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韓先生腳步一頓,不屑道:「就像是這山上的草,有的人生下來就是靈植仙株,就算什麼都不用做,一樣有美好的未來,而你……呵,就是這地上的雜草,不管多努力,也不過是更茂盛一些的雜草罷了。命!才是最重要的,早點明白為好。」

說完這些,韓先生不再理會秦楓,路過楊懷安身旁時,低聲問道:「這人不是你家的親戚吧?」

楊懷安有些尷尬的看了眼秦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韓先生心中瞭然,若真是鄉野愚夫,又怎敢這麼和他講話?他的和藹可親只是他對自己的道德要求,但如果真有人對他沒大沒小,他也要讓人懂得敬畏!

畢竟,他曾經可是最接近神仙的一員!

秦楓接受過高級科技文明的教育,信奉的公平正義,人定勝天,可不吃土著人學會認命的這套理論。

他現在反思的是或許自己真的沒有什麼靈根,不然按照韓先生所言,自己應該能感受到什麼東西才對。

不過,路是人走出來的,如果前面沒有路,那他就想辦法蹚出一條路來!

韓先生說難如登天,他倒是覺得登天又有何難?三歲時,父母就帶着他乘坐太空電梯前往外層空間過的三歲生日,後來前往太空的次數更是數不勝數。

登天這種事,這個世界的人辦不到,不代表他辦不到,等雲龍號修好之後,莫說是登天了,星際遨遊也非難事。

場上的凝重氣氛,很快被一隻突然衝出來的棕熊打破。

棕熊看到三人,明顯一愣,之後扭頭就要跑。

韓先生輕輕抬起右手,彷彿向前撥動無形的琴弦一般,一道黃澄澄的劍光自其袖**出,頃刻間刺入棕熊後腦,一蓬血花隨之綻放。

棕熊甚至來不及嗚咽一聲,便踉蹌着一頭栽進泥土中。

做完這一切,韓先生雲淡風輕的收回劍光,不經意的瞥了眼目瞪口呆的秦楓,心中暗自得意,這可是他這一生最驕傲的事情。

雖然他靈根淺薄,但還是有一點點靈根的,即使不足以支撐他引氣入體,煉化真氣,但是也能引動一些靈氣供他驅使。

而他這柄辛金劍也是以血魂孕養,對靈氣的需求不高,因此才能施展出修士的手段。

而此時的秦楓,確實是驚呆了,因為這是他完全無法理解的事情,看起來還真像是神仙的手段一般。

不過,秦楓可是堅定的無神論者,他才不相信什麼神仙佛祖,他想要解開其中的謎題,最終將這種神奇的力量化為己用。

另外,他也在評估韓先生的戰力,光憑這劍光的速度和威力來看,可以媲美重狙的穿甲彈,他的納米戰甲雖然具有防彈能力,但他也不確定能不能擋得住這一劍。

「韓先生,你看前面那片背陰面的山谷,我在那裡見過鬼手藤。」

三人翻過一座山頭,視野隨之寬廣起來,楊懷安指着下面的一片山谷向韓先生介紹起來。

韓先生也知曉鬼手藤的厲害,四下看了看,最終把目光落在大黃身上。

「老楊,讓你家的黃狗在前面探路。」

楊懷安『啊』了一下,不安的望向秦楓。

「放心,死不了的,真要是死了,我賠你錢就是了。」

韓先生不耐煩的催促起來。

秦楓面無表情的沖大黃喊道:「大黃,你去前面探路,機靈點兒。」

「汪汪!」

大黃搖頭晃腦的叫了兩聲,乖乖的走在眾人前方。

三人一狗朝着山谷走去,天空中一隻雲雕盤旋,一百隻蜜蜂無人機全部出動,形成了一張大網,將整個山谷全部籠罩在內。

在他們還未走入山谷之時,秦楓從蜜蜂無人機回傳的實時影像中,發現了幾個形似人手的奇特植物。

鬼手藤,形似人手,色青黑,掌心處有一個孔洞,隨着鬼手搖曳,向外噴射着一層黃霧,黃霧味道清香,能禍心迷智。

一隻黃雀覓食之時,不慎吸入黃霧,雙目立刻變紅,渾渾噩噩的朝着鬼手藤飛去,待飛至其上方,鬼手藤以極快的速度彈出,一把抓住黃雀,將其拉入地下。

經過蜜蜂無人機的生命體偵測,發現這地下長着一個兩三米的肉囊,這才是鬼手藤的本體,而伸出的鬼手,則是其枝莖。

肉囊內部探測到強酸,可想而知被拉入其中會是什麼下場。

除了這個怪異的鬼手藤,這個山谷之中還有一個被標註為血紅色的怪物。

那是一隻體型似犬,卻長着一副青面獠牙的人臉,它身體十分壯碩,青色的皮膚下肌肉虯結,不過其尻尾處不知被什麼東西撕下一大片皮肉,傷口處流膿化血,十分可怕。

這人臉犬妖似乎是從遠處逃到這裡的,蜷縮在一個山洞中舔舐着傷口。

……

當三人踏入這片山谷之時,林中的鬼手像是有靈性一般,全部縮回地下。

楊懷安在四下里尋找着,很快他快走幾步,掐了幾截草藥。

「這鬼手藤會釋放毒霧,能迷人心智,這清心草雖然有微毒,但可以抵抗鬼手藤的毒霧,咱們都嚼幾片,能管兩三個時辰。」

秦楓接過清心草,含入口中咀嚼,味道有些類似薄荷,但食用後舌唇微微發麻。

楊懷安又掐了幾片要餵給大黃,卻被韓先生攔了下來。

「別喂它。」

韓先生雖然沒有明說,但意思楊懷安卻明白,韓先生這是想讓大黃故意吸入毒霧,帶他們去尋找鬼手藤。

「這……」

此時,楊懷安心中苦啊,兩邊他都得罪不起,相比之下他更偏向於秦楓一些,畢竟這是他孫女的師父。

秦楓愈發警惕這位韓先生,但表面上還是毫無防範的笑道:「有韓先生在,大黃不會有事的。」

楊懷安暗暗給秦楓使了個眼色,秦楓裝作沒看見,反而帶頭向前走去。

韓先生這時有些不安的望向周圍,他總覺得被什麼可怕的怪物盯上了似的。

看着走在前面的秦楓和大黃,他故意放慢了一些腳步,隨時準備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