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葬愛五年,被極品校花倒貼第3章 再次相遇、互不相識在線免費閱讀

葬愛五年,被極品校花倒貼第4章 鋼鐵直男、意外救美在線免費閱讀

南苑小區,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段,一條線和商業城劃開屬於兩個地段,房價也是天壤之別。

這裡是相對偏僻的地段,但是環境十分的好,四周一望無際的綠化帶,是林小雨生前喜歡的地方。

特別是周圍有很多桂花樹,此時正好開滿桂花,花極芳香。

趙景雲心情十分沉重,落寞地站在小區門口看着熟悉的環境,當年和林小雨第一次來這邊的情景一幕幕湧入腦海。

小區十分老舊沒有所謂的物業,由居委會那群老頭、老太太管理着,每個月交點垃圾清理費。

小區里樓房一棟挨着一棟,不少牆面都脫了一層皮,部分牆上有明顯的霉斑,曾經他和林小雨租住了多年的地方。

當時葉志豪來接他,看他依依不捨、虎目濕潤,葉志豪當場就花重金把那套房子買下來給了趙景雲。

趙景雲七拐八拐來到了樓梯口,一眼望去沒有多大改變,順着樓梯向自己樓層走,301是他家,外面很乾凈。

打開門看着新舊混搭的傢具頗為怪異,沒辦法,他捨不得將和林小雨擁有的一切丟棄。

嶄新的電視機放在一張破舊的柜子上,前面還放了一張老舊四方餐桌。

一張斷了一腳的沙發,地面是水泥的,他也沒鋪地磚,地上還擺放着一個特別顯眼的立式空調。

電視機和空調都是林小雨生前想要買的東西,一直沒捨得買,原本簡陋的屋子如今該有的都有了,可是女主人不在了。

牆上還掛着一張林小雨的照片,微微髮捲的長髮,頸和雙肩白質細嫩,同時呈現出完美的線條,小腹平坦,胸圍、臀圍曲線玲瓏,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笑容,美得不可方物。

揭開沙發上蓋着的布,坐在沙發上從口袋拿出一個小熊鑰匙扣,深情地看着,輕聲喃喃道:「小雨我回家了,你過得還好嗎?」

…………

江南城名府小區,一棟別墅客廳沙發上坐着三個人,蘇靈兒、方小舒和蘇靈兒父親蘇文軒。

蘇文軒從包里拿出一隻小熊鑰匙扣遞給她,挑眉笑道:「我在路上看到覺得靈兒會喜歡就買了。」

蘇靈兒接過小熊鑰匙扣,原本的笑臉突然凝固,她感覺胸口疼了一下,看着小熊好像以前就見過一樣。

蘇靈兒木訥的看着小熊鑰匙扣,撫摸着,嘴巴微微撅起,輕聲問道:「老爸,你知道是誰給我捐的心臟嗎?」

文軒見女兒情緒低落,焦急的詢問道:「靈兒,你怎麼了,捐贈者保密,出於尊重我也沒問,是不是心臟出了問題。」

蘇靈兒靠在了蘇文軒肩膀上,眨着大眼睛,小聲道:「心臟很好,只是我這些年性格和喜好都有很大的轉變。老爸你能幫我打聽一下嗎?我想去祭拜一下,順便看看他家裡有沒有需要幫助,畢竟他給了我一次生命。」

