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他說娶我,是因為我像他的白月光。
我說哦。
然後低着頭繼續嗦粉。
嗦到一半,他眼神複雜的說對不起我。
我抬頭丟給他一個心碎的眼神,繼續嗦粉。
他見我還在吃,面色難看,欲言又止。
待我吃飽了,準備離開,他又拉住我。
我冷靜的回頭問他這頓不是你請嗎?
他哽了一下,問我就沒什麼別的要說了嗎?
我想了想,坐回原處,盯着他。
「我以前總覺得,我和她分明是兩個人,完全不同。」
「因為她對你沒有男女之情,可我卻這麼愛你。」
「現在我倒覺得你說的不差。」
「因為現在我也不愛你了。」
說完我毫不猶豫的抬手把碗中剩餘的湯汁扣到他頭上,揚長而去。
這是原主自殺前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得知三年婚姻背後的真相後,她悲痛難耐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於是我帶着我的系統來了。
「滴!
世界線接收完畢,請宿主開始任務,任務進度3%」?
我停下收拾行李的手,對這個進度條提出了小小的質疑。
「滴!
任務進度修正完畢,任務進度2%」?
這他媽?
怎麼還退了?
翻看了一下我離開後的事件,我對這次的任務對象有了更上一層的認識。
他為了安慰自己被傷到的弱小心靈,給他遠在國外的白月光打了個電話。
渣男註銷系統的任務進度與任務對象,也就是渣男的悔意值成正比。
他這麼一個心靈安慰,直接把我的任務進度安到了2%。
不過沒關係。
我把行李打包好,離開與他居住了三年的房子。
我總會讓他後悔死。
當晚,還在翻閱世界線的我接到了任務對象的電話。
我一邊在心裏嘀咕着自己居然忘了把這逼拉進黑名單,一邊接起電話說了句謝謝,不需要,別再騷擾我然後掛掉電話。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結果還沒來得及讓他滾到黑名單去天荒地老,對方就手速極快的撥了回來。
為了維持人設,我只好接起了電話。
可能是擔心我又給他來一個秒掛,三年來幾乎從未在通話中主動開口的他終於搶在我出聲之前打了招呼。
他說他放不下懷揣了多年的那個人,她早已成了他心底的刺,拔之極痛。
他說他眼中的我和她終究不同,他很抱歉因為一時的心有不甘令我受到了傷害。
他說他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