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不過他不信天底下沒有不愛美色的男人。
「大人,不知您看重了哪名女子,隨您挑選。」
鄭微夢低眉順眼的倒着酒。
男子冰冷的話語透過面具傳出,嗓音不似尋常:「本大人若是受用了這些美人,府中夫人會吃醋的。」
王太守這才記起,他還帶了夫人來。
他哈哈笑道:「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常事,您若是喜歡便受用了,就算是待回家做個暖床丫鬟,夫人也不敢說些什麼,選吧。」
王太守當慣了地頭蛇,話里隱約有逼迫的意思。
鄭微夢聽這些話入神,不小心,酒便撒在了男人的身上。
她一愣,可誰想男人卻一把摟過她:「我要她!」
太守哈哈大笑。
男子隔着面紗勾起她的下巴:「既然你用這種手段吸引本大人的注意,本大人就成全你。」
「還不伺候好大人。」
太守立刻叮囑道。
鄭微夢只好陪着男子喝酒,不多時,他好像喝醉了。
太守別有深意囑咐鄭微夢:「喜兒,扶大人回房。」
鄭微夢沒辦法拒絕。
只能扶着男人回房。
「大人,我扶你回房。」
房間內,鄭微夢將男子放在床上,確認他喝醉了,轉身準備趁此機會去府中探查一番。
可沒想到剛轉身,手就被一把拉住。
緊接着,整個人就跌進一個充滿侵略的男人懷抱。
她的身體被兩隻有力的胳膊禁錮住,一旋轉,視線翻天覆地。
姿勢瞬間變成了男上女下。
只見男人在她耳邊說道:「走去哪?」
第六十二章鄭微夢看着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竭力掙扎着。
可男人的力氣,她卻根本掙不開,不管是用力捶打他的胸膛,還是努力推搡,男人都未被撼動分毫。
幽深的雙眸就這樣看着她掙扎。
也不知男人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鄭微夢感覺到了一股幽深的恐懼,身體忍不住顫抖。
「我再問一次,你想逃去哪裡?」
男人不再壓低聲音,陰森的話語好像爬進了鄭微夢的身體。
這熟悉的聲音和感覺,讓鄭微夢掙扎得更厲害了。
魏昊陽低聲笑了,胸腔的震動隨着笑聲傳到鄭微夢身上,簡直讓她渾身發麻。
「夫人,好久不見,我們來點有趣的。」
鄭微夢感覺到修長又泛着冷意的手指在她臉頰上滑動,隔着一層紗,弄得她的面容一陣癢意。
一股熱意從鄭微夢蔓上鄭微夢身體。
怎麼回事?
……她似乎動情了。
鄭微夢迷濛中,想起了宴會上的酒。
來不及多想,魏昊陽將她的面紗扯下來,將她的眼睛蒙住。
鄭微夢眼前一片藍。
魏昊陽這才將面具摘掉,冰冷的唇覆了上去。
鄭微夢沒有了視覺,感官似乎更加靈敏。
男人有些粗糲的手撫摸着她的肌膚,在她的身體上遊離。
包括粗重的呼吸聲。
正當她迷離之際,魏昊陽挺身而入。
一下一下的撞擊,令鄭微夢的思緒支離破碎。
鄭微夢緊緊的攀附着男人的身軀,細長的腿纏在男人精壯的腰間。
一聲聲細碎的嬌啼,溢出唇畔。
餘音繞梁。
翌日,鄭微夢起來時,渾身酸痛。
她驚嚇着抱着被子坐起。
一開始有些恐慌,可很快,關於昨夜的記憶逐漸回籠。
鄭微夢只記得自己昏過去好幾次。
而魏昊陽那該死的禽獸,最後竟又把面具帶上,裝不認識她,逼迫她一聲聲用嬌媚的嗓音喚他『大人』。
她看向身邊的床鋪,只可惜,身邊已經沒了人。
如果不是身上的寒跡,鄭微夢彷彿要懷疑自己是做了一場春夢。
