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一想到她可能要徹底失去寧兒了,俞靜姝全身的力氣都彷彿一下子被抽空了,搖搖晃晃的往一邊倒去。

幸虧冬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夫人!夫人你這是怎麼了?」

「……」

俞靜姝張了張嘴,想讓冬伶立刻出城去軍中把將軍叫回來,卻最終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也許只是她想多了……

也許寧兒只是在耍性子……

只不過在這之前寧兒還從來沒有跟他們耍過性子,所以她才會胡思亂想了這麼多……

所以……

還是等她明天去蘇國公府走一趟,當面跟寧兒聊過之後再看要不要告訴將軍吧!

然後她道:「扶我回去。」

「是。」冬伶應罷後,看向桌上那些東西問:「夫人,大小姐讓奴婢拿回來的這些東西怎麼處置?」

「先替她收着,之後等她氣消了再給她送回去。」

「是。」

冬伶應罷差使丫鬟把那些東西送去主院。

因為心裏慌的厲害,俞靜姝走時都沒有顧得上跟楚瑩說上一句話,也自然就沒有看到楚瑩已經整個陰沉下來了的臉色。

而俞靜姝跟冬伶主僕前腳走出楚瑩院門,金枝跟玉葉後腳就自發跪到了楚瑩面前去。

就聽楚瑩冷聲道:「碧玉碧荷那兩個沒用的廢物,竟然讓楚寧那個醜八怪覺察到了她們一直以來都在監視她的一舉一動,本小姐身邊不留沒用的廢物,你們去送她們上路,本小姐要用她們的死來讓祖母、父親,還有兄長們更加厭惡楚寧!」

「是。」

……

當晚,蘇國公府。

楚寧為了回來的第一晚能夠睡個好覺,特意給自己配了個安神效果極佳的浴湯。

但她才剛褪盡衣物坐進浴桶中,就聽見了小白帶着濃濃攻擊性的「嘶嘶」聲。

她尋聲看向屏風外,就見她房裡多了一個人。

還是一個極高極瘦的男人!

雖然對方是背對着屏風的,她還是條件反射的把身體往水裡沉了沉。

因為她房裡的屏風是半透明的。

對方一轉身,就能看清她裸露在水面的地方。

然後她正要張嘴喊人,就聽見對方說:「看來本宮來的不是時候。」

本宮?

這是太子?

他們東辰國的太子這麼不正經的嗎?

竟然大半夜跑來有夫之婦房裡!

楚寧腹誹的同時整個人又往水裡縮了幾寸。

就見太子邁開他的大長腿,走到她床邊去坐下了。

她當場就忍不住道:「太子殿下這般直接坐到臣婦床上不太合適吧?」

「本宮還沒上去,只是坐在床沿而已。」

「!!!」

他難道還想上去!

楚寧更加覺得他不正經了。

又聽見他說:「你跟蘇映楓一沒拜堂,二沒圓房,你在本宮面前自稱臣女即可。」

「就算沒拜堂,沒圓房,臣婦也是他名正言順的夫人!太子殿下您這樣坐在臣婦床上不合適!」

「是床沿。」

「……」

「本宮行事從來不管合不合適。」

「……」

「還是說,你希望本宮坐到位於你對面的軟榻上去把你看光?」

「殿下你可以坐到外面去!」

「本宮身體不好,坐不得硬凳子。」

「……」

楚寧磨了磨牙。

他說話的聲音雖然輕飄飄的,聽着確實有些虛,側臉看去臉色也蒼白的很,但他都能大半夜跑來她這兒了,應該還沒有病到連硬凳子都坐不得的程度啊!

罷了罷了!

他是太子!

他愛坐床沿就坐床沿吧!

反正她上輩子什麼都已經經歷過了,沒有必要跟個還沒出閣的黃花大閨女似的太過注重那些虛的東西!

像是感受到她妥協了,君默又懶懶輕輕的道:「你不是要見本宮嗎?本宮現在來了,你可以開始說你為什麼要見本宮了。」

「殿下何其聰慧,應該已經知道臣婦為何要見您了吧?」

「你想知道本宮為何要借父皇的手往你身邊送廚娘?還想知道本宮為何要為你訓練夜思夜想她們幾個?」

「是。」

「那兩個問題本宮目前不想回答。」

「那殿下今日的來意是?」

「你應該也知道,世人都說本宮活不過二十,但五天前本宮已經過了二十歲生辰,只是以本宮眼下的身體情況,離大限之日也不遠了,而自打你治好了本宮父皇頭疼的毛病後,父皇就時常在本宮耳邊念叨你的醫術不僅在太醫院所有人之上,也比江湖中那些所謂的神醫都要好,所以本宮決意讓你一試。」

「……」

楚寧半信半疑的抿起嘴。

她倒是知道皇上一直想讓她為太子治病。

她其實也挺願意為太子治病的。

畢竟她回楚家後,皇上待她要比楚家人好多了。

可這位太子爺他不願意啊!

前世這位爺死前,她一次都沒有見過他!

明明她三不五時的就要進宮去給皇上請平安脈開藥!

那麼問題來了……

為什麼她重生回來後,他又突然願意了?

太過在意這一點,她無意識的就眯起眼一瞬不瞬的盯住了君默的側臉看。

然後她的注意力就不知不覺的全部放到了君默刀削斧鑿一般,精緻到無可挑剔的側臉上。

太子因為身體不好,不常露面。

但京中第一美男子的稱號卻一直穩穩冠在他頭上,誰也無法撼動。

前世的她滿心滿眼都只有蘇映楓,聽人那樣說的時候還很是不屑,覺得誰也不會有蘇映楓好看。

可是現在她對蘇映楓徹底死了心,卻發現蘇映楓的相貌完全就沒法兒跟太子比。

甚至真要跟人比的話,蘇映楓都還不如她師兄們好看。

也許那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她喜歡蘇映楓的時候,覺得他就是這世上最好看的男子。

如今不喜歡了,才能從事實出發來辯美醜。

突然,君默轉頭朝她這邊看了過來,她連忙又往水裡沉了沉。

所幸她的浴桶很大。

而她準備的浴湯又只到浴桶四分之三的位置。

她現在整個人都快沒進水裡了,君默頂多只能看到她一個腦袋尖。

可事實上,君默並沒有看向她,而是看向了那一直支棱着圓滾滾的小身子沖他擺出攻擊架勢的小白。

然後他就那麼盯着小白不疾不徐的輕聲說道:「你好似想與楚家劃清界限,也想與蘇映楓和離,那你應該會需要一個靠山,而本宮需要一個醫術足夠好的大夫,你做本宮的大夫,本宮做你的靠山,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