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們家族有一個傳女不傳男的奇妙能力,我是在夢裡知道這個能力的。
我能看見人肩膀上的兩盞燈,並以此來判斷這個人的生命旺盛度。
也就是判斷人的生死。
但我只用過一次這個能力一次,而且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一九二六年的夏天,父親走了,我成了孤女。
我兩歲喪母,十三歲喪父。
如今十七,一個人孤苦伶仃地生活了近五年。
還好父親走時給我留下了一個賣殯葬用品的鋪子,加上同是孑然一身劉媽的照拂,雖然免不了受點委屈和欺辱,也到底還是勉強撐到了今天。
兩年前,我發現我有預知死亡的能力。
當然,這個能力沒人知道。
十四歲的最後那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自稱我媽媽的人說,今天以後我就可以預知一些人的生死,這是母家一族的特殊使命。
但我一定要記住,尊重他人命運,切莫干擾,否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我有很多疑惑,比如為什麼我有這個能力,比如懲罰是什麼?
還比如媽媽有沒有想我……但還沒來得及細問更多,我就醒了。
醒來後是我十五歲的生日,這天我突然能看見人肩膀上的兩盞燈,起初我以為自己眼花,後來發現如果哪天看不到這個人肩膀上的兩盞燈,那麼這個人離死就不遠了。
如果只有一盞燈,那他就會意外殞命,這種情況出現在各種人的身上過;如果燈開始越來越暗,那就說明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這種情況在年紀很大的老人身上經常出現。
這是我總結出來的規律,畢竟我那個不靠譜的媽好像啥都說了,又好什麼都沒說。
剛開始我都想竭力挽救他們,好在沒人會在意一個黃毛丫頭的話,後來我就隨他去了。
不然後來我遇到陳商陸,能用什麼來救他呢。
第一次見到陳商陸的那天,我在樹上。
五月的槐花開得正茂,我從劉媽家借來梯子,扶着梯子攀上樹,正準備采一些更加茂盛的槐花晾乾儲存。
你給我站住!
剛上樹,一道尖銳的聲音嚇得我一個沒站穩,差點從梯子上摔下來。
我尋找聲音來的方向,朝着隔壁院子望去,一個身段苗條,盤着頭髮妝容精緻的三十來歲的女人正在指着一個約莫十五六的少年怒罵。
罵完還不解氣,她猙獰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