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之後連子騫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白色衣服,正坐在飯桌前,等着自己回M.L.Z.L.來吃飯。
  「你回來了。」
連子騫面色溫和,「金大哥沒有留你吃飯?」
  雲渺渺放下筷子,皺起眉頭,搖了搖頭,「連子騫,我真的是有夫之婦,是有家的人,沒有和你開玩笑。」
  「先吃飯。」
連子騫夾了一口菜給她,「你既然上了島,就是我的女人了,外面的世界與你無關了,雲渺渺,我喜歡你這個人,就算心不是我的也沒有關係,我不介意。」
  「我介意~」雲渺渺無力地反駁道,「算了,和你也說不通,那你就好好和我說說,金朝說你的那些事,我把你病治好了,你以後長命百歲了,自己出去慢慢找總行了吧。」
  長命百歲~  連子騫眸光微動,「你想知道我為何一定要娶你的原因?」
  「嗯,你告訴我嗎?」
雲渺渺直視着他。
  連子騫微微眯起眼睛,「你是在擔心我?」
  雲渺渺無奈的望着他,「我很愛我相公,自然是要回去的,你不是那些人口中的大惡人,不該就這麼死了,你告訴我原因,我給你治病,你的病好了,不就能夠從這裡走出去了?」
  連子騫並不在意這個,他沒有想過出島。
  「不必了,我如今這樣就很好。」
  說話間,連子騫已經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完了會有人來收拾的,左邊是洗漱的地方,你累了一天,洗漱完就好好睡吧,若是有事,就吹這個哨子,我能聽見。」
  他遞給了雲渺渺一個手指大小的哨子,形狀看起來像是一個海螺。
  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她慢慢來,就是不知道她那個遠在京城的相公,現在有沒有收到自己失蹤了的消息,來救自己。
  另一端,顧楓青日夜兼程的帶着兵馬抵達了瑞州城,趙縣令已經好幾日沒有睡覺了,雖然已經安置好了鄂南城的百姓,可是心裏一直想着的還是雲渺渺的安危。
  青陽和冬青,早早的就等在了城門口,見到顧楓青都一同走了上去。
  「少爺,你來了。」
  「少爺,船都準備好了,等到大家休整過後,我們就可以直接前往秦藍河,一定要把那些可惡的水匪拿下。」
冬青憤憤道。
  認識從自己的手裡丟的,趙縣令心裏自責的不行,若是他早點發現城內那麼女子被抓,雲渺渺就不會出事。
  「小顧啊,你可算是來了,雲丫頭的事,是我的錯,不然那丫頭也不會經歷這麼一遭。」
趙縣令自責道。
  顧楓青搖頭,「這件事情發生的突然,和乾爹你沒有關係,我即刻就要出發去秦藍河,青陽和冬青我要是都帶走了,你身邊沒有他們護着,怕是不安全。」
  青陽看看趙縣令,主動請纓,「少爺,我留下來保護好趙縣令,王大哥已經回來了,他去過一次知道往哪裡走,給你帶路正好,而且王大哥的身手也不錯,也可以幫上忙。」
  顧楓青想了一下,「好。」
  就這樣,顧楓青帶着王城和冬青,還有abc兵馬一起出發去了秦藍河。
  連子騫每天好像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自從上次不歡而散之後,他好像就開始忙起來了,雲渺渺整日無聊,只能去金大嫂那裡坐坐,嫌少出來晃悠。
  不過,雲渺渺發現了一個好處,那就是島上的都是趕海為生,每家每戶雖然都養了雞鴨,種了菜,可是吃的都是海里的東西為主。
  今天,她起得晚,去找金大嫂的時候,正好在門口遇見她,她好像是要出門。
  「金大嫂,你這是去哪啊?」
雲渺渺看她手裡拿着一個鉗子,手上挎着一個鐵桶,不知道要去幹嘛。
  金大嫂見是她和自己打招呼,裏面笑道,「原來是渺渺啊,我還以為你今天不來找我了呢,這時間正好是退潮,我去攤上看看有什麼海貨撿撿,我們當家的最好的就是那口海螺肉了,要是運氣好我說不定能夠撿回來幾個呢。」
  海螺~  雲渺渺心動了一下,「金大嫂,我家住在山裡,沒有見過趕海的場面,你帶我去悄悄?」
  「行啊,我帶你去看看,我和你說啊,海里的好東西多得很,什麼海螺,沙丘,蟹子五花八門的,吃也好吃,你還沒吃過吧?」
