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復仇:月升之時重現光華第9章 暴富之路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復仇:月升之時重現光華第10章 光華初綻在線免費閱讀

宋月重盤點了所有銀行卡,甚至連手機APP里的錢都算了一下。就一個字,窮!這幾年剛參加工作,賺的錢基本上就是交房租和給妹妹生活費,以及自己最基本的衣食住行而已。最近因為搬進了藍雅心家裡,生活才好轉一點。

再看股票走勢,很快就要大漲了。如果這次機會沒有抓住,下一次這種好機會就是三個月後。

宋月重狠下心來,去所有合法的貸款APP里借,終於湊出來20萬。毫不猶豫地,她迅速着手買入時昊家公司的股票。

買入股票的第二天,一覺醒來,賺了1萬。宋月重一邊算錢,一邊嘆息,這樣只能賺到一點小錢。畢竟本金太少了。不如問問藍雅心借點錢。

藍雅心聽說宋月重打算借錢炒股,她驚訝得很,連手中正在擼的貓也不擼了,「你什麼時候開始炒股了呀?股票這種高風險高收益的東西,一不小心可能會傾家蕩產的!」

貓貓抬頭看了藍雅心一眼,又看了宋月重一眼,不滿地「喵」了一聲就搖着身子到地毯上玩毛線團去了。

宋月重早就猜到是這個結果。藍雅心的家裡人在商界打拚多年,她也被熏陶過,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估計風險,如果風險是自己不願意承受的,那就不做這件事情。所以一開始宋月重選擇的是網絡貸款而不是找她借。

宋月重拿出來她整理的詳細數據,足足有二十頁,上面詳細分析了時昊家公司的股票。這手絕活,還是上輩子,專門找時昊的一個干數據分析的下屬要來的資料。雖然當時那個下屬給她的都是過往股票的分析,已經不用保密的那種資料,但是還是費了宋月重好大的勁才要到。再後來,她苦練數據分析,再報班跟着學,一大堆數字和公式,各種各樣的偏差和擬合。簡直要了自己半條命,直到能照葫蘆畫瓢,做出分析表格來。

藍雅心看完表格以後,也開始認真思考炒股的問題了,「我不能投太多錢進去,因為店裡的資金鏈需要保障。不過,我手裡倒是有一些錢,攢着準備明年拿了駕照以後買車的。可以先借給你用用。」

很好,藍雅心攢錢,那可不是一般的攢錢。事實上,她攢的買車的錢已經存了快一千萬了。藍雅心沒打算買特別貴的車,主要是車內的裝飾和音響,也都很貴而已。

後面的幾個月,宋月重瘋狂肝股票。有時候半夜睡着覺,也會突然驚醒,去看一眼股票。終於,要到股票即將大跌的時間節點了。

宋月重果斷拋出,賺了一百多萬。

宋月重請藍雅心去全市最高檔的酒店吃大餐。藍雅心比宋月重更開心,她就像是看見了一株搖錢樹。她看着宋月重像個金子打的人一樣,寶貝得不得了,「小重重,你也太逆天了吧!這麼短的時間就賺了一百多萬!從今天開始,我的錢,你隨便借!」

宋月重卻輕輕搖搖頭,笑着說「以後我們賺的錢,一起分吧。本來你的錢放在銀行里,也會給不少利息。我借走你的錢,就相當於你少了一筆收入。而且,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你功不可沒呀。」

兩人爭執了半天,原本藍雅心只想拿一成的錢,宋月重卻堅持五五分成。藍雅心覺得五五分成不合適,因為自己只是出了資金,主要的工作都是宋月重做的。最終,兩人定下三七分成,藍雅心三成,宋月重七成。