蘇文軒鬆了一口氣,撫摸着蘇靈兒的腦袋溫聲道:「沒問題,說起來是老爸的疏忽,別人救了咱寶貝女兒,一聲謝謝都沒有給人家。」

「你們兩個夠了啊!」

「特別是你蘇靈兒,別老霸佔我老公,你自己去找一個。」方小舒白了父女兩人一眼,喃喃道。

蘇文軒在外是一言九鼎,在家是毫無地位,只能搖頭苦笑不說話。

蘇靈兒拉攏着腦袋,小聲嘀咕道:「我倒是想,可是一個順眼的也沒有碰到過。」

方小舒笑吟吟的盯着蘇靈兒,試探性說道:「那個劉英傑不是挺好的,你們還在一個學校。」

蘇靈兒聞言癟了癟嘴,斜瞥了一眼方小舒,很嫌棄的說道:「別,老媽你別亂點鴛鴦譜,劉英傑我看着都噁心,整個學校都知道他把一個女生肚子搞大了,就把別人踹了。」

蘇文軒聽聞給自己女兒找對象如此不堪,有些不悅了,黑着臉說道:「小舒,靈兒還小你別整這些。」

方小舒眉毛一挑,齜牙道:「沒想到是個斯文敗類,以後不提就是了。」

蘇靈兒「嘿嘿」一笑站起身就往外跑,到門口時回頭道:「老爸、老媽,我現在要去花店,晚上張微約我出去玩,我不回來吃飯了,得晚點回來。」

蘇文軒嘴角上揚,臉上堆滿欣慰,眼眸中閃爍一抹異彩,「靈兒現在如同涅槃重生,以前開朗很多,這才是她這個年紀該有的樣子,真好啊!」

方小舒瞪着蘇文軒,「感慨完了就快去做飯,老娘餓了,半個時辰還不能吃,晚上別上老娘的床!」

蘇文軒身體一怔,雙眼微微一眯,想到自己老婆大姨媽今天應該走了,他已經七天沒有釋放微量元素了,對着方小舒顫顫一笑,起身就往廚房跑去。

看着慌裡慌張跑進廚房的蘇文軒,方小舒翻了翻白眼,喃喃自語:「收拾不了你女兒,老娘就收拾你!」

…………

時間飛速流逝,轉眼間到了晚上10點,江南城流金歲月酒吧。

簡單吃了點東西趙景雲就跟隨着記憶溜達,不知不覺間來到了林小雨曾經工作過的地方。

林小雨以前是一個酒吧駐唱歌手,經常到處跑場,在這裡唱了很長一段時間。

年輕人辛苦工作了一天,這個時間正是夜生活的開始,當然也是部分人工作的開始。

酒吧的空氣中布滿着煙酒的味道,音樂的音量,幾乎開到震耳欲聾。

酒吧**有個巨大地舞池,裏面不少年輕男女,有幾個穿着暴露的女子此時正瘋狂的扭動自己的腰肢和臀部,舉止輕浮浪蕩,藉此勾引着那些猥瑣的男人。

然而,吧台卻坐着一位與眾不同的少女,穿着一套運動服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腳上還穿着一雙小白鞋,扎着一頭馬尾辮,臉上沒有任何的修飾,顯得特別格格不入。

這位少女正是蘇靈兒,晚上被她的同學約到了酒吧,她垂眼,強繃著表情,平靜道:「張微你幹嘛非要來酒吧,吵都吵死了。」

「開始我也不喜歡,後來發現偶爾放鬆一下挺好的。」張微笑着說道,隨後自己要了一杯雞尾酒,「靈兒你喝什麼酒?」

「張微我不會喝酒。」蘇靈兒搖了搖頭,看向正在調製雞尾酒的美女調酒師大聲喊道:「姐姐能給我一杯冰水嗎?」

美女調酒師聞聲看着單純的蘇靈兒彷彿看到了自己以前,也是一塵不染,笑吟吟對着吧台服務員喊道:「給這位妹妹上一個果盤,一杯白開水加冰算在我頭上。」

服務員恭敬的答應,「好的茵茵姐!」

聽到對方要請客,蘇靈兒連忙站起來擺擺手,認真地說,「姐姐你不用破費,我自己有錢。」

昏暗的燈光下,美女調酒師擺動着身體,用極其花里胡哨的手法調配了一杯五彩繽紛的雞尾酒,大聲道:「我知道你有錢,姐姐我可是出了名摳門,難得請一次假你就別推辭了。」

蘇靈兒還是有點難為情,畢竟才第一次見到,「好吧!那下次我請姐姐去外面吃飯,這裡太吵了我不怎麼喜歡。」

「好,就這樣說定了,其實我也不喜歡,只是為了掙錢沒得選擇。」美女調酒師笑着說道。

蘇靈兒和調酒師聊的很投機,此時坐在那裡的張微卻在蘇靈兒要的冰水裡偷偷倒入一包白色粉末。

聊了一會,蘇靈兒得知調酒師叫張茵茵。

怕耽誤張茵茵工作,蘇靈兒就退了回來。

張微見蘇靈兒坐下,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她,挪了挪身子靠近說道:「靈兒你的水到了,我先去上個廁所,馬上回來!」

蘇靈兒輕輕點頭,「好,張微你上完廁所我們回去吧!」

她實在不喜歡這裡,時間也很晚了。

「嗯!」張微笑着點頭答應,一轉身臉就陰沉下來,用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賤人還想回去,晚上你還回的去嗎?」

只見她走到角落裡對一個男人伸出了手:「搞定了,錢拿來!」

男的抓住她的手,猥瑣的笑道:「晚上你也一起?」

張微挑釁的看了一眼男人的褲襠,語氣中帶有嘲諷,「你出的起錢老娘無所謂,跟誰睡不是睡,只是你受得了嗎?不吃藥也就十秒鐘!」

男人氣得掏出一疊大鈔票甩在她手上,氣急敗壞的咆哮道:「趕緊滾蛋,都被玩爛了還拽的二五八萬!」

張微鄙視的看了一眼對方,碎了一口,「呸!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那隻狗舔的那麼開心,一口一個寶貝我愛你!」

張微說完拿起錢轉身就離開了酒吧。

男人惡狠狠地盯着張微離開的背影,愣是無力反駁,昨晚他確實舔的很開心。

殊不知,這一切都被角落喝酒的趙景雲看在了眼裡。

剛才看到張微下藥他不好阻止,畢竟對方二人是認識的,他也沒辦法確認到底是不是髒東西,怕好心辦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