金大嫂說的起勁,雲渺渺就沒有打斷她,「這幾日,大當家的說海里有巨獸,去每天早出晚歸的巡視着,我們當家的也去了,還不讓我們去趕海出船,今早你金大哥說海獸已經被趕跑了,讓我去撿回來一些海貨過過癮呢。」
  「海獸的確可怕。」
雲渺渺感嘆,原來連子騫是去巡視去了。
  金大嫂點頭贊同,「可不是,你不知道啊,你們天天喊着的秦藍河是個吃人的地獄魔窟,其實是這身海里的海獸,我們很少出去,主要原因也是因為這一個,海獸在海島的附近頻繁出沒,以前每年死的人多了去了,後來我們島上的體力都少了,也沒有非要出去的必要,就很少出去了,死人的事情也才慢慢少了,不過朝廷攻打的兵馬人多,死的那才多,三四年前我還站在後山的高坡上看過呢,成片成片的人掉進了海里,那海獸一口就吞了,嚇得我三天都吃不下飯呢。」
  雲渺渺之前好像聽說過,倒是沒有記在心上,現在看來這個海島上的人都不是大家口中的水匪,而是一群普通的百姓。
  說話間,金大嫂就帶着雲渺渺來到了海灘上,海灘上已經有好幾個人低着頭在撿着海貨了,金大嫂見狀找了沒人的角落開始撿了起來,雲渺渺跟在她身後,左看看右看看的,好奇的不行。
  「渺渺啊,你看這些就是小海螺,放點白酒喝辣子進去炒,香的能吃下兩碗飯,還有這個蟹子,雖然沒肉可是味道和海螺一樣,也不賴嘞~」金大嫂一邊撿一邊笑着和雲渺渺說,雲渺渺笑着跟在她身後,腦子卻要炸掉了。
  主人,野生海螺,十文錢一斤,是否兌換!
  主人,野生沙貝,七文錢一斤,是否兌換!
  主人,野生寄居蟹…  主人,野生鰻魚…  好傢夥,原以為來到島上,山上那些東西沒有,商城的提示可以少一些,沒想到這海里的東西不僅值錢,還多得很。
  雲渺渺勾了勾唇角,彎腰開始幫忙撿東西,「金大嫂,我也想要下去撿撿東西,你看可以不?」
  剛才她看見金大嫂拿了兩個桶,自己把鞋襪都脫了下來放在了一邊,低頭彎腰的開始撿,只不過撿進桶里的東西,沒一會兒就憑空消失,出現在了她的商城裏面了。
  那些海螺,沙貝,蟹子甚至是別人不要的花甲,沙甲,她都照單全收,這撿的那裡是海貨,這撿的可是錢啊。
第一百八十章神神秘秘  雲渺渺勾了勾唇角,彎腰開始幫忙撿東西,「金大嫂,我也想要下去撿撿東西,你看可以不?」
  剛才她看見金大嫂拿了兩個桶,自己把鞋襪都脫了下來放在了一邊,低頭彎腰的開始撿,只不過撿進桶里的東西,沒一會兒就憑空消失,出現在了她的商城裏面了。
  那些海螺,沙貝,蟹子甚至是別人不要的花甲,沙甲,她都照單全收,這撿的那裡是海貨,這撿的可是錢啊。
  金大嫂見她撿的認真,心情也好,這丫頭不愧是大當家看上的,性格好,也能幹,眼裡有活,是個好孩子。
  撿了好一會兒之後,雲渺渺靠近了礁石邊上,腦海里的聲音更加的多了。
  主人,野生石斑魚,一兩銀子一斤,請問是否兌換!
  主人,野生龍蝦,五兩銀子一斤,請問是否兌換!
  好傢夥,東西越來越貴了,她面前沒有看見有商城提示的東西啊,怎麼…  她的視線一頓,該不會是在那礁石打的水窩裏面藏着吧。
  金大嫂見她越走越遠,怕她出事,喊了一聲,「渺渺,不要再往前走了,那邊危險嘞。」
  「好,大嫂我撿完就回去。」
雲渺渺應了一聲,趕緊往前走了幾步,拿着鉗子往裏面搗鼓了一下,果然被她夾住了一個東西,拿東西力氣大的很,她險些沒有抓住,費了好大的力氣,雲渺渺才把裏面的東西抓了出來,發現竟然是野生的大龍蝦,看起來足足有四五斤重,這下自己可掙大發了。
  雲渺渺將它放進了桶里,接着伸手進去水窩,一條差不多四五斤的石斑魚映入了眼帘,這個水窩不大,剛剛好能夠裝得下這兩個值錢的。
  很快雲渺渺就把石斑魚放進了桶里,然後同意了兌換,龍蝦四斤重,石斑魚五斤,剛剛好二十五兩銀子,有了錢,雲渺渺的心情好了不少。
  她提着桶,往回走,一邊走一邊撿,見了一些有用的,還撿了一些沒用的放進去,很快一個桶就裝滿了。
  金大嫂見她過來了,提着的心也放下來了一點,「你這丫頭,那邊都是礁石,萬一摔了怎麼辦?」
  「沒事,我以前也經常下地的,大嫂你看看我撿了一大桶。」
雲渺渺炫耀一般把桶遞了過去,金大嫂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