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遇第5章 回到N市在線免費閱讀

執遇第6章 去上班嘍在線免費閱讀

「各位旅客,列車前方是本站的終點站N市南站,請大家將行李物品準備好……」

晚上八點半,列車準時到站

周遭的聲音漸漸嘈雜起來,席昱感覺有人在推自己。

「席昱,醒醒,到了……」

聲音雖然有些模糊,但席昱還是認出來了,是宋予執,只有他叫自己的名字這麼好聽……

「嗯~」席昱發出一聲氣音。

宋予執的手頓了頓,然後慢慢收了回來,微微攥緊一些,

席昱慢慢睜開眼睛,入目就是宋予執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只是現在感覺臉色不太好,像是在沉思什麼比較重要的事。

「?」

怎麼了?我剛剛做什麼了?什麼事讓宋教授這麼難辦?

「先起來收拾一下,要到站了。」宋予執注意到他睜眼了,就又靠回了自己的座椅上,只是臉色依然凝重。

「嗯,謝謝。」

席昱晃了晃腦袋,看着旁邊還在睡的南逸塵,直接抬手拍拍他的臉「醒醒,到了!!!」

「嘶——阿昱,你下手輕點吧。」南逸塵捂着臉哀怨的看着席昱。

「正常的叫法叫不醒你,只能採取暴力手法。」

「你沒嘗試你怎麼知道。」

「你怎麼知道我沒嘗試?」

「因為我剛才就沒睡着!」南逸塵等着全是借口的席昱。

「……」

隨着人流走出出站口,謝允碩看着眼前熟悉的場景,長舒一口氣。

「還是N市的空氣舒服。」

「別擱着杵着了,趕緊走,擋着後面人的路了?」

「我擋着誰了?」

謝允碩往後看了眼,除了陸乘風沒別人。

「我不是人?」

「旁邊那麼寬,你怎麼不走!」

「因為兩點之間,線段最短,我不想走斜路。」陸乘風繼續懟謝允碩。

「你!」

「好了好了,打的車要到了,快走快走。」李潯之繼續當他的和事佬。

一旁的席昱兩人打的車也到了,因為兩隊人馬並不順路,所以只好在此分開。

「我們走啦,宋教授!」席昱對着宋予執擺擺手。

「嗯,注意安全。」

「好的!」席昱說完就鑽進了車裡,然後降下車窗,「再見,宋予執。」

宋予執微微一怔,還是第一次聽他喊自己的名字……

等他再反應過來時,席昱乘坐的車早已走遠。

「老宋——愣着幹啥,走了!」謝允碩喊道

「來了!」宋予執應到,最後看了一眼車輛離去的方向

「再見,席昱……」

「老宋,你剛才擱哪看啥呢,那麼認真。」謝允碩永遠閑不住他的嘴。

宋予執不想理他,閉眼假寐。

謝允碩見他不回話,也沒再多問,繼續換個話題

「過幾天喊上席昱他們吃個飯吧,好歹這次一起出去了,交個朋友啊!」

「好」

這次宋予執回答的倒是很快

「嘿,不繼續睡了?」謝允碩揶揄的看着他

回應他的還是宋予執的假寐

切,沒意思……

別人看不出來,他們這群跟宋予執玩了十幾年的人還看不出來嗎,這人肯定對席昱有點意思,

對席昱特殊關照的程度,那可太明顯了。

另一邊,南逸辰也是一頓盤問,不過相對於宋予執的沉默,席昱的回答倒是很坦率。

「阿昱,快說快說,是不是看上宋教授了!」

「是啊,宋教授那麼好看又厲害,誰不喜歡。」

「那你是不是要準備追他了?」

「沒啊。」席昱依舊很坦率

「哦……啊?」南逸辰不解

「你不是喜歡嗎,幹嘛不追。」

「我只是喜歡他,準確來說是喜歡他的顏,我要追他,就說明我要和他在一起,要談戀愛,但是現在我還沒喜歡到那程度。」

「再說了,要追也是他追,我席昱什麼時候追過別人?」

「那倒也是」南逸辰點點頭

席昱是gay的事從沒掩飾過,別人問他就說,再加上長的好看,有特色,所以他在這個圈子裡也算是小有名氣,許多男生都慕名而來,然後嘗試追他,雖然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沒辦法,席小少爺眼光太高,從頭到尾也就談過一個,還是很多年前的事,不過那個男的……

南逸辰不再多想,只對着席昱沒頭沒腦的說

「宋教授人挺好的……」

「……」

席昱沉默了一下,然後笑着說「知道了。」

也沒說好與不好,只說知道了……

…………

席昱到家已經快十點了,打開門將背包隨意扔在地上,也不穿鞋,赤腳走到卧室。

脫掉身上的臟衣服丟進牆角的衣簍里,渾身chiluo的走進卧室自帶的浴室里

水流自上而下的淋在身上,席昱感受着水溫由冰涼到溫熱,腦海里閃過這些天的片段,想着星空,想着宋予執,想着……南逸辰說的話。

「好久沒這麼心動過了呢。」席昱喃喃的說,水溫漸漸升高,浴室里瀰漫著水蒸氣,模糊了視線。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的門終於打開了,席昱渾身濕漉漉的,踩着一串濕腳印走到床邊,拿起浴袍套在身上,烏黑的頭髮也還在滴水,順着發尾慢滑到脖子最後消失在被浴袍遮住的幽深之處。

「嗡~」手機振動的聲音,席昱拿起來看,是南逸辰的消息

是逸辰鴨:謝允碩說後天晚上聚餐,還是出去玩的那幾個,你去嗎?

xy:去

是逸辰鴨:OK,那我跟他們說了。

xy:好

席昱回完消息,將手機開了免打擾,扔在了床頭柜上。

然後把頭髮隨意擦了擦,就倒在床上,把被子拉過頭頂,留下一些縫隙之後,開始安心入睡。

這個睡法不知道被南逸辰吐槽的多少次,每次南逸辰都覺得他會悶死在床上,但是席昱堅決不改,反正他覺得這樣睡很舒服……

等在睜眼,就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陽光從窗帘的縫隙里透出來。

席昱緩了緩,然後伸着胳膊去拿手機,打開手機最上面的信息不用看就是南逸辰的,後面跟着幾條廣告,最下面是催席昱開門營業的。

席昱想不通,一個畫廊有啥好催開門的。當初選擇開畫廊,一者是因為本身從事美術,再者就是冷清啊,人少啊,悠閑啊!

席昱又不缺錢,父母給他的資金有不少,再加上自己的畫也不便宜,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小金庫里可是很充裕的。

當初為了逃避父母,打着創業的名號溜出家門,本想着悠悠閑閑,舒舒坦坦的過生活,沒想到居然還要定時定點上班,不上班還有人催……

生活不易,昱昱嘆氣

席昱認命的爬起床,洗漱好後,就「勤勤懇懇」的趕去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