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罪在識人不清,不該救下喬溪,縱容她搶走我的一切。」
說完,在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下,她猛地捅進第二刀!
「第二刀,我有罪,有罪在我不該把我的腎捐給沈妄,讓他從今往後都要帶着我骯髒的器官生活。」
「第三刀,我有罪,有罪在不該把梁西州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不該相伴陪他走過二十年,最後被他活活廢掉雙手。」
「第四刀,我有罪,有罪在我不該愛上秦偉森,更不該妄想嫁給他,與他廝守一生。」
鮮血順着匕首流下,她的臉色已經蒼白如紙,儘管如此,她還是強撐着,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方才在病房裡的錄下的視頻,對準了屏幕。
「秦偉森,梁西州,沈妄,好好看看,這就是,你們最愛的喬溪,她的真實面目。」
「我現在想問問你們,我的罪償完了,那你們欠我的罪,該怎麼還?」
視頻播放出來後,直播間里先是一片寂靜,一分鐘後,立刻掀起軒然**。
無數留言刷爆屏幕!
看到滿屏都在刷着「救於舒桐,快去救於舒桐!」
的時候,她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
救不了她了,她再也無法被救贖了!
這是真相,可是真相來得太遲了。
她血紅了眼,對着屏幕一字一句道:「秦偉森,梁西州,沈妄,你們給我好好聽着……」「我用我的命對天起誓,我於舒桐,此生此生,生生世世,永遠都不會原諒你們!」
「好好記住今天,今後,我要讓你們每日每夜都活在噩夢中,被折磨得痛不欲生,悔斷肝腸!
我要讓你們比我痛苦百倍千倍,才算道歉!」
說完最後一句話,她扔了手機,閉上眼從99樓天台一躍而下。
秦偉森和梁西州還有沈妄,在看完那個視頻後,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而在看到於舒桐近乎絕望的說下那樣一番話後,他們更是如遭雷擊。
烏雲從天邊滾滾而過,三人瘋了一般沖了出去,才剛剛來到天台,眼前一閃而過於舒桐那張蒼白凄美的臉,隨後那個身影重重的砸向地面。
樓下傳來刺耳的尖叫聲。
「有人跳樓了!」
第十一章那種聲音,能吞沒一切的聲音。
渾身骨骼和關節頭顱都破碎的聲音,像是一場驚悚片的配樂,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
秦偉森衝到樓下的時候,醫院的人早就已經趕來,用白布蒙住了她的身體。
鮮血流了一地,將整塊布染得鮮紅。
緊跟隨而來的梁西州和沈妄,站在他的身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三人看着眼前刺目的紅色,臉色一片慘白。
於舒桐死了?
不,不可能!
她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她還沒有把話錯清楚,之前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偉森彷彿失去了理智,他衝到於舒桐面前,擋住了要把她帶走的醫護人員。
「你們幹什麼?
把她給我放下,她還沒有死!」
領頭的醫生一臉沉重。
「陸總,剛剛我們已經檢查過了,江小姐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內臟破裂出血,已經沒有了呼吸,醫學上已經可以認定死亡。」
死亡?
什麼死亡,梁西州和沈妄衝上前來,三人形成一道人牆,帶着強大而又陰冷的氣場,足以震懾住在場所有人。
「不可能!
阿檸不會死,阿綠̶檸不會死的!」
說再多的話也是無用,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於舒桐從十層高的樓頂摔下來,這樣的高度必死無疑。
更何況,她在跳樓以前,決絕的捅了自己那麼多刀。
從登上天台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抱着必死的決心。
於舒桐死了,她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他們面前。
秦偉森沉默的ḺẔ站在原地,目光看着那一灘紅色,心臟像是被人用刀生生剖開,耳邊呼嘯而過的轟鳴聲,讓他什麼也聽不到了。
原來看到自己心愛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是這樣的痛徹心扉。
和知曉喬溪去世時的感受,完全不一樣。
他知道喬溪跳海的消息時,更多的是憤怒,是洶湧而來的恨意。
ɯd可現在,那種心臟被人生生剝離,恍惚中好像失去一切的彷徨,幾乎要了他半條命。
痛,太痛了。
痛得他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帶着千萬根針扎過胸口,那樣的痛不欲生。
阿檸……他究竟對他的阿檸,做了些什麼。
是怎樣的絕望,才會讓她狠狠捅上四刀,然後決絕的從十樓跳下。
她那樣怕碰疼的人,走的時候卻連一滴淚都沒有掉。
腦海中恍惚出現於舒桐的身影,那是她十八歲時候的模樣。
那時候她穿着一條白色的長裙,笑容明艷,站在陽光下,好像這世間所有的美好都只為她一個人存在。
就是那樣美好的人,眼中卻只有他一個人。
第十二章為了他去學鋼琴,為了他去學舞蹈,為了他而拚命努力考上一樣的大學。
就像是他的影子,這麼多年來,她都和他如影隨形。
是習慣了身邊有她的存在吧,所以才會覺得,不管自己怎麼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