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9章 美麗的誤會在線免費閱讀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10章 與小狗正式見面在線免費閱讀

宮尚角看着眼前昏倒的女人皺了皺眉,不過是一劍而已,也沒刺到要害,怎麼就昏了,無鋒刺客有這麼弱?

想了想,還是將人抱起送去了醫館。

女客院落。

黑壓壓的侍衛們圍在女客院落門口,領頭的人問掌事嬤嬤:「所有人都在嗎?」

已經清點完人數的掌事嬤嬤稟報道:「除了云為衫,上官淺和鄭南衣姑娘,其餘的姑娘們都在。」

領頭侍衛立刻跟身後的侍衛吩咐道:「封鎖整棟別院,在執刃大人到來之前不許任何人出入!」

……

醫館走廊。

上官淺挎着小籃子來到了醫館門口,周圍靜悄悄的。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圍,試探的喊道:「大夫?周大夫,你在嗎?」

無人應答,只有一些微不可察的響動,大抵是風吹動樹葉的聲音。

……

「最有資格做執刃的……是宮二先生宮尚角。」

宮尚角抱着昏迷不醒的鄭南衣剛一到醫館就聽見一道嬌柔的女聲。

「你很了解我嗎?」

上官淺一轉過身便對上一雙漆黑如墨的深邃眼眸,來人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宮尚角神色冰冷的看着她。

感受着來人冰冷的寒意,上官淺心跳如擂鼓,視線順着他的眼眸向下移去,繼而瞳孔一顫。

宮尚角懷裡似乎抱着個女人。

上官淺臉色難看,一瞬間又斂下神色,屈身行禮時狀似不經意的撥動了下掛在腰間的玉佩。

宮遠徵欣喜的看着自家哥哥,聲音雀躍:「哥,你回來了!」

繼而看向他懷中的那抹白色,語氣暗含醋味:「哥,你抱着的是誰啊?」

正要款步離開的上官淺聞言豎起了耳朵。

「新娘,我見她在宮門裡亂轉,以為是刺客,不小心傷了她,剛好你給她看看傷。」

宮遠徵陰陽怪氣:「她還真是好福氣,能讓哥你抱着她!」

宮尚角輕笑,語氣中帶着濃濃的寵溺:「好了,快給她看看,她不知怎的昏過去了。」

宮遠徵撇了撇嘴,跟宮尚角一起進了醫館。

上官淺看沒有其他消息之後便快速離開。

……

等上官淺回到別院的時候,便見到一群黑壓壓的侍衛圍在別院里,這讓她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

背身站在主位屏風前的宮子羽聽到腳步聲轉過身來,看向忐忑不安的上官淺。

「上官姑娘?」

上官淺收回隱晦打量着周圍的眼神,有些怔愣,她沒有看到鄭南衣。

聽到宮子羽的聲音才回過神行禮:「執刃大人。」

問了一些話,最終繞到她給云為衫「治臉的藥膏」上。

一番盤問下來,上官淺很容易便脫了身。

眾人依舊在等,上官淺不解的問:「這是在等誰?」

云為衫:「鄭南衣,鄭姑娘。」

上官淺訝異的出聲:「鄭姑娘?」

宮子羽看上官淺似乎知道些什麼,便開口詢問:「怎麼?上官姑娘是知道些什麼?」

上官淺微微一笑,似是有些羞澀,面色微紅道:「今兒晌午鄭姑娘說她昨夜着了涼,今日有些風寒,所以想去醫館拿些葯。想來是去了醫館,不知是不是迷了路,所以才到現在還未回來。」

宮子羽沉吟了一會兒,吩咐道:「金繁,你帶幾個人去找找,別讓鄭姑娘被巡邏的守衛給傷了。」

「是。」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金繁回來在宮子羽的耳邊低語了幾句,宮子羽面色一變,很快便離開了女客別院。

醫館內,宮遠徵看着難以老公成頂級豪門孟寧止血的傷口有些奇怪。

「這明明是普通傷口,為何這上好的金瘡葯都無法完全為其止血?」

一旁的老大夫也很疑惑,徵公子的醫術是很厲害的,可為何這小小的傷口卻一直止不住血呢?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試探的向宮遠徵說道:「許是……這鄭姑娘來了葵水?」

看宮遠徵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老大夫習慣性的捋了捋自己的鬍鬚,說道:「屬下記得似乎這女子若是在月信期間受傷流血,這傷口便不易止血。想來這新娘可能也是因為如此。」

宮遠徵想了想便讓老大夫來給鄭南衣把脈。他雖對婦科也有所涉及,但這一方面確實知之甚少。

老大夫把完脈點了點頭,「是了,確實是來了月信,想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宮遠徵聞言皺了皺眉頭,心下腹誹這個女人真是麻煩。

若是鄭南衣現在醒着肯定很想給他個大比兜,別以為她不知道,他就是吃醋他哥抱了她!

然後就現場開始研製止血藥,不消半個時辰便研製好了。給鄭南衣用上,果然不一會兒的功夫便止了血。

處理好最嚴重的傷,他看向鄭南衣的脖子,上面深紫色的掌印看着觸目驚心。

宮遠徵看了他哥一眼,突然就對鄭南衣沒那麼大敵意了,他哥下手這麼狠,肯定不喜歡她。

接着又想,既然他哥把這女人親自送來醫館,那肯定是心存愧疚,萬一他哥再親自照顧她,日久生情了怎麼辦?

隔着屏風,宮尚角只能看到宮遠徵。他看着宮遠徵變幻莫測的神情,出聲詢問:「怎麼了遠徵弟弟?」

宮遠徵:「沒事兒哥。」想了想又道:「哥,這新娘暫時是不能回女客別院,不如就先讓她留在徵宮吧!」

宮尚角聞言一愣,他沒想到遠徵弟弟會主動開口留下一個女子在徵宮,還是第一次見面的女子。

莫不是一見鍾情?遠徵弟弟確實快成年了。他仔細回想了下鄭南衣的相貌,不得不承認當時她沐浴在霞光里的樣子確實很美,可這鄭南衣是無鋒刺客……

宮遠徵看宮尚角沉默良久,心道哥哥果然對這女子上了心,他絕不允許。

「哥~你就讓她留在徵宮吧。徵宮藥材多,方便她養身子,很快就能養好,養好了就可以送回女客別院了。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她的。」

宮尚角一聽,眉頭皺的越發緊了,遠徵弟弟竟如此喜歡她?

看着自家弟弟懇求的眼神,宮尚角心軟了軟。

罷了罷了,大不了等以後若是這鄭南衣不識好歹,便將她這身武功廢了,軟禁在徵宮裡陪着遠徵弟弟。

……

夜色深沉,隨着侍衛撤去,女客院落一片寂靜。

上官淺跪坐在矮几前,面色少有的凝重,眼神晦暗不明。

「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