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可昕魏鈞麟小說》 第5章

《鄭可昕魏鈞麟小說》 第3章

醫生的話如驚雷,震得周圍忽得死寂。下一秒,魏鈞麟忽得猩紅了眼抓住鄭可昕,滿眼森寒質問:「你肚子里懷了哪個野男人的種?!」鄭可昕還沒從震驚回過神,腦海忽得一陣刺痛,那一個月被按在地上折辱的記憶凌遲一般湧來——…《鄭可昕魏鈞麟小說》第5章免費試讀醫生的話如驚雷,震得周圍忽得死寂。下一秒,魏鈞麟忽得猩紅了眼抓住鄭可昕,滿眼森寒質問:「你肚子里懷了哪個野男人的種?!」鄭可昕還沒從震驚回過神,腦海忽得一陣刺痛,那一個月被按在地上折辱的記憶凌遲一般湧來——「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她拚命搖頭,掙扎,卻惹來魏鈞麟更用力的拉扯:「和誰做了你能不知道?還是說人太多了,你自己都記不清了?」手腕劇痛,可記憶里痛苦混亂的畫面令她更痛!「求求你不要問了!」「……救命!救我!」鄭可昕涕淚四流,又哭又求,說不出的狼狽。一旁的醫生看出不對,試探插話:「魏總,鄭小姐情況不對,您有話好好說,不能再刺激她了。」魏鈞麟冷笑,拎起鄭可昕往房間里拖:「故意裝瘋是吧?」「給她打鎮定劑!」很快,藥液被注入鄭可昕的身體,她被迫昏睡過去。夢裡並不安穩,她好像回到苦難開始的前一天——那晚,魏鈞麟喝醉酒,她把人帶到了酒店,抱着隱秘的小心思照顧他,她沒想到自己真的能得償所願。被他壓着,沒入身體的那一刻,她很疼卻滿足笑問:「鈞麟,今晚過後,我們就結婚好不好?我真的好喜歡你!」一夜折騰,她自以為修成正果,可醒來卻已經落到了綁匪手裡。隨後,是暗無天日的折磨。藥效過後,鄭可昕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撐起身,摸過手機一看,是魏奶奶來電。她愣了一瞬,猶豫了片刻還是接起,魏奶奶大概是這個世界上能唯一給她溫柔的人了。劃開接聽——「可昕啊,奶奶聽說你懷孕了,和鈞麟結婚的事你要不還是考慮一下,畢竟你們都有孩子了……」老人欣喜的話怔住鄭可昕。魏奶奶以為孩子是魏鈞麟?她兩個月前確實跟他有過,但……「奶奶——」「鄭可昕,你休想把孽種栽贓到我頭上!」冷酷的話一落音,身後忽然伸出一隻手,一把奪過手機,嘭的扔遠!四目相對,魏鈞麟眼中的殺意刺的鄭可昕一個哆嗦。「不,你聽我解釋,我沒——」話沒說完,卻忽然被對方掐住脖子。男人目光嫌惡無比:「你可真有能耐,一次又一次叫我知道,你還能更噁心!」「……唔」鄭可昕搖頭掙扎,可魏鈞麟眼中的殺意卻越來越濃。她真的沒想再跟他沾上關係。為什麼就不肯信她一次。好難受,她要窒息了。漸漸地,她沒有了掙扎的力氣。其實,這樣死了也好……可這時,魏鈞麟卻忽然甩開她。「咳咳!」她顫顫地趴在床邊,大口呼吸着空氣,頭頂上方傳來冷酷一句:「把她送去郊區,以後不準這人出現我面前髒了我的眼。」「好的,魏總。」韓安妍出現在門口。鄭可昕抬頭看去,魏鈞麟的背影已經看不見。可話卻若如同利刃,一直捅在她的心間。她是髒了。如果能重來,如果知道喜歡他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她再也不會喜歡了。兩個小時後,鄭可昕被送到了郊區的公寓。她渾渾噩噩下車,正要離開,身後忽然傳來韓安妍得意的問話:「那些綁匪怎麼折磨你的?我聽說有鋼針,烙鐵,還有他們骯髒下流的身體。」鄭可昕面色一白,差點摔在地上。內心最不堪的傷疤就這麼再次被韓安妍揭開,她僵硬轉過身,難以置信地看着韓安妍:「你怎麼知道這些?」韓安妍惡毒的表情再也不遮掩,下車朝她靠近,壓低的聲音惡意滿滿——「不僅我知道,鈞麟也知道,雖然是我提議讓他晚交贖金,可他說了,早就厭惡你的驕縱跋扈,現在你懷上孽種,他總算擺脫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