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豬腳的身份後面會曝光,不過是通過配角挖掘的方式,因為他是個低調不喜名利人設,所以這邊會隱藏身份,但是後面肯定會曝光的放心食用)

林熠也沒準備什麼,因為每天早上起來練習發聲,開嗓什麼的更是不需要。

他將提前錄製好的伴奏導入,隨後給夏汐月打了個ok的手勢。

夏汐月立刻點擊播放。

林熠便進入到演唱狀態。

一整首歌唱下來。

夏汐月神情陷入獃滯。

似乎沉浸在演唱中,沒有回過神來。

林熠只能出聲提醒:

「學姐,我唱完了,感覺怎麼樣,有什麼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

這還真是個問題。

一下就把夏汐月給難住了。

這傢伙確定不是在凡爾賽?

有這種唱功,你不去樂壇拯救世界。

窩在一線樂隊當一個小小的作曲人?

不,不能這麼說。

這傢伙原創也是強的沒邊。

唱功加原創,雙修還這麼厲害的。

她別說的見,連聽都沒聽說過。

「沒什麼問題,至少我聽不出來。」

夏天后雖然心高氣傲,但往往是這種人,更不會刻意打壓別人。

「呵呵,學姐謬讚了。」

林熠聽到這個評價並沒有沾沾自喜。

而是自顧自聽了一遍剛才的錄音。

然後重點關注了幾個地方,對夏汐月說道:

「這幾個地方,我覺得處理的還不是很到位。」

「一會學姐幫我看看,效果會不會提升一些。」

於是他又重唱了一遍,做了一些微調。

說實話,夏汐月根本難以判斷和上個版本哪個好。

只能說是各有特點。

她無奈的長出一口氣,本來還想「報復」一下這傢伙。

現在看來,至少她是沒那個能耐。

她就搞不懂,林熠一個學古典樂彈鋼琴的。

怎麼就那麼能唱?

煩死了!

「怎麼樣學姐,這個版本會不會好一點。」

林熠再次看行夏汐月。

夏汐月美目上翻。

「感覺上都差不多,各有千秋吧。」

她也只能這麼說了。

因為確實沒有太大的區別,本來以為林熠會就此停下。

沒想到這廝壓根沒打算終止嘗試。

「我覺得副歌部分還可以在拉一拉,這裡銜接氣息可以更順暢。」

於是,林熠又錄了一遍。

到後面,夏汐月基本上都沒怎麼說話了。

只是默默看着他,。

一遍又一遍的,微乎其微的改良着唱法和細節。

就像是在修飾一顆精雕細琢的珠寶。

夏汐月不知不覺入了神。

記得以前小時候,在學校就在課本上學到過一句話。

熱愛,會使人發光。

但在名利場浸染幾年後,她早就不再相信這句話了。

但現在,她似乎在林熠身上瞥見了那道光。

這讓她內心似乎在開始升溫。

「林熠,你可以幫我過一下其他曲子嗎?」

夏汐月長長的睫毛翕動,眸中似乎也變得更加明亮。

「呵呵,好的學姐,不過我這個人要求有點高。」

「也就是俗稱的強迫症,您可別怪我嘴毒啊。」

林熠錄完最後一遍,後應了一聲。

「呵呵。」

夏汐月乾笑了兩聲。

這死直男也算有自知之明。

······

兩天後,晚上七點,市中心大劇院。

龍國新晉實力天后,夏汐月的演唱會開啟。

演唱會的名字就叫——夏,汐月。

近十萬的演唱會場地擠滿了人呢。

就連外圍都站着不少。

直播間的票也賣爆,在線人數超過千萬。

毫無疑問。

夏汐月是一個從名字長相,到才華都異常完美的女孩。

她身穿晚禮服,站在舞台中間。

光憑美貌和歌聲,就足以掀起歌迷心中的潮汐。

她並不會太多的和歌迷溝通。

不過沒有人為此感到不滿。

反而更加為她增添了幾分清冷的氣質。

甚至前排的座位還有很多圈內人士。

方依依就在其中,她目光火熱的定在夏汐月身上。

連眨一下眼睛都捨不得。

神情異常的痴迷。

台下的觀眾也都一樣。

在汐月唱歌的時候。

他們甚至都不敢發出聲音。

生怕打破打了這美好的畫面。

只有休息的間隙,才會響起各種表白聲。

「汐月,我的女神,永遠都愛你!」

「守護我家汐月一生一世。」

「啊汐月,YYDS,無可取代,我心中真正的白月光。」

「天啊,我家寶的唱功又進步了,這首《同桌的你》比原唱強太多了吧!」

「我去,今天汐月這個發揮,簡直了,兄弟們神級現場,不接受任何反駁啊!」

······

整個演唱會非常順利。

在林熠的幫助下,夏汐月的的表現更勝以往。

其中《同桌的你》這首歌直接就是封神表現。

估計出圈也就是遲早的事情。

直到夏汐月和其他嘉賓都演唱完畢。

「謝謝大家今天晚上的陪伴。」

「今天晚上大家有福了,我認識了一個非常優秀的音樂人。」

「並且有幸能邀請他到我的舞台上來表演。」

「請各位掌聲歡迎。」

台下立馬響起陣陣掌聲和喧鬧聲。

作為全場的主角,天后汐月主動介紹起了最後一名嘉賓。

這讓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因為之前的其他人可沒有這種待遇。

他們都是被主持人領上台的。

這讓大家的好奇心都被調了起來,緊盯着台上。

舞台上,燈光一轉。

一架鋼琴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中。

一個身形筆直的青年端坐在鋼琴前。

他戴着精緻的假面,遮住了臉上的上半部。

但精心打理髮型後,即使看不清眼睛,也是帥的慘絕人寰。

再加上的修長有力的身形,得體的禮服。

光這個賣相,就讓台下不少的妹紙心跳加速。

「有請火羽白為我們演唱《後來的我們》!」

悅耳的聲音落下。

林熠修長有力的手指落在琴鍵上面。

宛若躍動的芭蕾舞者。

一段帶着些淡淡緬懷的憂傷前奏蹦出。

完美。

在不遠處旁觀的夏汐月心中驚嘆。

不愧是他。

緊接着就是林熠溫和充滿磁性的歌聲。

「然後呢

他們說你的心似乎痊癒了

我該心安或是心痛呢······」

這首歌經過林熠的處理。

相對原版那種對過往感情的緬懷的憂傷。

變成了對過去回憶的追憶。

悠揚的旋律,揭示着青春的傷痛。

以及無法彌補的遺憾。

「除了回憶肆虐的某些時刻

慶幸還有眼······

鼓點和貝斯逐漸加入演奏中。

加深整個歌曲走向的和弦。

讓全場的人都不自覺的沉浸其中。

彷彿一時間穿越到了青春歲月。

面對着年少時自己最遺憾的事情。

或是一個女孩,或是一個親人。

或是別的什麼錯過,而又珍視的東西。

一種愁緒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

很多人鼻子一酸,淚水就開始在眼眶中醞釀。

「也許你還記得也許你都忘了

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漫長的主歌總算結束了。

就像是一個人成長過後,猛然回首。

發現自己丟掉了最珍貴的東西。

「只期待後來的你能快樂

那就是後來的我最想的

後來的我們依然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