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遇第1章 準備觀星在線免費閱讀

執遇第2章 初次觀星在線免費閱讀

【雙男主預警!!!不喜請退】

【書中所有專業相關的知識都是我從度娘上搜的!!】

【如有錯誤歡迎指正】

【這個文是我寫了一點又斷開沒寫的,所以可能有些連接不暢,如有bug,歡迎指正】

宇宙中鋪開形成星雲,在星雲的中心將有一團小小的光,新的恆星重生與消亡恆星的殘餘,在這個死亡又重生的宇宙循環中,我們出現了。①

x市的達瓦湖邊,一行人背着行囊緩步走在湖邊,最後在一處空曠處停了下來。

「予執,這裡怎麼樣?」李潯之掃了一眼周圍,扭身問身後低頭玩手機的人。

「嗯。」宋予執頭都不抬一下,繼續看着手機。

「別這麼敷衍嘛。」李潯之笑着埋怨道。

「誒呀,別理他別理他。」謝雲碩玩笑的推了一下宋予執,「前段時間老賀找了個對象,估計這人悶不做聲的emo呢」

誰人都看的出來這是故意轉移話題,但也沒有人說,免得尷尬,自找沒趣。

李潯之也不蠢,就順着謝雲碩的話接下去了。

「予執還沒對象?」

李潯之看向宋予執,他沒有低頭玩手機了,而是靜靜的看着旁邊的達瓦湖。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可在z國最西部的x市,這個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卻還只是剛剛日落。

「嗯」宋予執淡淡的回道

落日的餘暉撒在達瓦湖上,宋予執緩步走到湖邊。整個人被金黃色暖光籠罩着,倒是將平日里的的幾分清冷給沖淡不少。

「看不出來啊,我第一次看見予執的臉,就覺得他肯定談過不少戀愛,畢竟這臉,哪個女孩兒見了不愛。」

「你還別說,這人母胎solo二十多年,我也確實是沒想到。」謝允碩將手搭在李潯之的肩膀上,看着宋予執的背影,發出了老父親般的嘆息,隨後又自我安慰道「都說男人三十一枝花,我們予執還沒有三十呢,還是有希望找到對象的。」

「噗」李潯之不客氣的笑了出來,「說的對。」

「行了行了,別在那說風涼話了,趕緊把帳篷搭起來,等會還要架望遠鏡呢」陸乘風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就你們還沒搭好,你看人家席昱和逸塵,也不知道幫個忙。」

「不用不用,我們本來就是插隊來的,已經很麻煩你們了,怎麼還會能讓你們幫忙呢。」南逸辰抓了抓頭髮,不好意思的說。

南逸辰是N大藝術系的老師,而席昱則是一個畫室的老闆,和南逸辰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這次的活動本來和他們沒什麼關係的。

但是因為南逸辰不知道從哪打聽到這次活動,恰巧又和陸乘風認識,就悄咪咪的去問自己能不能跟着一起來。可等到他們答應之後,南逸辰又莫名慫了起來,最後只能去慫恿自己的好友一起來。

席昱被他整整煩了一個月,才被他強硬的拉了過來。

「是啊,這次真是太感謝你們願意帶着我們兩個拖油瓶。」席昱找了一處相對平坦的地方隨意坐了下來,笑着說「我們兩個美術生跟過來湊熱鬧,說不定到時候還要你們幫我們講解呢。」

「害,這有什麼,你們總比學校那些倒霉學生強,一個知識點講多少遍都沒用。」陸乘風像是回想起了一些糟糕的往事,不止的嘆氣。

南逸辰和席昱都被他的模樣逗笑了。

「那可不一定啊陸老師,我們都遠離課堂多少年了,說不定還比不上那些學生呢。」南逸辰打趣道。

「沒事沒事,我們這還有一個N大的天文學教授呢。」謝允碩接話道「是吧,宋教授。」

宋予執從湖邊走了過來,皺着眉頭嫌棄得看着謝允碩一副你怎麼話那麼多的表情。

「噗」席昱笑了出來

宋予執下意識去找發聲的地方,然後就直直的撞上一雙盛滿笑意的眼睛。

落日前的最後一抹霞光好似撒在裏面,淺棕色的瞳孔里又裝有無限溫柔。

「我是席昱」那人單手撐地,另一隻手舉起朝向宋予執「上車的時候看你在休息,估計沒有聽見我的自我介紹,現在正式認識一下。」

「宋予執。」然後拉住伸過來手,稍微使了點力,那人就順勢站了起來。

「謝謝」

「嗯」宋予執蜷縮起手指,還有那人留下的溫熱。

宋予執又想抽煙了……

陸乘風抬頭看了看天,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就招呼起謝允碩一起搭設備。

「予執,你把你的設備也準備一下吧。」陸乘風喊了聲「你那些東西我可不敢碰啊。」

宋予執朝他揮了揮手,示意等會,不着急。

席昱有些好奇,看了眼宋予執,慢慢挪到謝允碩旁邊,安安靜靜地看他們組裝。

但是謝允碩就不一樣了,他嘴閑不住,席昱也很奇怪他一個快奔三十的人了,怎麼一天天的話這麼密。

「你們可不知道,宋教授的設備我們碰都不敢碰,貴是其一,其二就是他寶貝的不行,上次我就「碰」了一下,他就發了好大火,我愣是請了他一個星期的飯,天天去賠禮道歉,才把它給哄好的」謝允碩擦了擦臉上並不存在的眼淚「可憐我那一個月的工資啊!」

