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偷偷派人給吳祿送了醫腿的傷葯。
然後坐在窗邊,狀若無意地跟織錦說話。
「要是我順從些,吳祿的日子就好過些,那我做這些,也就值了。」
織錦的臉色瞬間變了。
陸臻還活在我愛上了他的美夢中。
要是知道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吳祿,他會怎麼做?
這十幾天他有多得意,現在就有多憤怒。
被欺瞞和戲耍的憤怒和嫉妒足以沖昏他的頭腦。
我不怕陸臻會對我怎麼樣,征服欲會驅使他,在得到我之前不會殺我。
可吳祿就不一定了。
我在宮中靜靜等待着狂風暴雨,果不其然聽聞陸臻大怒,召吳祿進宮的消息。
可左等右等,卻沒了後續。
我疑惑不解,故作焦急地派宮女去打探消息。
嘴上是怕吳祿出事。
心裏是怕他不死。
我雖不指望一擊必中,但傷他筋骨也是好的。
總不該高高拿起,輕輕放過的啊?
等了一炷香的工夫,打探消息的宮女回來了。
「宣永伯進宮了,似乎給陛下進獻了什麼,陛下就讓他帶吳將軍走了。」
宣永伯。
我扶住桌角,怒氣上涌。
我怎麼會忘了他呢?
當初就是他,給吳祿出謀劃策,秘密投靠陸臻,將陸楷生生害死。
他是吳祿的親舅舅,老奸巨猾,心思深厚。
明明已經告老還鄉,不知怎麼聽到風聲,匆匆趕回來搭救吳祿。
陸臻和吳祿都被我的情網兜住,一時昏頭,還算好操控。
可如今來了個老奸巨猾的旁觀者,事情一下子變得棘手起來。
到了晚上,我終於知道宣永伯進獻了什麼東西。
一套精鐵鑄成的鎖鏈。
也從別人口中知曉了宣永伯的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陛下富有四海,哪個女人不是您的婢妾?」
他這話說得無恥至極,意思是天下女人無論已婚未婚都是皇帝的女人。
為了討陸臻歡心,全然不顧倫理道德。
他獻上鐵鏈後,更是意味深長:「陛下,人已在宮中,以您的英明神武,還馴服不了嗎?」
生生把責任都推給了我,反而把吳祿摘了出去。
我被鐵鏈鎖在宮中,連出門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這老匹夫將我一軍。
我總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
我要想辦法破局。
3被鎖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