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端了他的老巢,老夫的大刀已經**難耐!」
我安撫了下兩位老同志,「誒,老蘇同志你這大刀就收一收,咱們是有大炮的人。」
「轟死他就好啦。」
我們當即在全軍上下做了指示。
此戰必打,還要打的漂亮,打的他們認祖歸宗。
蘇江月這幾年如饑似渴地學兵法,練成一身武藝,據說已經能單挑三五個男人,軍中上下找不出對手。
她興奮地眼冒金光。
「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
我摸了摸她的發頂,「也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
「江月同志,等你凱旋。」
……蘇將軍父女披甲上陣,攜十萬大軍遠赴東海。
倭人現在尚在蠻夷之時,要啥沒啥,而我們裝備充足,物資豐富。
不趁此時,更待何時?蘇江月一到戰場,就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東海的捷報就沒停過。
她用兵如神,不過半月,就將東海的倭人打得一乾二淨,小倭資死的死,逃的逃,聽到蘇江月的名字就像見了鬼。
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
這對父女已經渡海追擊,直逼倭人老巢—東瀛,還生擒了東瀛天皇和太子,據說東瀛天皇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拽着蘇老將軍的腿,哭着喊着要和親。
願傾盡全國上下珍奇寶物,供奉華夏。
這父女倆一聽,這倭子可以啊,這爛爛小島,居然還能藏寶貝。
於是一老一小,坐在東瀛皇帝的位子上等着寶貝。
這一等,別給他們氣得半死。
後面好多年,老蘇同志想起這件事還要捶胸頓足,「東瀛小兒欺我老無力!」
我每每聽到都要岔氣,還要憋着笑安撫,「你老人家都將人老窩打的稀巴爛,就彆氣了。」
話說這東瀛小倭子大概是祖傳的腦子有問題,老蘇同志和小蘇同志等了半天,正口感舌燥極不耐煩之時。
東瀛使者領着一群鬼魅般的女人走了進來,一個跟着一個,臉上鋪着厚厚的白粉,唇紅齒黑,嚇得蘇老將軍一個激靈。
「大…大人,這是小國最好的幾名藝伎,小人心意,天…天地可鑒。」
還沒等人反應,又有使者牽着一群狗走了進來。
結果剛進門就摔了個趔趄,手中的牽繩散落一地,狗子們瞬間四處撒歡,尿啊,玩啊,咬啊。
場面一時間混亂無比,東瀛使者們圍着整個大殿追狗,藝伎哭得梨花帶雨,眼淚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