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1章 鄭南衣:想pua我,去你丫的狗男人在線免費閱讀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2章 進入宮門在線免費閱讀

「南衣,我想讓你幫我保護一個人。」

寒鴉柒抱着鄭南衣,眉眼間是裝出來的含情脈脈,說出來的話讓鄭南衣心中一緊。

「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哪怕去死。」鄭南衣同樣含情脈脈,宛如墜入愛河,至死不渝的少女。

一番交談後寒鴉柒滿意離去。

鄭南衣自寒鴉柒轉身離去後,神色就變得晦暗不明。

呵!劇情終於要開始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鄭南衣仰着頭閉上雙眼,帶着些許瘋狂的笑意瀰漫至全臉。

她終於終於要進入宮門了。

這一刻,她等了足足七年。

她一定要讓無鋒覆!滅!

十年前。

「爹爹,你真的要將我送去無鋒嗎?」小南衣神色悲傷,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爹爹。

小南衣知道自己不受待見,但她以為她好歹也是他的孩子,那無鋒是什麼地方!進去跟送死有什麼區別!就算能活下來,也是一輩子都見不得光,一輩子戰戰兢兢的活着!

「南衣,你是咱家的女兒,肩負着保護家族的責任,家族供養你許久,你也是時候為家族做出一些貢獻和犧牲了。」

鄭家家主鄭忠義看着自己的女兒依舊不解和悲傷的神情頓了頓,復又說道:「我知你心裏難過,可,可為父也是沒有辦法呀!為父又何嘗忍心將你送去那人間煉獄一樣的地方!只是,只是他們逼着我把你送去,若是我不把你送去,他們就要滅我鄭家滿門,為父,為父也是迫不得已啊!」

鄭忠義看着小南衣難過的模樣。其實他知道這個做法太過於為難這個孩子,可誰讓她的生母只是個無足輕重又不識抬舉的採茶女呢!

想着當初鄭南衣生母因為被迫嫁給他做妾而成日鬱鬱寡歡的樣子他就心生憤怒。

一個採茶女,若不是因為那副容貌,她根本就不可能攀的上他鄭家的門楣。可她卻一副不屑的樣子,成日里給他臉色瞧,生的女兒也是成日里一副冷臉惹人厭惡的樣子,他給她們母女吃喝養着她們,她們還天天給自己臉色瞧!

其實小南衣小時候見到父親是很開心的,可是每每撞見父親對母親動手的樣子,又讓她心生畏懼,時日久了再也笑不出來了。她母親去的也早,她五歲的時候,她母親便一根白綾了結了自己。

小南衣是第一個發現她母親自縊的,她被嚇得呆立在了原地,眼淚止不住的掉。其實她母親因為她是父親的孩子,也是不喜歡她的。

她是個沒有人喜歡的孩子。

鄭南衣靜靜的看着鄭忠義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演繹逼不得已將愛女推進火坑的痛苦老父親,在心裏冷笑。

至於無鋒為什麼願意要她去?

這個鄭忠義雖不待見鄭南衣,但他早就打着要投靠無鋒來保全鄭家,所以當初鄭南衣一生下來便記在了嫡母的名下,當作嫡次女來教養。平日里都是由教養嬤嬤看顧教養,晚上則是回到自己生母那裡。

教養嬤嬤對她只有嚴厲,甚至還偷偷的苛待她,嫡母雖有察覺,但因為討厭她的生母連帶着也對她不喜,每每察覺也都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只當不知道。而她的生母根本不管她。

可即便如此,在外面她卻是最受鄭家寵愛的孩子,何其可笑。

究其原因不過是鄭忠義好面子,再加上早就打着要將她送去無鋒的主意,表面功夫當然要做好。

而無鋒當真不知道鄭忠義的小心思嗎?即便是知道也應當不在意吧。畢竟這種從小到大沒感受過愛的孩子才更容易掌控啊,只需要給他們一點兒愛,他們就會為了抓住那點兒虛假的愛而深陷其中,為無鋒賣力。

沒過兩天,鄭南衣就被無鋒的人趁着夜色朦朧接去了無鋒的地界兒。之後便被一身痞氣邪肆的寒鴉柒選中培養,彼時她才不滿六歲。

六歲,一個其他孩子無憂無慮的在父母懷裡撒嬌的年紀,她卻要在無鋒里苦苦掙扎求生,幾次險些死去。

時間就這樣在鄭南衣苦苦求生中過去,逐漸長大的她也開始顯現出那越發昳麗的容貌。

寒鴉柒手下有兩名極為貌美的無鋒,其中一個就是鄭南衣,若說她是透着一股子鋒利,具有攻擊性的赤薔薇,那麼另一名無鋒就是透着無辜柔弱的小白花。

從回憶里抽出思緒,鄭南衣為自己倒了一盞茶,輕呷一口。

想着寒鴉柒剛剛與自己說的話,鄭南衣冷冷的勾起唇角。她可不是原劇情中的鄭南衣,會被寒鴉柒這個狗男人勾引到愛的不可自拔,甘願為他生為他死。

鄭南衣摩挲着杯壁,任由自己的思緒發散。

她本是現代的一名大二學生,熬夜追劇哭的死去活來,下床上廁所的時候一腳踩空,就這麼來到了讓她哭的死去活來的雲之羽世界,變成了原劇中出場不到一集就下線的戀愛腦貌美女炮灰鄭南衣。

只是她初到此世界時候並沒有之前的記憶,她的記憶是在進入無鋒第三年的一次生死考核之後,才想起來的。

可就算想起來了她也不知道這部劇的大結局,因為她壓根兒就沒看完,只看到了她最喜歡的小狗被宮尚角誤傷的那一段。就是因為那一段哭的太狠了,大腦掉線兒才導致她下床的時候不小心踩空的。

想着前世看的那些同人文,穿越的女主們要麼直接穿成新娘,要麼直接穿成新娘中的刺客,大部分都有系統或者金手指,再不濟也不會像她這樣,挨打挨了十年,臨到頭來還要被狗男人利用着去送死保護別人。

想到這兒的鄭南衣神色愈發冰冷,她不需要成為最終留在宮門的新娘,所以寒鴉柒那個狗東西連宮門各宮主的資料都沒想過給她,這是根本就沒想讓她活着回來,也沒想讓渾元鄭家活着。

可笑她那個爹還以為自己把最「受寵」的女兒送進無鋒就能保鄭家無虞,殊不知在無鋒眼裡他們都是些可有可無、一腳就能踩死的螻蟻罷了。

爹爹啊,你可要祈禱女兒能夠順利留在宮門吶……

這樣,你鄭家才能有一絲存活的希望,只是如果女兒即便進去了,你們還是被滅口的話,那就怪不得女兒了,畢竟女兒已經為你們換來十年苟活了,不過女兒會為你們報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