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如果不提這件事還好,蘇輕嫵的火氣瞬間冒了出來。

她抱緊懷裡的人,將自己的臉頰貼在他後背上,彷彿想要用這種方法打消他所有的不安和惶然。

她態度強硬的繼續說道:「我不准你出言污衊他!」

夜玄霆的雙手按在了蘇輕嫵的手腕上。

他原本想要將其拿開,可是聽到蘇輕嫵的話,又停下了動作。

身後女子那令他迷戀的溫度,讓他冰冷的心臟稍安。

夜雲途眸光瞬間凜冽。

眉頭輕蹙,眼神帶着幾分審視的看向蘇輕嫵。

「輕嫵,你居然為他說話,難道你忘了你母親是怎麼死的了嗎?」

蘇輕嫵抬起頭,從夜玄霆背後探出頭,對着夜雲途冷笑了一聲:「不需要你提醒,這麼多年,我一天都不敢忘!」

夜雲途質問道:「既然你沒忘,現在你又再做什麼?和害死你母親的兇手在一起卿卿我我?」

如果蘇輕嫵沒有知道真相,恐怕還真的被夜雲途幾句話給帶偏了思緒。

母親的死是蘇輕嫵這輩子最大的心結。

五歲時,她看着母親慘不忍睹的屍體,那時候她就發誓一定要為母親報仇雪恨。

可是兇手根本不知道是誰,這麼多年都沒有任何線索。

因此當初那個被母親救回來的夜玄霆,就成了她唯一宣洩仇恨的目標。

她曾見過八歲的夜玄霆曾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只為求她原諒。

也見過夜玄霆因為她一句話,隻身闖入深山,渾身是傷的給她帶回來了一張上好的白虎皮……

可是最後,那虎皮被她當著他的面親手燒了……

蘇輕嫵低垂着眸子,睫毛輕輕顫抖了一下。

心臟快疼死了……

「我已經知道真正的兇手是誰了。」

夜雲途的表情有了一瞬間的僵硬。

對於特別了解她的蘇輕嫵來說,這一刻已經確定了這一點。

當年看起來完全沒有參與其中的夜雲途,才是害死她母親的罪魁禍首。

恨意在心中生根發芽,發酵的越來越洶湧。

然而蘇輕嫵卻不動聲色的看着他,「我找到了證據,證明兇手不是夜玄霆,所以我和他在一起,任什麼也無法阻攔!」

「蘇輕嫵!」

夜雲途生氣了。

他第一次表現的如此憤怒,胸口都在輕微起伏。

一直躲在後方看戲的蘇千靈,也對這場面極為意外,她以為蘇輕嫵看到夜雲途以後,就會立刻轉變態度,和夜玄霆鬧起來……

結果卻出乎預料。

蘇輕嫵確實轉變了態度,然而卻並非是對夜玄霆,而是對……夜雲途!

這怎麼可能!

全京城的人都清楚,蘇輕嫵喜歡夜雲途,喜歡的不得了……

小時候她就是夜雲途身邊的跟屁蟲,恬不知恥的追在他身後,夜雲途讓她做什麼,她就聽話的做什麼。

夜雲途雙眸緊盯着蘇輕嫵,說出來的話帶着惱羞成怒:「我沒想到你居然是如此恬不知恥的女人,而且還水性楊花,這麼快就移情別戀!看來你和外面那些人說的一樣,就是故意和野男人鬼混,所以才會失了身……」

夜雲途的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夜玄霆的拳頭動了。

他毫不客氣的一拳頭砸在了夜雲途的臉上,讓他剩下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話,全部都被堵在喉嚨里……

「殿下!」

蘇千靈驚呼了一聲,立刻撲了上去,想要將夜玄霆推開。

然而還沒等她碰到夜玄霆的衣角,就被蘇輕嫵一腳踹翻在地。

頃刻間宮門外亂成一團……

養心殿內。

已經上了些年紀的老皇帝夜楦揉了揉額頭,眯起雙眼看着下方跪成一排的四人。

一對新婚夫婦,另外兩個,一個是皇子,一個是相府家的大小姐。

一旁的皇后臉色冷沉至極,雙眼憤怒的盯着夜玄霆,說話的聲音都因為太過震怒而顫抖着。

她一身的雍容華貴,頭上鳳釵因為她的動作輕輕搖曳。

「皇上,你看看,這成何體統,皇兒他都被打成什麼樣子了?果然玄王就是一介武夫,完全蠻不講理!」

在場跪着的四人之中,夜玄霆只是衣襟有些凌亂的褶皺,拳頭上還沾染了一點兒夜雲途的血。

蘇輕嫵就連髮絲都是整整齊齊的。

然而另外兩個人就沒有他們這樣的好運氣了,夜雲途整張臉鼻青臉腫,差點兒看不出本來面貌,被打的快娘都不認識了……

而蘇千靈也是如此,衣服上到處都是土,臉上還有幾道巴掌印與指痕,不用比較都知道是誰打的。

誰能想到,四位身份不俗的人,居然能夠在淑妃娘娘的偏殿之內就那麼打起來了!

宮人看到的時候魂兒都快被嚇飛了……

蘇輕嫵聽到皇后的話,揚起下巴道:「皇上,輕嫵和玄王自知有錯,然而是三皇子與蘇千靈的錯在先。」

蘇千靈聽到蘇輕嫵這般說,連忙開口辯解:「皇上,皇后娘娘,還請您二位為我和三殿下做主啊,明明就是他們先動的手!」

夜雲途只要一開口,嘴角的傷口就有些疼,讓他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猙獰。

然而此時他心中怒火已經滔天,「父皇,二皇兄他平白無故就在宮裡對我出手,完全無視宮中規矩,這種行為絕對是大逆不道,根本就沒把您放在眼裡!」

夜雲途本就是巧舌如簧之輩,平日里也因為那一張嘴備受皇上恩寵,如今在為自己爭取利益的時候,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這方面,夜玄霆這種不會說,只會做的男人明顯太過吃虧。

上輩子的時候,蘇輕嫵倒是願意看夜玄霆沉默不言,不為自己辯解,最後被懲罰的情況,可是現如今,她不準讓這男人吃一點兒的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