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在直播間看到這一幕的觀眾,表示很不理解眼前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都到這種時候了,還有心情在這賣草鞋。

「這小子什麼情況,選了一個賣草鞋的身份不說,還有心情在這悠哉的賣草鞋,他不會真打算就這麼賣一輩子的草鞋吧?」

「我要笑死了,還真穿越過去賣草鞋!」

「幸好,我們國家隨機選中的一百個開拓中,還有些強人,不然全靠這種貨色,完全失去了搶佔先機的機會。」

「樓上兄弟能說說有哪些強人嗎?」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全,裏面有幾個強人,據說身份的保密等級很高,只要不是國家真正的高層,連查看的權限都沒有。」

「目前被曝出來的強人,有一個戰狼特種部隊的隊長,實力強得可怕,接下來的任務基本上沒失敗過。」

「另外一個,是位在國際上都享有盛名的心理學博士,曾獲得過很多獎項,年紀也不算很大,只有三十歲左右。」

「他們的直播間在哪,我要去看看!」

「加一。」

「加一。」

「加一。」

……

一時之間,直播間內的觀看人數直接少了一大半,顯然是轉移到那幾個強人的直播間去了。

察覺到陸陸續續有人朝城門口聚集而去,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的劉備沒有任何猶豫,收拾好了攤位,順了人流跟了過去。

一處城門口的牆壁上,太守劉焉發佈的榜文前。

此時,這裡已經被百姓圍的水泄不通了。

「又在招兵了!」

「這是要幹嘛呀?」

「張角是何人啊!」

「天下又要亂了,這要我們怎麼過下去啊!」

「說這些也沒用,只能希望朝廷能儘早將叛亂鎮壓下去。」

…….

圍觀的百姓們,看着那則上貼沒多久的榜文,紛紛露出了憂心忡忡的神情。

對於他們這些平民而言,沒有什麼太高追求,只要能不餓肚子,安安穩穩過完一生就足夠了。

而黃巾軍的出現,無疑將這些都打破了。

注視着這則榜文,劉備沉默不語。

「唉!」

良久之後,這才微微嘆了一口氣。

站在上帝視角的他很清楚,現在聲勢浩大的黃巾軍,很快會被大漢朝廷給鎮壓。

這也代表着統治了中原大地,四百多年江山的大漢帝國,正式走向了滅亡的序幕,緊隨其後迎來的是,群雄逐鹿的亂世。

從漢靈帝死亡,董卓進京,殺少帝立獻帝,自立為相國。

再到十八路諸侯討董,董卓滅亡,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擊敗前期優勢最大的袁術,統一了整個北方。

孫劉兩方勢力結盟,以抗衡統一了北方,攜帶大勢而來的曹魏,於赤壁之戰這場戰役中,打破了曹操統一天下的美夢。

魏蜀吳三國鼎力,在關羽、張飛、劉備、諸葛亮等人接連去世的情況下,蜀漢更是第一個亡國,緊隨其後司馬懿篡奪魏國,國力最弱的吳國反倒最後才亡國。

至此三國歸晉,司馬氏統一了江山。

最後便是因為八王之亂,所導致的五胡亂華,漢人淪為兩腳羊。

一想到五胡亂華,劉備就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大丈夫不與國家出力,何故在這長嘆!」

就在這時,一道雄壯的身影來到劉備身旁,緊隨其後他耳邊便響起了如雷鳴般貫耳的聲音。

劉備轉頭看去,只見一位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的大漢正站在他不遠處。

看到來人那過於明顯的特徵,劉備心中猛的一喜,隨後便感覺到一股不知從哪冒出的親切感充斥了全身。

(沒由來的親切之感,再加上那過於明顯的特徵,看來是張飛、關羽沒跑了!)

雖然對沒由來出現的親切感有些疑惑,不過此時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張飛身上的劉備,倒也沒想那麼多。

劉備臉上露出了一抹悲痛莫名的神情,再次嘆了一口氣道:「唉,這位狀士,有所不知,我姓劉名備,字玄德,本是漢室宗親,中山靖王之後,只因家道敗落,報國無門,這才浪跡江湖,以織席販履為生」

「今聞黃巾亂我大漢江山,傷我大漢子民,我原也想召集鄉勇,征討逆賊,建功立業,只可惜人單力薄,故只能在此嘆息。」

看到這一幕,還留在劉備直播間的觀眾們頓時憋不住,直接笑噴了。

「據我在其他直播間所知,漢室宗親沒有上千也有上萬,有權有勢的都有不說,更別說家境沒落到,要賣草鞋的地步了,反正要是我的話,是丟不起那個人的。」

「你才穿越多久,就這麼愛國了,恨不得直接上戰場保家衛國!」

「沒錯,要不是親眼看着這傢伙穿越,我差點就信了。」

「這演技絕對到影帝級別了,可惜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樓上的這就有點過了,主播只不過是穿越了,又不是死了,用得着這麼咒他嗎?」

……

聞言,張飛微微愣了愣,就連看向劉備的目光一下子都變了。

要知道,在東漢末年這個時期,漢室宗親這個名頭,對於平民百姓而言,絕對是分量十足。

原本歷史中的劉備,如果不是打着漢室宗親的招牌,出身近乎平民的他,哪怕自身能力再強,也無法在世家大族的重重包圍下崛起,創建了一個偌大的蜀漢基業。

「原來是漢室宗親,多有得罪。」

張飛想了想,用他那獨有的大嗓子說道。

「無妨,壯士所言極是,身為大漢子民,還是中山靖王之後,即便勢單力薄,也應當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劉備搖了搖頭後,臉上露出了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微微向張飛行了一禮道:「這位壯士,敢問尊姓大名,不知劉某能否認識閣下。」

「俺姓張名飛,字翼德,世居涿郡,頗有莊田,以賣酒屠豬為業,專好結交天下英豪!」

張飛瞪着他那雙大眼睛,聲音粗狂的自我介紹道。

「原來狀士就是張飛,張翼德,果然名不虛傳。」

劉備微微擺了擺手道。

「你知道俺?」

張飛滿臉疑惑的看向了劉備。

「翼德豪傑之名傳遍了整個涿郡,在下自然聽說過。」

對此有所預料的劉備,自然早就做好準備。

聽到劉備如此抬舉自己,張飛自然很是高興,哈哈大笑一聲,突然開口詢問道:「你的酒量如何?」

「若是酌酒論國事,我自當奉陪。」

聞言,劉備心中一喜,但還是強裝淡定的道。

「那好,俺們喝酒去,走!」

說完,張飛便直接轉身走了。

(看來張飛是跑不掉了,接下來只剩下關羽了,有了這兩位超級猛將,再加上我對今後大勢的了解,前期只要穩紮穩打,想要成事應該不難。)

看着張飛的背影,劉備眼眸中精光閃爍,隨後快步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