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3章 大戲拉開帷幕在線免費閱讀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4章 瘋批哭包小狗的耍帥現場在線免費閱讀

女子見狀怔愣了一下,看着面前人雖長了一張艷麗的臉,卻眼神澄澈,其中竟是半分懼怕也無,彷彿在自家院兒里一般,到底是心思深沉還是真的傻到什麼都不怕。

「無事,多謝姑娘關心。」聲音清麗婉轉,姿態端的是大家閨秀的優雅端莊。

見她如此說,鄭南衣便又走向了柵欄前,繼續看向外面。

「無事便好,你不要害怕,我剛剛已經檢查過了,我身上沒有傷口,估計他們用的是鈍箭,即如此應當也不會傷害咱們,只是不知道發生了何事,要這樣將咱們帶進來關進這水牢里。」

巡邏的侍衛耳力好,聞言又盯了鄭南衣一眼,心道這女子竟不是個傻的。

「真是煩人的很,趕了這麼久的路,我還想趕緊收拾收拾休息一下呢!這倒好,折騰了一通不說,身上肯定被那些箭射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到現在還隱隱作痛呢!早知如此,就是我爹把我吊起來打一頓我也不來這破地方!」

女子看着鄭南衣憤憤不平的模樣有些驚奇,都說宮門選新娘選的都是優雅端莊的大家閨秀,這女子看起來這般嬌縱,又口無遮攔的模樣,也不知她家中父母是怎麼想的,竟讓她來宮門,真的不怕與其它家族結怨嗎?

「對了,我叫鄭南衣,是渾元鄭家的次女,你叫什麼名字?」

不待女子回答,一道火爆嬌俏的聲音響起:「你們宮家就是這麼對待嫁入山谷的新娘的嗎?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鄭南衣聞聲望去,見又是個漂亮姑娘,內心只嘆這宮門艷福不淺,瞧瞧這一水兒的姑娘們,個個長的都水靈靈的,漂亮的很。

雖然鄭南衣並沒有從寒鴉柒那兒得到太多的資料,但也依稀記得劇情里這個叫囂的最厲害的似乎是宋家四姑娘,記得這麼清楚還是因為當時看劇的時候也在驚嘆這傢伙是真的很囂張。

如今仔細一瞧,這宋四姑娘果然一副不太聰明又脾氣火爆的模樣,一看就是家裡得寵的嬌小姐,她父母將她送來,估計一是為了與宮門聯姻,二也是為了給她尋個能夠庇佑她的地方。

畢竟現在的江湖已經快被無鋒侵吞殆盡,也只有宮門相對來說是最安全的,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小門小派為了保全自身而暗地裡投靠了無鋒的,鄭家就是個例子。

侍衛聞言不疾不徐的走向她,氣勢洶洶。宋四見他向自己走來,更是囂張的叫囂道:「當初下聘的時候說的天花亂墜,結果剛一到這破山谷里就被關到這種又臭又破的地方,簡直荒唐!我爹要是知道的話一定饒不了——」

侍衛當然不會讓她繼續如此囂張的叫囂,宋四話還沒說完就被好一頓嚇唬,嚇得面色發白哆嗦着不敢說話了。

鄭南衣現在給自己立的人設主打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又菜又愛玩兒,智商不穩定的陽光開朗大女孩兒人設。

見宋四被嚇得哆嗦,鄭南衣小聲嘟囔了句真兇,被侍衛瞥了一眼後就趕緊跑到同牢房的女子那兒待着了。

「欸,我說過我的名字了,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可以告訴我嗎?不想的話就算了。」鄭南衣笑眯眯的問。

那漂亮姑娘抬眼怯生生的看了她一眼,聲音婉轉中帶着清冷:「我叫云為衫,是梨溪鎮雲家的女兒。」

果然是云為衫,鄭南衣笑彎了眼睛,「你的名字真好聽!」

「謝謝,你的也是。」

鄭南衣見她這裝作怯生生的模樣覺得分外有趣,正想開口逗弄一下就聽到侍衛的聲音。

「羽公子,你怎麼來了?」

緊接着是一道低沉的聲音:「少主有令,命我將新娘們帶去徵宮,給宮遠徵試藥。」

新娘們聞言都白了臉,有的甚至被嚇得小聲抽泣。

一番交談過後,伴隨着還算輕盈的腳步聲,身披黑色毛絨領貂皮大氅的高大男子走了進來。這男子生的模樣周正十分俊美,看着一副單純好騙的模樣,大抵是有些體虛,面色蒼白,有些病弱美人的意味。

鄭南衣用餘光隱晦的掃了一眼云為衫,果然見她已經做好了楚楚可憐又堅強的姿態,起身走向牢門處。

鄭南衣低頭玩味一笑,抬頭已是一副單純的模樣看向宮子羽。宮子羽跟劇情里一樣只是與云為衫對視了一眼後便徑直走向了上官淺所在的牢房門口,其實也就是她們的對面,安慰道:「別怕,我是來救你們的。」

上官淺聞言依舊是一副楚楚可憐,讓人心生憐惜的模樣,眸中含着霧氣,聲音中帶着顫抖,似是儘力讓自己平靜不至於失禮:「公子,這究竟是發生什麼事了?」

「你們中混入了無鋒刺客。」

眾人嘩然,接着宮子羽與新娘們你一言我一語總算弄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在宮子羽連勸說帶威脅下新娘們接連從牢房中出來,跟着宮子羽和金繁往外走去。

鄭南衣一直在隱晦的觀察云為衫,果然見云為衫半路拐彎失去了蹤影。突然發覺有一道視線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餘光掃過,果然是上官淺那隻黑心狐狸。她抬眼對着上官淺微微一笑,笑得上官淺一愣,勾起唇角回了個嬌嬌怯怯的笑,內心卻在腹誹:這個低階的魑怎麼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她真的是那天自己看到的那個人嗎?

事情的進展一如劇情里的一樣,他們剛準備從密道出去就聽見一道清越的少年音:「宮子羽,你不是送人給我試藥嗎?怎麼帶到這兒來了?」

鄭南衣聞聲抬頭,果然看見高牆上立着一道身披黑色斗篷的身影。月光很亮,再加之周圍宮燈的光,倒是讓人瞧不清背對着月光的少年的面容。

可即便如此,當這道聲音響起時鄭南衣便渾身止不住的興奮起來,她努力剋制着才不至於發抖。

她最喜歡的小狗終於登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