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然而,墨甫就像完全聽不懂般,執意道,「朕就喜歡這塊。」

頓了頓,墨甫看了她一眼又道,「整個褚羽國都是朕的,怎麼?皇后不願相讓?」

顏嫿:「……」

墨甫這話里明顯已經帶了雙重意思。

表面上說的是這塊玉,實際上,他想說的是兵權吧?

顏嫿深吸了口氣,咬牙切齒道,「既然陛下喜歡,陛下拿走便是!」

要不是邊疆還未定,她爹恨不得現在就卸了兵權,誰稀罕似的。

偏偏朝中無人可用,墨甫繼位不久,自己培養的人還擔不了重任,還得她爹去邊疆平亂,他還厚顏無恥的給限定一年時間。

顏家上下都明白,一年後,班師回朝之時,便是將軍卸甲歸田之日。

墨甫是為了讓顏將軍一年後乖乖交出兵權,這才強行立顏嫿為後,用來牽制將軍府。

墨甫對她的回答很滿意,自然的將玉佩收入囊中。

看着顏嫿一臉心痛的樣子,墨甫難得的開口道,「回頭我讓安公公給你取一塊更好的玉來,就當是補償你了。」

顏嫿在心裏狂翻白眼。

狗皇帝狗皇帝狗皇帝!沒有兩塊玉她心裏這口氣都咽不下!

很快,便開始擺膳了。

墨甫看着面前滿滿當當的一大桌,各種山珍海味應有盡有。

「怎傳了如此多的膳食?」墨甫俊朗的眉頭微微皺起,聲音也透着冷意,他最不喜鋪張浪費。

顏嫿理所當然道,「我們兩人吃,自然要多些的。」廢話,不多的話怎麼吃的飽。

墨甫瞟了她一眼,耐着性子解釋道,「宮中膳食雖然不限供給,但我們也不要鋪張浪費,糟蹋糧食。」

顏嫿擺了擺手,「不會,這才一桌而已,我們能吃的完。」

墨甫:「……」

一桌?而已?她認真的嗎?

墨甫半信半疑的動了筷子。

見墨甫動筷,顏嫿開始了她優雅而快速的暴風吸入。

墨甫修長有力的手指怔怔的拿着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桌上的菜一盤一盤的減少。

顏嫿小口微微張着,一個大鮑魚直接塞入那一個小口裡,緊接着就是優雅而極速的咀嚼。

墨甫驚奇的看着那個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那個鮑魚那麼大,有他一個手掌那麼大,她是怎麼做到毫無阻礙的塞進那個小嘴裏的?

好神奇!

顏嫿吃的暢快淋漓,墨甫咽了咽口水,他都看餓了。

不自覺間,墨甫也加快了夾菜的動作。

顏嫿一驚,雙眸微微瞪大。果然是來跟她搶吃的!

筷子翻飛,顏嫿立即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墨甫眼裡浮現一抹笑意。

還是個護食的呢。

據他所知,後宮中女子生怕過於肥胖,一般都不會過量進食。

後宮中也全是官家女子,從小錦衣玉食,對吃食一般也並不那麼饞嘴,像她這樣風捲殘雲般的,倒是少見。

也不知道她吃那麼多,身姿怎的還如此纖細,柔柔弱弱的,那腰肢更是不盈一握,沒有一絲贅肉。

看她這般護食,墨甫不禁生出了逗弄逗弄的興趣。手中的筷子也跟着加快。

一大桌滿滿當當的佳肴在短兵相接間迅速見底,墨甫不知不覺間就吃撐了。

墨甫從小對吃食的要求就是填飽肚子而已,這還是第一次吃的這般飽。

用完膳後,墨甫就去御書房忙了。

墨甫沒有食言,不一會,安公公便送來了一大塊上好的羊脂白玉。

「娘娘,這塊兒羊脂白玉是西域今年新進貢來的,在宮中,可是僅此一塊呢!」

顏嫿愛不釋手的摸着眼前這塊質地細膩的羊脂白玉。

這塊羊脂白玉質地上佳,沒有一絲雜質,是塊極品好玉!

最重要的是,它好大塊,這肯定要值不少錢!

「安公公,勞煩您跑一趟了。」顏嫿將一袋銀子塞入安公公手中。

安公公沒有拒絕,笑呵呵的收下了,「那咱家就不打擾皇后娘娘了。」

安公公退下後,寧妃就來了。

「臣妾見過皇后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寧妃福身見禮。

「平身。」

「謝娘娘。」

「娘娘,近日臣妾母家送了些上好的金絲燕窩,臣妾瞧着這些燕窩品質極好,便想着給姐姐送些過來,還請姐姐不要嫌棄。」

說著,寧妃旁邊的婢女將盒子遞了上來。

顏嫿挑了挑眉,來給她送東西?

「妹妹有心了。來人,賜座。」在顏嫿的眼神示意下,夏竹接過了盒子。

人家給她送來東西,她不收倒也不好。就看她想要幹什麼了。

這後宮之中,人人都是有目的的。或許是示好,或許是有所求。

顏嫿只想在宮中低調的度過這一年,能不樹敵的,她不想多添麻煩。

「姐姐入宮數日,可還習慣?」寧妃入座後,便親切的問道。

寧妃孫寧雪,乃當朝嚴武將軍嫡女,嚴武將軍品階在定國大將軍之下,負責鎮守南邊。

朝堂之上,嚴武將軍和定國將軍常有不和,定國將軍主和,嚴武將軍主戰,因為政見不同,兩人在朝堂之上還時常吵起來。

嚴武將軍手握褚羽國將近百分之二十的兵權,也打過不少勝仗,但他在將士們和百姓中的威望卻遠遠不如定國大將軍。

為著這事,嚴武將軍沒少給定國將軍下絆子,定國將軍不善言辭,在他手裡栽過好幾個跟頭。

即使寧妃在宮裡是出了名的隨和,但顏嫿下意識的就對她喜歡不起來。

也許是因為父輩的原因吧。

對於寧妃的示好,顏嫿淡淡的,沒有過多熱情,「嗯,挺好的。」

寧妃也不在意,接着寬慰她道,「姐姐,太后的脾氣是差了些,但太后的心是好的,姐姐不要與她置氣。」

「往後啊,姐姐每日起早些,在慈寧宮侯着太后,時間長了,太后會喜歡你的。」

顏嫿眉頭一皺,越聽越不對勁。

寧妃表面上是在關心她,但她話里話外的語氣,卻像是這後宮的主人,對新來的妹妹關心叮囑。

而且,太后為難她那都是前天的事了,昨天太后並沒有為難她,今日因為是會親的日子,她不用去給太后請安。

她現在在這表關心,未免有些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