐力?

夜軒暝雖然看不見,不過他最喜歡的便是把書拿在手上,這種感覺不至於讓他感覺到落寞。

他也不打開門對外面的肖玉溪道:「你回去吧,今個本王累了,若有事明早再來罷了。」

他就不相信了,自己說的那麼直白,外頭的女人會繼續問下去。

肖玉溪心不甘再次向里喊:「王爺,你再不放我進去,我便對外聲稱王爺那方面不行?」

是男人被別人說性無能都會火冒三丈,夜軒暝也不例外。

他感到好像有一群烏鴉從眼前飛過,但他的表情不會擺在臉上無奈道:「你進來吧!」

他發現這個女人越發的無賴了,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會說出如此……的話來。

肖玉溪在門外抱怨道:「早知道這樣說你就讓我進去,那就不必浪費時間了。」

夜軒暝是太小看她的臉皮了。

她推門走進去便看見了男子正拿着書在看,如果別人不知道他是看不見的話,肯定會以為他是個正常人,可惜呀可惜,她在心裏惋惜道。

不過你很幸運,老天爺讓你遇上了本小姐。

這次你要是再敢趕我走,本小姐就不幹了,人你一輩子都看不見。

不得不說肖玉溪也也是有小姐脾氣的人,她不喜歡別人質疑她,就好像她前男友一樣。

「若知王爺這般介意他人說你性無能,那臣妾今個兒就該如此之說,就不必浪費了如此之多的時間。」肖玉溪是個沒有耐心之人,並適當的抱怨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