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妃霸氣回歸,她殺瘋了第1章 重生歸來在線免費閱讀

醫妃霸氣回歸,她殺瘋了第2章 再見渣男在線免費閱讀

夜空被烏雲籠罩,只露出點點星光,山洞中更是昏暗無比。

夏雲姝緊緊攥着發簪驚恐的看着面前正在運功的男子。

「不要!」

男子被驚叫聲嚇了一跳,轉頭看向朝着她撲過來的女子。

「你要幹什麼?」

侍衛玄空拔劍攔住了夏雲姝,眼中殺意沸騰。

「放下劍!」

男子的語氣平靜,卻是不容拒絕。

「是。」

玄空不情願的收回了劍,卻還是用身子擋在了夏雲姝的面前。

「慕容宵,讓我看看你的傷。」

夏雲姝的眼睛落在慕容宵胸前的傷口上。

慕容宵神色恍惚了一瞬,又把頭轉向了一邊,眼中是難以掩飾的悲傷。

他的手捂着胸口,鮮紅的血液從他修長的指尖滑落。

「看傷,我看你是想在補一刀吧。」

玄空咬牙切齒的說道,要是有可能他真想親手殺了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夏雲姝的眼眸瞬間黯淡。

沒錯,慕容宵的傷就是她親手刺的,現在那枚泛着幽光的匕首還靜靜地躺在一邊。

親手傷他不假,但是現在她只想救這個男人。

因為她重生了!

前世她輕信別人的甜言蜜語,害的她和這個男人含恨而終,就在半炷香之前,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重生了。

「不得無禮!退下!」

慕容宵冷眼掃了過去,昏暗的環境下竟然能清晰的看見他眼中的寒光。

玄空想要勸說自家主子,但是雙腳還是不受控制的走到了一邊。

沒辦法,只怪這個男人的氣場太強大了。

夏雲姝小跑過去,跪坐在慕容宵的身邊。

傷口不深,也沒有流很多的血,只是慕容宵的臉色卻慘白的好像一張白紙。

因為刺傷他的那把匕首上,沾了劇毒。

慕容宵在夏雲姝昏迷時已經運功逼出了一部分毒藥,才能支撐到現在。

「慕容宵,你不能運功,強行逼出體內的劇毒雖然能暫時保住你的命,但是以後你的身體會越來越差,恐怕以後都不能動武了。」

前世,慕容宵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一直深受折磨,既然上天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她絕不會重蹈覆轍。

慕容宵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夏雲姝。

「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我有辦法解你的毒。」

「好!」

慕容宵幾乎是脫口而出。

「王爺,你不能再被騙了……」

「閉嘴,出去戒備。」

玄空剜了夏雲姝一眼,大步踏出了山洞。

「開始吧。」

「嗯。」

夏雲姝的聲音有些哽咽,這個男人剛被她傷害,竟然還能毫無保留的相信他。

「有些疼,你忍一下。」

夏雲姝抬起握着發簪的手,這裡沒有銀針只好用發簪代替了。

慕容宵淺笑了一下,閉上了眼睛。

發簪準確的連着刺了幾處穴位,慕容宵不僅沒有感覺疼,反而覺得很甜蜜。

「好了,把這顆葯吃了。」

夏雲姝從腰間的荷包中取出一枚藥丸遞到慕容宵的嘴邊。

慕容宵毫不遲疑的就着夏雲姝的手,將藥丸含入口中。

不出片刻,他竟真的感覺好了許多,胸前流出的血液也漸漸凝結。

「你……」

「噓!」

夏雲姝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根據前世的記憶,三皇子慕容涼的殺手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了。

前世,夏雲姝被慕容涼那個王八蛋的詭計欺騙,竟然抄着匕首就要去刺殺慕容宵,只是她那時根本不知道那把匕首已經被人抹了毒藥。

中了毒的慕容宵武力減弱,最終寡不敵眾摔下懸崖,殘了一條腿,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慕容宵終於提出和夏雲姝取消婚約,完成了夏雲姝的心愿。

這一世,她絕不會再讓這個男人受傷,也絕不會再離開這個男人,絕不!

「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夏雲姝小心的扶着慕容宵起身,走出山洞。

「王爺,你沒事吧?」

玄空趕緊湊過來詢問。

「無事,多虧姝……多虧夏小姐給本王解了毒。」

慕容宵想叫姝兒,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害怕忍夏雲姝生氣。

只不過現在這個稱呼,夏雲姝更加生氣。

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夏雲姝收起情緒,警惕的環視四周,小手再次伸進荷包取出一樣東西緊握在手中。

「看什麼,還不快走!」

夏雲姝懟了玄空一句,扶着慕容宵走在前面。

「嗖嗖嗖!」

沒走幾步,幾名蒙面黑衣人突然竄了出來。

「王爺小心!」

玄空拔劍擋在了慕容宵的面前,慕容宵則是下意識的擋在了夏雲姝的面前。

夏雲姝心中湧入暖流,痴痴的望着慕容宵稜角分明的側臉,再次看向黑衣人時卻換上了嗜血的表情。

玄空已經和一眾黑衣人打成了一團,今晚是夏雲姝第一次約慕容宵,慕容宵雖然感覺事有蹊蹺,但是架不住內心的騷動,還是一個人前來赴約,幸好玄空不放心,偷偷跟了過來。

「小心!」

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兩名黑衣人手持長劍朝着夏雲姝二人刺了過來,慕容宵此刻又使不出半點內力,只好用身體將夏雲姝完完全全的擋住。

夏雲姝心頭一顫,猛的將手中的東西扔了出去,只見一道白煙飄過,兩名黑衣人瞬間倒在地上,一邊哀嚎一邊打滾。

夏雲姝撿起地上的長劍,狠戾的刺進了二人的心臟。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看呆了慕容宵。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眼神,肅殺中帶着怨恨和悲傷。

他只覺的心臟抽搐了一瞬,是誰欺負了他的姝兒,是他嗎?

玄空聽到聲音,揮劍砍下了一名黑衣人的腦袋,飛過來護在二人的身前。

「玄空,給你這個。」

夏雲姝又從荷包中拿出一個圓形的紙包遞給玄空,又給了他一個眼神。

玄空沒有動,直到自家主子點頭了,他才接過去。

正好這個時候一眾黑衣人已經涌了過來,懸空拋起紙包一腳踢了出去。

紙包在黑衣人的身前炸開,白色的粉末霎時將所有黑衣人全部包圍,慘叫聲不絕於耳。

「我們快走吧。」

趁着這個時候,三人成功的逃到了半山腰的樹林中,攝政王府的暗衛也已經趕了過來。

夏雲姝終於鬆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突然放鬆,她竟直接昏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