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2章 進入宮門在線免費閱讀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3章 大戲拉開帷幕在線免費閱讀

鄭南衣早在半年前就喝下了半月之蠅。

寒鴉柒是個城府很深的人,雖然鄭南衣偽裝的很好,但他還是依稀能感覺到鄭南衣並沒有表面上那麼乖順,這樣的無鋒其實對於無鋒來說是很危險的,最好的辦法就是處理掉。但她又生的實在貌美,這種美貌無疑是種殺器,所以寒鴉柒捨不得。最後也不知是他對自己太自信了,還是覺得鄭南衣到底是個女子,又實力低微,一定抵擋不了一個實力比她強的成熟男人的愛意,所以想出了這麼個餿主意,去勾引鄭南衣,想要以此來讓鄭南衣對他死心塌地,甘願為他所用。

鄭南衣雖不知他到底是在發什麼神經,但想到原劇情中的鄭南衣與寒鴉柒的關係,便也順勢而為,假裝自己被他勾引的死去活來。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僅限於摟摟抱抱,因為寒鴉柒早就想着將她送去宮門當炮灰了,自然也不能碰她,讓她到時候連驗身這一關都過不去。

就這樣,他們互相演這勾勾纏纏的戲碼演了三年,這寒鴉柒也是真夠刑的,要知道三年前鄭南衣才十三歲,就是擱在古代也才豆蔻年華而已,也不知道他一個比她大了十五歲,年近三十都能當她爹的老男人怎麼好意思的!真是臭不要臉!呸!

大概是覺得時機成熟了,半年前他哄着鄭南衣喝下了半月之蠅,鄭南衣自此成為了魑魅魍魎中最低階的魑。

混元鄭家一處院落內,正堂的門開着,進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架繪着簡單花紋的屏風,屏風後面有一男一女對坐在矮几兩邊。其中男人穿着束袖黑衣,頭髮不到半寸長,左邊的眉毛中間缺了一塊,似是一道疤痕。坐在他對面的女子則是穿着素色的廣袖襦裙,面若桃李、容貌昳麗,只是此刻佳人正含淚不捨得看着眼前的男人,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這二人正是寒鴉柒和鄭南衣。

「南衣,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對不對?」寒鴉柒故作情深的握住鄭南衣放在茶几上的手。

「嗯,我,會保護好上官淺的。」鄭南衣低頭任由眼淚掉落,在桌面上砸出一片水漬。

寒鴉柒聞言滿意的勾起唇角,只是一瞬間又變回了那個情深不已的樣子,以為自己勝券在握,殊不知鄭南衣連以後把他埋哪兒都想好了。

大抵是難得的良心發現,寒鴉柒撫上她的臉為她擦拭眼淚,聲音輕柔:「到了宮門,除了上官淺,誰都不要相信。」頓了頓,寒鴉柒目光複雜的看向她,又道:「上官淺也不要完全相信,但你要記得你的任務是掩護她。每半個月我們會給你們送解藥。」

「上官淺也吃了半月之蠅嗎?」

「每一個執行任務的無鋒都要吃下半月之蠅。」

鄭南衣微微一笑,笑中似乎帶着些欣慰,大抵是覺得上官淺也要吃半月之蠅,心裏平衡了些。寒鴉柒被她這一笑整的有些怔愣。

「知道了,我會好好完成任務的,不會忘記的。」不會忘記無鋒給我帶來的痛苦的。

「我一定會活着回去見你的。」我一定會和宮門一起親手掀翻整個無鋒的。

寒鴉柒目光複雜,眼神中少見的摻雜着一些幾乎不可見的不忍,這個孩子難道不知道無鋒根本沒打算讓她活着回來嗎?

他看了眼窗外,天際泛起一抹魚肚白,黎明將至。

「我該走了。」

鄭南衣聞言也站了起來,將人送至門口。

「你……保重。」在鄭南衣依依不捨的目光中,寒鴉柒目光複雜的看了她一眼,最終還是走近抱住了鄭南衣,輕吻鄭南衣的頭髮,留下了一句有跟沒有沒什麼兩樣的叮囑後,飛身離開了鄭家。

確定寒鴉柒真的離開了之後,鄭南衣悄悄翻了個白眼,走到院落門口吩咐道:「將裏面收拾乾淨。」

隨後迤迤然離去,回自己院子洗澡去了。

是夜。

舊塵山谷終於迎來了他們的新娘。

一支支載有新娘的花舫飄蕩在水面上,盪開一圈圈的波紋。只聽一聲輕輕的碰撞聲,花舫終於靠岸了。

新娘們紛紛伸出一隻素手,搭在來迎接她們的侍女手上,優雅的探出身子,任由侍女扶着引上岸。

新娘們排成隊依次向前走着,鄭南衣上岸時腳下踉蹌了下,差點兒跌倒,故而走的慢些。正向前走着,卻聽到一聲驚呼。她頓了頓,試探性的掀起蓋頭的一角,向聲音的來處望去,隨之露出驚恐的表情,原來是一群侍衛正拉滿了弓箭對着擠到一處的新娘們。她雖還未走到她們集合的地方,也依然有好幾個侍衛同時用弓箭對着她,彷彿下一秒就要送她們這些初來乍到的新娘去見閻王。

這下誰分的清這是娶親還是給人騙來配陰婚的?

鄭南衣知道有這一遭,但還是有些煩躁,畢竟這趕路的辛苦非個中人所不能體會,鄭家離這兒可是很遠的,她現在只想趕緊睡覺。

心裏還沒腹誹幾句,「你們這是……」

話還沒說完便聽到利箭破空聲,她愣是壓抑着本能不去躲,隨即眼前一黑,應聲而倒。再次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水牢之中。

聽着耳邊傳來的慌亂的嘰嘰喳喳聲,她逐漸露出一個清澈愚蠢的眼神,趴在牢房的柵欄上左看右看,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有沒有人啊?你們把我們關起來做什麼?」

巡邏的侍衛斜睨了鄭南衣一眼,那眼神彷彿在看智障。

聽到身後衣衫摩擦的聲音,她回首看向與自己同處一間牢房的女子,那人長的清冷又透着單薄的柔弱,很美。尤其是那雙眼睛睜開之後又為這氣質增添了幾分脆弱。見她醒了,鄭南衣隨即走向她輕聲開口:「欸,你醒了呀,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