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船兒很小。

小到讓他們四人站在上面都轉不過身來。

而且只要微微一動,小船兒便會左右的晃動,嚇得趙如意一直拽着宋無忌的衣裳,腿都不敢伸直。

一旁的沈躍就投來了鄙夷的目光。

給人當小廝的,膽子卻這麼小,怎麼能當好差?

但一想着宋無忌那萬年不出門的個性,他欲言又止,到底沒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來。

好在那畫舫離岸並不遠,不一會的功夫,他們乘坐的小船便撐到了畫舫旁,然後就有兩三個船工湊了過來,七手八腳地用帶鉤子的竹篙將小船拉了過去。

趙如意也就牽着宋無忌的手上了那艘畫舫。

可她到底還記得自己的身份,上了畫舫後,便趕緊鬆了手,規規矩矩地立在了宋無忌的身後。

微醺的徐瑾之端着一杯酒就從畫舫里走了出來,拉着宋無忌的手,就要把他往船艙裡帶。

「難得出來一趟,還不趕緊來陪哥哥們喝上一杯。」船艙里的眾人瞧見宋無忌也開始起鬨。

趙如意一聽就急了,趕緊攔在了宋無忌的身前道:「不行,不行,世子爺還在吃藥,怎麼能夠喝酒?」

剛才還是一陣歡聲笑語的船艙里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停下了說笑,看了過來。

趙如意頓時就在心裏道了一聲糟糕,真是平日在宋無忌的跟前隨意慣了,卻忘了在主子跟前,只要主子不發話,做奴僕的絕沒有說話的餘地。

大家都肯定覺得自己沒有規矩,也一定讓世子爺覺得很丟臉。

就在趙如意想找個地坑鑽進去的時候,卻聽得宋無忌對她笑道:「在座的人都知道我要吃藥,不用你這麼火急火燎地喊出來。」

說完,他就在趙如意的肩頭拍了拍,然後越過她衝著坐在最上首的那個硃紅色身影行了個大禮並跪拜了下去:「宋無忌見過太子殿下。」

什麼?太子殿下?

趙如意一聽到這,整個人都懵了,可殘存的理智卻讓她趕緊跟着宋無忌一塊跪了下去。

「咱們今日只論長序,不說那些!」坐在上首的太子李仁笑盈盈地站了起來,雙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宋無忌,「前些日子聽徐瑾之說,你已開始出府走動,我開始還不信,今日親眼見到了你,才知道他所言非虛。」

「真是有勞太子殿下記掛了。」宋無忌就拱了手道謝,「實是因為今日是中元節,便想着為亡母點一盞河燈,以寄哀思。」

沒想太子李仁也站在那感嘆道:「沒想到一晃眼姨母已經走了七年了。」

然後就拉着宋無忌同他並肩坐了下來,目光自然就掃到了一直跪在船艙里的趙如意。

「這個小廝瞧着倒有些面生,」李仁就看着趙如意笑道,「不過瞧在你今日衷心護主的份上,也就不與你計較那麼多了,你先行退下吧,去後面的船艙里稍事休息。」

趙如意聽着這話,自是欣喜萬分。

她在磕過頭謝過恩後才發現添福根本沒有跟着一塊進船艙,而是候在艙外,顯然比她更懂得這其中的規矩。

不料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