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在張飛的帶領之下,兩人很快便來到一家村店,找了個沒人的桌椅坐了下來。

「小二,上酒!」

張飛一坐下來,就扯着嗓子大喊道。

「張爺,來了!」

聽到張飛的話,小二應了一聲,丟下了手中的事情,立馬取了兩壇酒,又取了兩碗酒碟,快步給劉備與張飛兩人送了過來。

兩人推杯換盞,正喝得高興的時候,突然見一名紅臉壯漢入店坐下,喚來小二道:「快給我取些酒來,別耽擱了我入城投軍!」

聽到這話,劉備下意識扭頭向紅臉壯漢看了過去。

身長八尺有餘,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若塗脂,一雙丹鳳眼,整個人威風凜凜,一看就知道不是凡人。

這位紅臉壯漢的出現,使得劉備心頭又是一陣親切,彷彿有什麼命中注定的東西出現了一般。

同時,看到此人的瞬間,劉備便知道這人是關羽,在他沒穿越前的那個時代,經常就要拿來拜一下的關二爺。

關羽、張飛同為一個時代少有的頂級武將,但兩者之間的差別還是挺大的。

用一句遊戲的話語來講,兩人武力值或許差距還不是很大,但在統御值這一塊,就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了,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簡單來說,關羽不只是一位很能打的猛將,還是一位能統御千軍萬馬的帥才。

後世,水淹七軍這樣以少勝多的著名戰役,就是來自關羽的手筆,使他威震整個華夏。

要知道,在水淹七軍這場戰役中,敵方的統帥可不是什麼普通將領,一個是五子良將之一的于禁,一個是馬騰軍中僅次於馬超的猛將。

在這樣不利的情況下,關羽都能取得重大的勝利。

雖然不可否認的是,有一些運氣的成分在裏面,但關羽所擁有的統率能力也至關重要,可以說是缺一不可。

劉備壓制着內心那一些激動的情緒,跟張飛知會了一聲後,便起身來到關羽身旁,對着他開口問道:「這位狀士可是要去從軍?」

關羽看了一眼劉備,只感到微微有些親切,隨後點了點頭道:「正是。」

「若不嫌棄,不如與我們二人同坐否?」

劉備倒也沒磨嘰下去,指着張飛所在的那張桌子,直接向關羽邀請道。

在跟張飛的談話中,劉備現在也搞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世界可能還真有命運這般神秘的存在。

關羽與張飛這兩位猛人,八成跟他存在某種特殊的綁定關係,可能還要加一個被譽為千古智慧化身的諸葛孔明。

而關羽接下來的態度,將會決定劉備的猜測是否正確。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關羽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點了點頭道。

………………………………………..

「這位狀士,不知尊姓大名?」

劉備雖然早就知道了眼前之人就是關羽,但該有的流程還是要有的。

「吾姓關名羽,字長生,後改雲長。」

關羽臉上遲疑之色一閃而過,但還是開口自我介紹道。

「關羽,俺想起來了,這不是朝廷通緝的欽犯嗎?難怪看着怪眼熟的。」

聽到關羽這話,本來正眉頭緊皺的張飛,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用力一拍桌子道。

「吾本河東解良人,因家鄉豪強仗勢欺人,一怒之下將其殺了,逃難江湖,已經五六年了,以賣棗為生。」

「今天聽聞此處招軍破賊,特來參軍。」

關羽彷彿早就料到會變成這樣,倒也沒多大意外,只是苦笑一聲道。

聽到這話,張飛對於關羽的好感頓時提升了不少,扯着嗓子大喊道:「殺的好!俺最討厭那些狗仗人勢的傢伙。」

「不錯,如今黃巾起義,亂我大漢江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那群傢伙!」

劉備點頭贊同了一聲,微微嘆了一口氣繼續道:

「哎,說起來那群黃巾軍很大一部分也是苦命人,要不是實在活不下去了,他們怎麼會冒着被殺頭的風險造反呢?」

「朝廷平定黃巾之亂,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根本不足為慮,朝廷之根本大患,還是在於那些視百姓如草芥的豪強與世家。」

見到眼前這兩人並沒有因此而疏遠自己,反而肯定了自己的所作所為,原本就對兩人有些親近的關羽,好感度頓時大幅度提升了不少。

劉備所說得那一番令人深省的話語,也被其牢牢記在了心中。

如今的天下,雖說是漢室天下,但實際上也可以說得上是世家天下,劉氏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最大的世家而已。

沒辦法,漢光武帝劉秀為了中興大漢,對世家做出了太多的妥協,使他們的勢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增強。

之後就任的歷任皇帝中,也沒有出現一位破釜沉舟,能將世家和外戚打壓下去的狠人。

百年的時間,使得世家最終演變成這種地步,最後硬是將大漢朝給玩死,扶植起了另外一個大一統王朝晉朝,九品中正制的出現,更是徹底確了世家那超然的地位。

甚至有時候,劉備都懷疑這場黃巾之亂,就是漢靈帝劉宏對抗世家的手段,只不過最後被他玩脫了而已。

張飛也是心大,對於劉備所說的話語,根本就沒怎麼在意。

畢竟嚴格意義上來說,張飛所在的家族在涿郡雖然算不是什麼世家,但也絕對稱得上是一方豪強。

「不知二位尊姓大名?」

關羽拱手問道。

「俺姓張名飛,字翼德,世居涿郡,頗有莊田,以賣酒屠豬為業,最喜歡結交像兄台這樣的英雄豪傑!」

張飛大大咧咧的自我介紹道。

「在下姓劉名備,字玄德,本是漢室宗親,中山靖王之後,只因家道敗落,報國無門,這才浪跡江湖,以織席販履為生。」

劉備醞釀了一會氣氛,這才輕聲開口道。

聽到此話,關羽臉色一驚,雙手抱拳道:「沒想到竟是漢室宗親,多有失禮!」

「家道沒落至此,有與沒有並沒什麼區別,不提也罷!」

劉備搖了搖頭,話音一轉道:「今黃巾起義,戰亂不止,百姓民不聊生,我與翼德正打算招募鄉勇,討伐逆賊,建功立業,聽聞壯士要去投軍,這才邀來一敘。」

「兩位大義,關某敬兩位一杯。」

說罷,關羽拿起已經盛滿酒水的酒碗,直接一飲而盡。

「若雲長兄不嫌棄,不如與我們二人共謀大事如何?」

見此,劉備立馬趁熱打鐵邀請道。

「我本就是要參軍,討伐逆賊,能跟兩位兄台一起,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對兩人好感大增的關羽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點頭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