還清了所有網貸以後,宋月重算着錢,心裏美滋滋的。就連最近公司一直加班,她都不生氣。笑死了,太開心了。感覺世界都和平了。

宋月重還給自己買了個大牌包包,是上一世自己買的那個包。淡淡的皮革香氣,精美的壓花,細緻的走線,以及有質感的五金……她想用這個包來提醒自己,無時無刻都要記得復仇,不要沉迷於享樂,一定要讓時昊得到應有的懲罰。同時,她也看上了一款亮晶晶的藍色水桶包。這是皮革和布面拼接成的包,布面上是通透的圓形亮片、天藍色、白色、淡綠色、銀色混合的織線,上面還有個貼標,是這個品牌的標誌。她把這個水桶包郵寄給了妹妹,並且打電話告訴妹妹,「不用擔心錢不夠花了,姐姐努力炒股,賺了很多錢。平時放假就可以背這個包出去玩。」

另一邊,宋月笑收到了這個無比美麗的包。她一直都喜歡漂亮的包包,可是家裏面實在是沒有錢,所以她也很懂事地從來不提這件事。可是姐姐竟然好像能猜透她的心思一樣。她顫抖着手把包包打開又合上,取下防塵袋又小心地套上……最後,她把包包放在被窩裡,抱着睡了一個星期。

最近,宋月重的上司在對接一個生意的談判,打算帶着宋月重和蘇書漪一起去。

這天的生意是在酒局上談的,本來宋月重以為只是吃個飯,結果,對方一直灌酒。而且還是啤酒和白酒混合著喝。不多久,宋月重的上司就開始臉紅,再接着就是耳朵和脖子,整個人都噴着酒氣。他招招手,「宋月重,你過來喝。」然後便去洗手間洗臉。

這時有一個男人湊過來,遞給她一杯酒,宋月重不擅長喝酒,她微笑着擺擺手,「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那個男人瞬間皺起眉頭,「不喝酒?不喝酒怎麼行?你不喝,那咱們今天的單子就簽不了!」

宋月重見實在推脫不了,就硬着頭皮喝了。然後就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她只覺得天旋地轉,酒杯碰撞聲不絕於耳,對方的笑聲也吵鬧難聽。

中途,宋月重去洗手間,她扶着門,在那裡嘔吐。臉色蒼白,滿頭大汗,髮絲也是凌亂的。究竟要她怎樣,才能放過她呢?酒局就是酒文化里的糟粕,人們卻總是引以為樂,用之逼迫別人。

這時,一個身影默默注視着她。回去以後,宋月重依舊被勸酒。她有氣無力地喝了幾口,想拖延一點時間。該死的,對方簡直不把自己當人看。這時,蘇書漪站了起來,「我敬在座的各位一壺酒!」說罷,她在眾人灼灼的目光中,一隻手拎起酒壺,把壺嘴對着嘴巴直接倒。

「哇,姑娘好酒量!」對方有人驚呼了一聲。隨即,眾人開始鼓掌。那個勸宋月重喝酒的男人,此刻眼睛恨不得長在蘇書漪身上。蘇書漪此刻,長長的捲髮用金屬髮夾夾在腦後,兩縷頭髮垂在臉頰上,大大的眼睛下方,卧蠶上是點點細碎的高光。那個男人瞪大了雙眼,沉浸在蘇書漪拎着酒壺,幹了一壺酒的震撼中,全然忘記了要給宋月重灌酒的事。

不久後,酒局就結束了。人們一個接一個地離場。桌面上是整整36瓶啤酒。白酒也放了有5、6瓶。宋月重心中嘆息,「真是瘋狂啊!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誰能喝明白?哪裡是在談生意,簡直是在玩命!」

宋月重一轉身看到了蘇書漪,蘇書漪正在用濕巾擦手。蘇書漪瞥了宋月重一眼,一邊收拾包包一邊說,「你根本喝不了酒,為什麼還非要喝呢?」

宋月重苦笑了一下,「我也沒有辦法的。不喝的話,對方不盡興,不給我們簽單子,回去了領導也要怪我的。」

蘇書漪把一包有着淡淡馨香的濕巾遞給宋月重,「你擦擦手吧。剛剛又和對方那些人握了手。」

宋月重心中訝異,原來蘇書漪這麼嫌棄對方的人啊。可是,剛剛蘇書漪還無比熱情地要敬酒呢!宋月重心中一動,只怕這是蘇書漪在幫自己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