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江塵無語,「昨晚你是不是參加了我的慶功宴?」

李欣想了想,點點頭。

江塵旋即又問道:「那你昨晚是不是喝多了?」

李欣再次點頭。

「你怎麼回來的知道嗎?」

李欣聞言兩眼茫然,開始低頭皺眉試圖回憶昨晚發生的事情。

「別想了,你那時候爛醉,是我辛辛苦苦把你背回來的。」

江塵重新仰躺而下,一大早老是不消停,又是電話又是尖叫的,心臟都感覺慢好幾拍。

「啊!!!」

「你又發什麼神經!」江塵再次被對方的尖叫嚇一大跳,翻身瞪向李欣怒道。

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還有被擾清夢的起床氣!

「那。。。那我的褲子怎麼脫了!」

李欣抓起手邊的枕頭,砸向江塵,「啊!你混蛋!」

「什麼褲子?我昨晚可沒有動你,你別冤枉人!」

江塵不知道是被對方的話還是被枕頭砸的,有些懵。

「你還不承認!你看那是什麼!」

李欣怒道,纖纖玉手一指床腳。

江塵定眼看去,紫色蕾絲邊胖次跟米色包臀裙靜靜的躺在地上,

似乎在訴說著昨晚發生了什麼。

江塵:???

他懵了,滿臉全是疑惑!

「這不可能啊,我昨晚明明記得送你回來後,因為太累躺在邊上,不知不覺睡著了,我什麼都沒做啊!」

江塵看着地上的兩件衣物,眉頭緊皺,神情疑惑不解。

「混蛋!你佔了便宜還不認!」

李欣的話音中已經隱隱帶有哭腔。

她好看的柳眉促起,眼眶中開始彌散霧氣,我見猶憐。

再也不復白日里那御姐風格的淡然成熟。

「你混蛋,混蛋!」

李欣繼續右手拿起枕頭使勁砸江塵這個負心漢,一邊左手抱着被子防止下半身不被走光。

要是掛空擋的白板被看見了。。。。她不敢想像那可怕後果。

江塵一臉疑惑,理虧的他挨打了也不敢凶對方,只好下床躲避,

「冷靜點,冷靜點,容我想想!」

「還有什麼好想的!褲子都脫了你還不認賬,你個混蛋!」

李欣見枕頭砸不到已經下床的江塵,只好將枕頭扔向對方。

江塵看着在隱隱抽泣的李欣居然被自己欺負到哭,

雖然他覺得自己昨晚沒做什麼,可是對於李欣來說他就是做了。

換身處地想想,好像確實有些過分。

要是對方告他可就完犢子了,他可不想剛穿越就在裏面吃上了國家飯。。。。

畢竟酒後的事誰能說的清楚?

現在生米莫名成了熟飯,無奈的他只能先出個緩兵之計,出聲安慰道:

「放心,如果我真的對你做了什麼的話,我會對你負責的。」

我願意給世上每個女孩一個家,這也是負責。

江塵心裏補上一句。

還在做勢欲要抽泣的李欣聞言,淚眼朦朧的抬頭看向江塵,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你怎麼負責?結婚嗎?你想得美!」

江塵:???

「結婚?你才想的美!」

他好不容易人生重開,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一棵樹弔死!

眼見李欣聽到他說的話後又要跟他急、淚眼汪汪,他無奈只好道:

「那你說怎麼樣,我接着行了吧?」

李欣凝眉想了想,

「這樣吧,咱們試着處對象,如果實在合不來只能我提分手!」

總之不能讓江塵就這麼拍拍P股不用負責就行。

江塵撇了撇嘴,算是答應了。

李欣見江塵默認,於是她用手擦去眼角不存在的淚珠,道:

「那我們在一起的話,得要有約束才行!」

「我們約法三章!」

江塵見終於談妥、對方不再發瘋,於是在床尾坐下,微微頷首表示可以。

「第一!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再碰我!」

「第二!你要無條件對我好!」

「第三!第三。。。我還沒想好,後面想好後再說!」

李欣伸出手指細數道,最後一條有些猶豫,

她就大學時談過一次戀愛,這第三屬實不知道提什麼條件。

江塵聽完後皺眉,這是什麼霸王條款!

不過理虧的他也不好多說,也就順着對方的意、隨她去吧。

至於約法三章中不準碰李欣這件事,江塵表示:

我江某人此生跟賭毒不共戴天!

卧室中,兩人無聲沉默。

這一大早的都經歷了什麼事啊!

現在好了,莫名其妙和對方達成管鮑之交。

這點倒是沒什麼,畢竟李欣不論是樣貌還是身材都是極品尤物。

真論起來還是他血賺!

可主要是昨晚他喝多了啊,關於纏綿的記憶他是一點都沒留下,這不等於沒爽到?

血虧!!!

睡了等於白睡不說,還得承擔責任,並且聽李欣的意思是在一起後得遵守約法三章?

意思是兩人相處期間不能睡。。。。

一大早的就碰到這種離譜事!

心中吐槽到這裡,讓江塵不禁扶額。

這次喝多也是他剛穿越過來、存在有心放縱的心思,並沒有約束自己,

下次打死不能喝這麼多了。

他一邊想着一邊打量四周,他這才注意到李欣卧室居然都是粉色。

粉床、粉被、粉窗帘,就連床頭的牆也是粉的,又想到早上對方的手機殼也是粉的。

想不到這個在外御姐風格的李欣,內心中居然住着一個小女孩?

這讓他不禁又開始想昨晚那遺失的記憶,也不知道她那是不是也粉。。。。

咳,江塵覺得不能再繼續想下去,不然他就站不起來了,趕忙轉移注意力。

就在江塵打量着房間,胡思亂想之際,身後傳來沒好氣的聲音道:

「喂,幫我把褲子撿起來給我。」

江塵看了看腳邊的兩件衣物,撿了起來看了蕾絲邊胖次兩眼,

「嘖嘖。。。」

這風格品味。。。不錯!

江塵沒有多說話,簡單丟給李欣後起身往屋外走去。

李欣在江塵的嘖嘖聲中,臉上一抹羞紅快速升起,紅到耳根!

臉頰開始發燙!

天啊!我居然叫江塵撿自己的胖次!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見江塵起身往外面走去,她顧不得臉紅,急忙下意識的問道:

「你幹嘛去!」

「避嫌,難道你想讓我看着你穿褲子?」江塵伴隨着開關門的聲音從卧室外傳來。

李欣張了張嘴,臉頰頓時更燙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成功的耍了江塵、把對方騙的團團轉後,

她就露出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