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我的異能與眼睛有關

第11章 西區

白凌適應着身體的不適,就在白凌準備繼續練習時,席斯鳴開口了:「中午了,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打了一上午,我的體力都快耗盡了。白凌同學,我跟你說,這個地方最讓人震驚的地方是食堂,食堂里有超多好吃的,最重要的是打飯大爺的手老穩了。」

席斯鳴雙手抱頭邁出了一個六親不認的步伐在最前面,其他人沒有說什麼,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不大但一直有軍人進進出出,不會有座位坐滿的情況。白凌一行人打飯的地方與軍人打飯的地方不同,單獨一個小窗,窗口裡的食物與軍人那一窗口的一樣,只是多了一道紅燒肉。

「大爺,這個傢伙是新來的,多給他弄一點。」席斯鳴大咧咧的說著。

那大爺的面容雖然老,但是白凌依舊能感受到一股鋒芒,眼神的銳利不是打打飯就能做到的。

「新來的,那感情好,讓你好好感受一下。」大爺嘴角掛笑。然後給白凌打了滿噹噹的紅燒肉,比其他人多了將近一倍。

「這樣不會出問題嗎,席斯鳴,是不是太多了,白凌才剛剛蘇醒,這3天都在病床上,能下來使用異能已經很勉強了,這麼多食物,會把肚子搞壞吧。」梅畫爍皺着眉頭來到了飯桌。

「啊,這,我忘了,看着活蹦亂跳的就這樣說出來了,沒事,吃不下我幫你。」席斯鳴皺着眉頭比了個大拇指。

「沒關係的吧,我覺得我很有胃口。」白凌說著就用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送入口中。

所有人都在看着白凌的動作,甚至屏住了呼吸。

白凌吧唧吧唧嘴咀嚼那塊紅燒肉,甜而不膩,這絕對是白凌吃過的最好吃的的紅燒肉了。

四個人看着白凌,吃下了第一塊,沒有說什麼,只是自顧自的吃起了自己的飯。哦。說來也神奇,正常人三天不吃飯,吃了紅燒肉這種油膩的食物,應該沒一會兒就會嘔吐,竄稀。可是白凌卻吃的十分的香,彷彿餓死鬼投胎一般。

白凌解決完一切,四個人都驚訝的看着他:「你真的不覺得難受嗎。」

「不啊,就好像吃的有點多。」白凌撓撓頭說道。

白凌一群人出了食堂,席斯鳴立刻就開口說話:「要不把白凌帶到游泳館去,我覺得時間到了。」

梅畫爍,陳雅,佩依依三人點頭。而白凌卻有點懵逼。

不一會兒,白凌就知道了為什麼要來游泳館。席斯鳴四個人,熟練的從各自的換衣間換好泳衣。

脫掉作戰裝換上了泳衣,陳雅和佩依依的身材就能夠清晰的知道了。

陳雅長發披肩,一雙美眸顧盼生輝,碎發垂落在面龐,讓她清純的小臉透出誘人的氣質。只可惜,胸前的兩隻史萊姆好像營養不良,成了一大敗筆。

佩依依的及肩短髮透露出颯爽,有力量,胸前的史萊姆也是充滿了力量。

席斯鳴與梅畫爍穿着泳褲,肌肉輪廓分明。

四個人熟練的在泳池進進出出,在岸上四個人都在忍耐着異能量充斥全身,身體的溫度上升,表面的水分立馬就蒸發了,蒸發後,就下一次水,上來繼續蒸發。

而白凌就有點慘了,紅燒肉吃的有點多,白凌無法忍受身體的溫度,想要尋找降溫的地方,白凌就一直浸泡在水裡。等到四人已經吸收的差不多了,白凌還在水裡泡着。

「白凌同學,我們先走一步訓練了。」陳雅清脆悅耳的聲音再次傳來。

白凌看過去時四人已經離開了。

等到身體里的異能量吸收的差不多後,已經快到晚上了。

白凌艱難的從泳池裡爬出來,褲子濕濕的,只有衣服放在了邊上還是乾的。沒有吸收完的能量繼續發熱,很快就把褲子也蒸幹了。

來到操場裏面沒有一個人,白凌只能回到醫務室。

彥教官已經在裏面了,他手上拿着一套文件。這應該是要和自己說的事情了吧。

「白凌同學,你來了,你坐吧,躺在床上也行,晚上講一些事情。首先呢,你已經見到了那幾個異能者了,他們幾個和你一樣,是土生土長的西區異能者。」

「等一下,我的異能是藥劑激發的。」白凌有些尷尬,這種事情還是先說出來比較好。

「藥劑?嗯,好吧,藥劑就藥劑,你用的是什麼藥劑?」彥教官問道。

白凌撓了撓頭:「用的是什麼藥劑我也不知道,是紅色的。」

「紅色的藥劑,是異能覺醒藥劑,能夠覺醒異能,比較稀少。黃色的藥劑,是定向的覺醒藥劑,能夠大批量生產。綠色的藥劑,是臨時的異能藥劑,在一定時間內使用某種異能。你注射了紅色的藥劑,那你覺醒的是自己的異能。你現在清楚你的異能是什麼嗎?」彥教官翻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

「不清楚,但我的異能好像與眼睛有關,在我集中注意力的時候,能夠清楚的看到眼前所有微弱的信息,並且對周圍的感覺有明顯的放大。」白凌回想一下今天嘗試使用異能時候的感覺。

「好,你的異能之後會有很長時間了解。我來是和你說一下現在的情況。你應該看到了,我們這裡對外面的封閉不是很嚴,那些士兵他們對你們這幾個人沒有好奇。你自己應該有猜測的吧。」彥英超看着白凌,想知道他的看法。

「其實我有想過很多。高考的時候,歷史缺失了近兩百年的事情,地理也只考西區,西區就像是獨立存在的世界一樣,外面來的信息很少,像是刻意封閉,然後這幾天遇到的事情有點多,就有了一點點看法。我覺得西區好像是想要將異能者的消息永遠封鎖,外面的世界可能異能者,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彥教官點點頭說道:「你猜的確實與現實差不多。你高考考過了,你現在也是一名異能者了,國家現在對西區的情況還沒有解封,我想問你,你想去外面看看嗎?」

白凌看着彥教官的神態,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有些重要,也是思考了幾秒鐘:「我想去外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