「宋教授這麼凶的嗎?」南逸辰有些不敢相信。

席昱坐在一旁,想了想剛才宋予執拉他起來的樣子,感覺謝允碩的話有待考證。

宋予執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謝允碩身後,對他腦袋就是一巴掌,惹得謝允碩抱頭痛呼,還不忘指責宋予執的暴行。

「看看,看看,暴力,殘忍啊!」

「別說是予執,是我,我都呼你。」陸乘風收拾好的裝備,拍了拍手上的灰,「你管摔叫碰,你也好意思。我要是予執,你請我多少次飯,我都不理你。」

「嗯?」席昱微微瞪大了眼睛,小幅度的轉了下頭,看着正在架望遠鏡的宋予執。

宋予執好似有所感應,放慢了正在組裝工具動作,抬起頭直直對上席昱的眼睛。

「他把鏡片摔裂了。」宋予執又把頭低下去,擺弄着手裡的東西,不甚在意得說道。

「哦——」席昱點點頭,雖然不清楚鏡片到底代表什麼,不過看着陸乘風的表情,就知道不便宜。

……

夜幕降臨,月亮被繁星簇擁着出現,點點星光鋪滿了整個達瓦湖。在湖邊的外灘上,幾盞光亮挨在一起,在廣闊戈壁灘上顯得格外渺小。

現在是晚上十點多,宋予執一行人才剛剛收拾好一切。幾人圍成一個圈,中間還點着一個火堆,正燒着熱水。

「還要一個多小時呢,先吃飯吧。」陸乘風說著就轉頭拎了一個背包,從裏面拿出了幾份小盒的自熱米飯。「大家先將就一下,現在這條件就只能吃這些了。」

「這有什麼」謝雲碩拿了一份辣的自熱米飯,正在弄着調料包「原來和宋教授出去,他就帶了壓縮餅乾,我的天!那滋味…」謝雲碩不堪回想,直搖頭。

宋予執又對着他的頭呼了一巴掌,把一行人都逗笑了。

自熱米飯都被分的差不多了,席昱是最後拿的,是一份辣子雞的。

「唉」席昱在心裏嘆了口氣,認命的打開包裝。他不會吃辣,一碰辣椒就滿臉通紅的。可現在所有人都已經開始煮了,他也不好再換。

「好了好了!」謝雲碩終於等着自熱火鍋蒸汽慢慢散去,迫不及待的就打開蓋子。

「嘶——」謝雲碩被蓋子下的熱蒸汽燙到了手,又連忙放下飯,把手放在耳朵上,「靠,燙死我了!」

「蠢」陸乘風不留情面的嘲諷他「知道的以為你個三十歲的成年人,不知道的只會以為你是個身體發育良好的弱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逸辰笑得最大聲,一旁的李潯之和席昱也在努力忍笑。

「……」看着一群笑趴的人,謝雲碩目光幽怨的看向還算正經的宋予執

「老宋~~~你看他們~~」

宋予執慢慢打開手裡稍微涼了些的飯,掀起眼皮看了眼謝雲碩,又點了點頭。

「你看,我就說老宋還是站在我這邊的。」

「你誤會了 我是贊同乘風的觀點。」

宋予執拿着筷子淺淺將菜與米飯拌勻,嘴角噙着笑的看着謝雲碩。

「……靠」謝雲碩徹底死心了「你們都是一夥的……」說完就拿着飯扭身不看他們了。

席昱看着他們,覺得還是蠻神奇的。畢竟都是在大學任教的,總會給人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沒想到私下和常人沒什麼不同。

席昱打開自己的飯,一股辣椒的味道撲面而來,直接將他嗆得直咳。

咳嗽聲很快就引起了南逸塵的注意,他把頭探了過來

「我去,辣子雞!」南逸塵連忙拿了一瓶水擰開,遞給了席昱「你怎麼不早說,我的給你換啊。」

席昱大口的喝了水,緩了一會,嗓音嘶啞「你的也是辣的……」

「……」南逸塵摸了摸腦袋「太着急就忘了」

「席昱不能吃辣啊?」陸乘風有點擔心「怪我,拿飯的時候沒問清口味。」

「沒事的,剛才只是不小心嗆了一下,我也不是完全不能吃辣,放心吧」席昱沒事的揮揮手,示意大家繼續吃。

眾人聽了也只好作罷,南逸塵皺着眉看着席昱,想說些什麼,結果被席昱的眼神示意,只好將到嘴的話咽下去。

這一切都被一旁的宋予執看在眼裡,看着席昱吃一口飯喝一口水,宋予執默默的將自己背包里一瓶還未開封的水擰開,放到了席昱水的旁邊。

席昱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水沒喝過……」宋予執聲音低沉的說,眼睛看了眼席昱,就移開了。

席昱看着他的動作,挑了下眉,有些好笑「那就……謝謝宋教授的水了。」

……

————————————

①出自影視作品《宇宙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