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指自己的左眼:「天生的陰陽眼。」
裴璟左眼又黑又圓,跟個葡萄似的,一點都沒有陰陽眼的異色瞳孔。
「麻煩你摘下美瞳。」
「啊不好意思。」
說著,裴璟徒手就從左眼裡取走了一個透明的鏡片。
他的瞳孔像藍寶石一樣透亮。
只是眼白格外地少,有點像黑貓的眼睛。
本來陰森詭異的東西,在這個細皮嫩肉的小帥哥身上倒顯得有幾分貴氣。
「你一個陰陽眼從小到大還沒被嚇麻啊,怎麼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裴璟臉憋得通紅:「我有護身符護體,已經有好幾年沒接觸這項業務了好嗎!」
等等!
這小麥色的肌膚,這充滿英氣的眼睛,這高挺的鼻樑……我見過啊!
我從懷裡掏出了那張連同信一起寄給我師父的照片,將它放在裴璟的臉龐。
這逼人的帥氣,一模一樣!
「你不會就是裴總那個倒霉蛋兒……啊不是,裴少爺?」
2五天前,一個叫裴遠道的商人寫信拜見師父。
他說他的兒子天生異瞳,總是能看見一些不幹凈的東西。
小時候求的平安符擋着,倒是平安度過了十幾年。
可自從他讓兒子去管理新酒店後,不知為何,他兒子又開始看到了一些不乾不淨的邪祟。
而且這次不僅僅是看見那麼簡單了。
他說他經常做夢都是那些邪祟,醒來後身體發虛,渾身都沒有勁,偶爾還會流鼻血。
這是化成夢魘吸他的精氣啊!
裴家就這麼一個三代單傳的寶貝兒子,遂請求我師父出山相助。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信末尾附上幾張高清照片,遠景特寫都有,身高一八五,劍眉星目。
我呢,主要是心疼師父業務繁忙,遂主動攬責。
「這麼個年紀尚輕的青年才俊,怎麼能葬命於邪祟之手呢!」
我痛心疾首,「他肯定被嚇壞了!」
師兄毫不留情地拆我台:「師妹你看起來更可怕一點吧……」當然,師兄的話就不用給這位帥哥轉述了。
裴璟得知我的身份後,激動的心顫抖的手:「姐,你是我唯一的姐,你得救我啊!」
「我今年剛十八,叫什麼姐?」
師父說了,下山不能跌了我茅山弟子的門面。
「叫大師。」
我雙手一背,嗓音低沉:「我受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