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4章 瘋批哭包小狗的耍帥現場在線免費閱讀

雲之羽:穿成鄭南衣,她只想掀翻第5章 我喜歡宮三先生在線免費閱讀

宮子羽從這道聲音響起時便繃緊了身子,他深知今天這些新娘大抵是走不掉了。

宮子羽聲音冷硬:「我只是奉少主之命行事,不需要向你彙報!」

宮遠徵冷嗤一聲:「你是真的奉少主之命,還是假傳指令你自己心裏清楚。」

話畢,宮遠徵不再與其廢話,直接從高牆上飛身而下沖向宮子羽與新娘。宮子羽見狀臉色一變,嚦聲喊道:「快,快進暗道!」

宮遠徵見此並未慌張,只見他右手一揮,一顆石子飛快的向前射去,砸在了暗道開關上將暗道關閉。

宮子羽此刻內心恨不得將宮遠徵胖揍一頓,完了,這下是真的跑不掉了。

大部分新娘見狀都臉色一變,只有鄭南衣沒什麼反應,但是光線昏暗,別人並不能看出什麼不妥來。

其實鄭南衣何止是沒什麼反應,她甚至有點兒想吐槽。

就這暗道,先不說宮門裡的人肯定知道暗道出口在哪兒,以宮門侍衛的速度,這些堪稱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哪裡能跑的過他們。

到時候直接在暗道出口來個守株待兔,一窩子全都得給逮回來不說,就這暗道里的機關都夠這些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們喝一壺的。到時候還有沒有命從暗道里爬出來都是個未知數。

咋地,你這是逃跑還是篩選新娘啊?將真新娘嘎裡頭,再將真刺客逮回去做新娘?不是宮子羽,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你能不能想想這個方法到底可不可行啊我的好牛牛。

還有金繁,宮子羽沒腦子,你也沒腦子嗎?不對,金繁你小子該不會是跟着別人一起瞞着宮子羽的吧?

鄭南衣的這段記憶太久遠,記不太清了。但她直覺金繁應該是跟着別人一起瞞着可憐的傻牛牛呢!

唉,被蒙在鼓裡的牛牛,突然有點兒惹人憐愛了。

鄭南衣正在神遊,就聽到身邊一聲炸響,一片土黃色的煙霧瀰漫開來,鄭南衣皺眉,用寬大的衣袖遮住唇鼻。

咳咳,這什麼味兒啊,這顏色長的跟屁似的噁心巴拉的!咦~真埋汰!

鄭南衣因為在神遊太過放鬆,反應慢了一拍,等遮住鼻子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鄭南衣反省自己,到了宮門之後是不是有些太過放鬆了,警惕性下降的這麼厲害,還是說演傻大春演的太過入戲了。

另一邊一直在觀察鄭南衣的上官淺更加覺得自己是認錯了人,哪有無鋒這麼蠢的。若是說她是裝的,可人的下意識反應是騙不了人的,她那樣子完全就是神遊在外。若這也是裝的,那她就不可能只是個魑,最低也是魅,無鋒真的會派出兩個魅嗎?

另一邊宮子羽和金繁與宮遠徵纏鬥在一起。看這局勢,二人加在一起似乎都不是宮遠徵的對手。

鄭南衣倚在牆角看着纏鬥在一起的三人,覺得她家小狗就是帥!瞧他那打架還一臉傲嬌的臭屁樣兒,鄭南衣越看越喜歡。

只是看着看着就覺得不對勁兒了,這金繁看着似乎不是小狗的對手,但他總給鄭南衣一種詭異的遊刃有餘感。

果然,下一刻眼見宮子羽要被宮遠徵劈的金繁一個橫刀,連刀鞘都沒出就將二人分別震開來。宮遠徵略微後退幾步,掩下內心的震驚,這個金繁不對勁,這個實力絕對不單單是個綠玉侍。

此刻的鄭南衣內心也是如此想法,雖然她大部分劇情都已經不記得了,但這個算是主角之一的金繁她還是記得的,他果然不簡單。

看着新娘們歪歪扭扭,或倚牆,或跌坐在地上,宮子羽臉色漲紅,氣憤的出聲:「宮遠徵你瘋了嗎!她們可都是待選新娘!你竟然給她們下毒!」

宮遠徵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嘖嘖,果然是最憐香惜玉的羽公子,可她們之中混入了無鋒刺客,為了以防萬一,就該全部處死。」那句全部處死被宮遠徵一字一頓的從口中說出,再加上那帶着笑意的模樣,說不出的蘇感,只是這內容就不怎麼美好了。

「她們中了我的毒,沒有解藥,就等着穿腸爛肚而死吧。」還是那個病嬌的笑,陰冷邪氣。

鄭南衣看的一陣熱血沸騰,剋制不住的顫抖,好在現在其它的新娘也被嚇得哆嗦,鄭南衣低着頭,倒也看不出什麼不對。

鄭南衣覺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個變態,本應讓人感到恐懼的事,她卻因為那隻瘋批小狗興奮到顫抖。

她要得到他。

鄭南衣如是想。

得到他的第一步,留在宮門。

她得好好想想辦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們這群人僵持在原地。牛牛隻能憤怒的瞪着宮遠徵,他拿宮遠徵毫無辦法。

就在僵持不下的時候,一位新娘突然哭着沖了出去,跌跌撞撞的奔向宮子羽,嘴裏還喊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鄭南衣聞聲抬頭,看着那女子一怔,這是……第四個無鋒?

宮子羽一向心軟,尤其是對女子。眼瞧着這新娘即將跌倒,他一把扶住了她,新娘也順勢撲進了他的懷裡。

宮子羽正輕聲安慰,卻不想上一秒還一臉絕望的新娘下一秒便身形詭異的轉到他的身後。在金繁驚恐的眼神中,她一手扼住了宮子羽的喉嚨,一手拿着簪子對準他的脖頸,聲音狠戾:「交出解藥,否則我殺了他!」

宮遠徵見此瞬間嘻笑出聲:「恭喜,魚兒上鉤了。」

果真的是第四個刺客。

那無鋒刺客還在垂死掙扎:「如果不想他死,就交出解藥,放我走!」

宮遠徵聞言嗤笑一聲:「你可以試試,是他先死還是你先死?」

不等刺客反應過來,宮遠徵飛快擲出一枚小石子射中了刺客和宮子羽的膝蓋。

接下來就到了宮喚羽出場,他武功確實比宮子羽他們幾人厲害,很快就將那刺客拿下。

剩餘的新娘則被送往女客院落,喝下解藥後也都歇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