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深夜。

平南侯府徹底安靜了下來,除了幾個負責守夜的家丁、丫鬟,絕大部分人都已經陷入了沉睡。

一道人影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平南侯府,沒身形沒入了城南一座低調的府邸之中。

「典司大人。」阿蘭跪在地上,恭敬道:「公主今日命屬下暗中跟蹤駙馬,似是在懷疑駙馬什麼。」

矜貴的男子如雪山之上終年不化的冰川,風光霽月卻冷酷逼人。

他一掌揮出,阿蘭的身形好似斷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

嘭!

塵土飛揚間,喬煜玉石般的聲音宛若罩上了寒霜:「誰允許你泄露公主的秘密的?」

阿蘭吐出一口鮮血,卻不敢呼痛。

她強忍着疼痛爬起來重新跪好,面上滿是惶恐:「屬下是典司大人的人,自然是要……」

「錯!」男子星眸冷酷:「本典司將你派去保護公主,公主便是你的主人,背主者,當誅!」

阿蘭面色大變:「典司大人饒命!屬下再也不敢了!從今往後,屬下這條命便是公主的!」

星眸定定打量阿蘭良久,須臾,他收回視線,冷冷道:「記住你說的,也將本典司的意思告知那三人。」

「記住,今後公主才是你們的主人,若你們敢背主……小心本典司的手段。」

阿蘭走後,男子光潔的額頭微微凝起:「公主,你究竟想做什麼?」

莫非,駙馬做了叛主之事?

他雖掌控着盛國最厲害的情報機構,卻從來不敢將觸手伸到公主和平南侯府的身上。

因為他害怕。

傳說中的千面修羅,光憑一個名字就能止住孩童啼哭、面見聖上也能面不改色的喬典司,卻也有懼怕之事。

他害怕聽到華貴無雙的伽羅公主的消息。

既怕聽到她過得不好,又怕聽到她過得好。

索性,便讓平南侯府成了他無孔不入的情報網裡唯一的疏漏。

可如今……公主似是與駙馬生了嫌隙。

他承認自己很卑劣,聽到這個消息,再聯想起白日公主對駙馬的態度,他竟抑制不住的開心。

「本典司並非有意破壞公主與駙馬的感情,只是想為公主分憂而已……」

口中呢喃一聲,他招了招手。

很快,就有一道黑影恭敬跪在了他的面前。

「去,盯着駙馬。」

***

鳳驚瀾以為經歷了今日的種種不愉快,夜晚必定會做噩夢,豈料,一夜好眠。

曉柔聽見動靜,端着清水進屋,凈面後扶着鳳驚瀾坐到銅鏡前,纖細的巧手梳弄着精美的髮髻,問道:「公主,今日還去給夫人請安嗎?」

她之所以有此一問,是因為昨日鳳驚瀾的態度很不尋常。

「去。」鳳驚瀾選擇了一件水綠色的長裙。

嫩綠的顏色略顯青春洋溢,卻以金絲做點綴,其上綉着大朵大朵的花團,壓下了輕浮之感。

她是當朝公主,按照規矩本不用和別家的兒媳一樣日日向公婆請安。但前些年她愛慘了沈暮陽,想着替他盡孝,便日日都去見平南侯夫婦。

此舉已經成了一段佳話,人人都誇讚她孝順有禮。

她倒在意這些虛名,只是百姓和那些酸腐儒生已經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