她心中湧起一股情緒,分不清是失落還是慶幸。
而這邊,魏昊陽在太守為他安排的昭君院中,一副食足魘滿的模樣。
雲一謹慎的推門走進,壓低聲音道:「大人,還未找到夫人行蹤。」
魏昊陽隨手一揮:「不必找了。」
雲一愣了一下,抬頭看向他,眼底雖有疑問,卻沒問出口,隨後低頭道:「還有一事,假扮夫人之人,已經確定,是太子派來的人。」
魏昊陽吩咐道:「知道了,派人暗中守着夫人,別被發現。」
他見雲一不明白,便補充一句:「昨夜那女子,便是夫人。」
「是。」
雲一吃驚的領命退下。
魏昊陽來到了假鄭微夢的院子。
一進門,『鄭微夢』便上前幫魏昊陽更衣,一下,便看到了他頸間的一抹紅寒,手一頓。
「夫君,昨夜……」魏昊陽向前走去,坐在桌前,也沒有否認,只說:「我子嗣單薄,母親催促良久,是時候讓你為我誕下孩子了。」
假『鄭微夢』真名為紅秀的女探子眼眸一沉,爽快答應:「好啊。」
說完,紅秀嫵媚的纏上魏昊陽。
可魏昊陽一把拉開的手,淡淡道:「你身體不好,國師上次為你開了葯調理身體,言之在你身體調理好之前,不可以行房。」
「來人。」
話音落下,便有丫鬟端了葯上來。
黑漆漆的葯被端到了紅秀面前。
「你以前都是一飲而盡,喝吧。」
第六十三章魏昊陽語氣淡淡。
紅秀在他的視線下,只能端過葯一飲而盡。
一股噁心感湧上心頭,她忍住自己的髒話,這什麼東西,她從沒喝過這麼噁心的東西!
而另一邊,鄭微夢還未忘記進入太守府的目的,沐浴完,便蒙上面紗出門。
徑直朝高子期推測最有可能藏有重要證據的書閣而去。
她上前,用了一點計謀,將兩個守衛調開,便進了書房。
書房裡,古董字畫擺滿了整個房間。
突然,鄭微夢見到了牆上一副展開的畫,畫上,卻是一名玉體橫陳的貌美女子。
她的目光落在背景上,那背景,讓她十分在意。
待到她正要進一步看時,卻忽然聽見一陣腳步聲。
鄭微夢一震,轉身出門。
誰知,剛關上門,就聽到身後一聲厲聲質問:「你是誰?!
鄭微夢呼吸一窒,僵硬的轉身,便見到來人是王太守。
她連忙福身,捏着嗓子嬌聲道:「請大人恕罪,小女子喜兒,是昨日剛入府的,小女子從未見過如此大的府邸,一時迷了路。」
王太守眯着眼,看向鄭微夢,眼神笑得眯成一條縫:「這可是書房重地,不可擅自闖入。」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卻輕飄飄的,鄭微夢感覺不到怪罪。
王太守伸手去扶鄭微夢,色眯眯的眼神肆意在她身上流連。
就在王太守的手要觸碰到鄭微夢時,一隻手拉住了她的胳膊,輕輕一拉。
鄭微夢就落入了一個男人的懷抱。
下一刻,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語氣霸道:「太守,這是本官的女人。」
鄭微夢偏頭看過去,魏昊陽那張冷峻的面容映入眼帘,她有些錯愕。
魏昊陽低下頭,唇湊到她耳邊,嗓音低沉:「昨夜,感覺如何?」
鄭微夢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夜,一股熱意從脖子升起。
她羞憤難當,想要推開魏昊陽,可卻只能嬌羞捶了捶他的胳膊:「大人討厭。」
太守在一旁看着,笑意加深。
果然沒有男人會拒絕美人,如果拒絕,只是那女子不夠美。
很快,魏昊陽將鄭微夢放開:「本官與太守有事要談,你先回房,等會找你。」
鄭微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