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隨後,在張飛的提議之下,三人便來到了他所屬的莊子上,自有下人準備好酒水吃食。

「剛剛喝得不起勁,來,再來一壇美酒!」

說完,張飛提起一壇美酒,毫不客氣的猛灌了下去。

「來喝!」

見狀,關羽豪爽的暢飲了起來。

「多謝,張兄的款待,喝!」

看到此情形,劉備也拿起酒罈喝了起來。

酣喝了一番後,氣氛逐漸炒熱了,在劉備的有意引導之下,三人開始毫無顧忌的暢聊了起來,從對世家豪強不滿,再到現今世道的黑暗,最後更是聊到國家民族上面去了。

見時機差不多了,劉備便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眼前兩人道:

「雲長、翼德,我等三人慾伸大義於天下,拯救漢室江山,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擁有屬於自己的力量,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而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中,最重要的力量就是軍隊,所以我建議在接下來鎮壓黃巾的時候,爭取能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地盤,慢慢積蓄力量,以圖將來,不知兩位可願助,在下一臂之力?」

關羽與張飛兩人聞言,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說句實在話,現在的關羽與張飛兩人,還不是後面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五虎將,武力值固然可能遜色不了多少,但在見識和眼光方面就差遠了。

畢竟拋開兩人那超然的武力不談,他們在現今社會上的身份,根本接觸不到什麼高等的教育,自然談不上什麼卓越的見識了。

聽了劉備這一番話,兩人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說得太對了。

不同於原來的劉備,身為穿越者的他自然知道地盤和軍隊的重要性,想要成就一番大事業,兩者缺一不可。

如果說地盤是一切的根基,那麼軍隊就是重中之重,不管是維護自家領土的安穩,還是開疆擴土,都不可缺少。

劉備跟關張兩人聊了一會,見時候差不多了,便趁熱打鐵,拱手道:「我們三人既志同道合,不如結為異姓兄弟如何?」

聽到這話,張飛直接拍桌而起,滿臉激動的道:「俺早有此意,俺這莊子後有一桃園,正開滿了桃花,不如去園中祭高天地,我等三人結為異姓兄弟,共謀大事!」

「如此甚好!」

關羽點頭道。

見狀,劉備微微鬆了一口氣,臉上更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SSS卡算是到手了!

有了關張二人當保鏢,再加上劉備那遠超這個時代的大局觀,而且還是位於黃巾之亂時期,那可謀劃的東西可多了。

不管是歷史留名的人才,還是金銀珠寶,亦或者是朝廷中堪稱封疆大使的州牧,都有很大機會謀劃得到。

當下,三人來到莊子後面的桃花園中,張飛安排人擺上香案,三根香陳列其上。

桃園春色暖先開,翩翩落如紅雨滴,別有天地非人間。

劉備、關羽、張飛三人手捧酒碗,神情莊重的跪在香案前,焚香而誓道:

「吾劉備!」

「吾關羽!」

「吾張飛!」

三人異口同聲道:

「吾等三人雖為異姓,但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

說完,三人將酒碗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然後重重的將酒碗一摔。

看到三人結拜為異姓兄弟,直播間頓時熱鬧了起來。

「我去,還真結拜了!」

「一個殺豬的,一個賣草鞋的,一個逃犯,三個結拜就算了,還要匡扶漢室,不行,我要笑死了。」

「那個叫關羽的逃犯,估計弱不到哪裡去,而那個叫張飛的狀漢,光看他所住的莊園,就知道是個土財主,這波血賺好不好,不僅得到了一個保鏢,還得到了一個金主。」

「話說回來,我現在都想不通,放着那些強有力的身份不遠,偏偏選了一個賣草鞋的傢伙?」

「也許是因為……漢室宗親?」

「如果真是這樣,主播純粹是腦殼有坑!」

「沒錯,放在盛世的時候,一個皇室子弟的身份可能很吃香,但要知道這可是亂世啊!鬼在乎你是不是皇室子弟,而且一但被外姓人統一了江山,前朝皇室子弟運氣好可以改名換姓,運氣不好直接死路一條。」

「就不知道最後天下會被誰得到,是從我們世界穿越過去的開拓者,還是那個世界的原住民?」

「甭管天下被誰得到,反正跟這三兄弟肯定沒什麼關係。」

「的確,一個賣草鞋的沒落皇室後裔,一個殺豬的土財主,一個賣棗的逃犯,他們三個想要成事,實在太難了!」

「我在這放話了,他們三個要是能成事,我直接把桌子生吃下去!!」

……

三人結義,自然要定下名分,其中以劉備為首,關羽次之,張飛末尾。

對此,關張二人都沒什麼意見。

雖然跟劉備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憑藉那番令人茅塞頓開的話語,再加上漢室宗親的身份,完全足夠讓關張以其為尊。

三人即結為異姓兄弟,此時感情自然跟以前不同了。

關羽神情嚴肅的拱手道:「關某雖一介武夫,但也深知忠義二字!」

「正所謂,擇木之禽,得其良木,擇主之臣,得遇明主,關某平生之願足矣!」

說到這裡,關羽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從今以後,關某之命,即是劉兄之命,關某之軀,即是劉兄之軀,但憑驅使,絕無二心!」

聽到這番話語,張飛愣了愣,下意識也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抱拳拱手道:「俺……俺也一樣!」

「關某誓與兄患難與共,終身相伴,生死相隨!」

關羽繼續道。

「俺也一樣!」

張飛再次拱手道,不過這次與剛才相比,倒是順暢了不少。

「有逾此言,天人共戮!」關羽繼續道。

「俺也一樣!」張飛依舊拱手道。

聞言,劉備可謂是五味雜陳,既感動又微微有幾分激動。

因為劉備明白,從現在開始,他就有兩位絕對不會背叛,且武力高強的兄弟了。

「二弟!三弟!」

「大哥!」

「大哥!」

三人的手交替疊在一起,相視而笑:「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