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謝悠然淡淡地道:「酒不是什麼好東西,以後得讓他戒了。」

雖然渣爹不像王癩子一樣,喝醉了愛打人,但是他愛嘮叨,總愛拉着全家人一起聽他嘮叨他當年考上童生時那段光榮的歷史,還不準人離席,一定要規規矩矩地坐着,恭恭敬敬地聽,而他自己總會說著說著就大哭不止,哀嘆自己的命運,然後咒罵老天爺是如何如何的不公,頗有點孔乙己的味道。每次都是這樣,完全不顧妻女的感受。

謝悠然可不想再聽他廢話,與其沉迷過去怨天怨地,不如好好振作重新再來,她的人生字典里,從來沒有懦弱這兩個字。所以,渣爹這種男人,她是打骨子眼裡都瞧不起的。用她的話來說,壓根兒就不是個男人。

野兔子焯水後,放入油鍋略炒一下,加辣子再翻炒,然後再加鹽和水一起下鍋燒沸。條件實在簡陋,要啥沒啥,擱現代的話,加入醬油、冰糖、蔥、姜等佐料和肉湯,會更加美味。

水燒沸後,謝悠然吩咐二丫將火勢減小,然後蓋上鍋蓋燜燒,又將剩下的兩個番薯煮了。

這番薯可是個好東西,可代主食,且營養豐富,可惜家裡沒地,不然可以大量種植,這玩意兒抗餓。

雖說渣爹為人不齒,平日里少有真心朋友,謝家大房在村裡也多受排擠,被人瞧不起,但楊氏為人心善,倒也有人願意跟她交往。隔壁的二牛和桂花一家,村東頭的西風秀英兩口子,平時對他們也頗多關照。

俗話說你對我好我也對你好,想到早上是二牛叔和桂花嬸挺身而出幫他們說話,謝悠然想了想,便道:「二丫,一會兒兔肉好了,你給二牛叔和桂花嬸他們也送一碗去吧。」

「嗯。」二丫乖巧道。

三丫早已聞到香味跑出來了,巴巴地守在灶台邊,問:「大姐姐,還要多久可以吃啊?」

謝悠然笑着摸了摸她的頭,「一個時辰吧。」

三丫咽了咽口水,「還要這麼久啊?」

「是啊,」謝悠然道,「不燉久點,肉塊會嚼不動的。到時候會崩壞我們三丫的小牙齒哦。」

三丫不好意思地笑了。

一個時辰後,謝悠然打開鍋蓋查看兔肉軟硬情況,開蓋的那一瞬,一股濃郁的香氣撲了出來,所有人都流口水了,就連楊氏都在屋裡坐不住了,她放下給閨女們縫補的破衣裳,撐着後腰出來了。

「真香啊。」楊氏忍不住鼻子用力地吸了吸。

謝悠然夾了一塊兔肉出來,遞到楊氏的嘴邊,道:「娘,你嘗嘗,燉爛了沒有。」

楊氏笑着搖頭,眼神溫柔地看向眼巴巴瞅着她筷子上那塊兔肉的小女兒,「給三丫嘗吧。」

「好啊好啊。」三丫迫不及待地張開嘴。「大姐姐,給我嘗吧。」

「小饞貓。」謝悠然抿了抿唇,兔肉吹了吹,這才放入三丫的口裡。

三丫大口的吃着,嚼着,一雙眼睛興奮得亮晶晶的。

「好吃,太好吃了。大姐姐,可以吃了,肉都燉爛了。」

謝悠然笑了笑,「還得等會兒。」

說著,她將洗好的新鮮菌子也悉數放進了鍋里,然後蓋上了鍋蓋。

一刻鐘後,她吩咐二丫,「不用燒火了。」

二丫忙將灶膛里的柴火撤了出來放入灰堆里滅掉。

謝悠然揭開鍋蓋,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這回連楊氏都忍不住吞咽口水了。

謝悠然找了個完整的沒豁口的陶碗,盛了滿滿一碗兔肉,「娘,我給二牛叔和桂花嬸他們送過去。」

「好。」楊氏毫無疑義,「你二牛叔和桂花嬸子平時沒少照應我們,給他們送碗肉也是應該的。」

「姐,我去吧。」二丫放下燒火棍,用手在衣服上蹭了蹭。

「不用了。」謝悠然道,「你找個小盆,把鍋里剩下的肉都盛出來。」

「哎。」二丫應了,謝悠然端着那碗冒尖的肉從小門走了出去。

循着原主的記憶,她來到了隔壁二牛叔家。

來開門的是張桂花。

「大丫?」她詫異地道,「你怎麼來了?可是那王癩子又來找你們麻煩了?」

「沒有沒有。」謝悠然忙道,「是我今天在後山碰到了韓獵戶,他給了我一隻兔子,我給它燉了,我娘讓我送一碗來給你們嘗嘗鮮。」

「哎喲,這可使不得。」桂花忙道,「你們家日子困難,好不容易有點肉吃,幹嘛還給我們送過來?你快端回去,心意嬸子領了。」

謝悠然笑眯眯地道:「嬸子,我送都送來了,你就收下吧,再說我家裡還有呢。」

桂花看着那碗冒尖香氣撲鼻的兔肉,也確實被勾起了饞蟲,他們不是獵戶,野味這東西,一年到頭也很難嘗到。可無功不受祿,她前兩天才不過給他們家送了點東西,早上也不過才替她們說了幾句話,這會子大丫就送了這麼大碗肉來,她着實有點不好意思受。

正推辭間,聞到香味的大剛跑了出來,嗅着鼻子道,「什麼東西這麼香啊?」

一眼看到謝悠然手裡端着的兔肉,眼睛一亮,道:「娘,我要吃肉。」

桂花看了看眼巴巴瞅着那肉饞得要流口水的兒子,又看了看謝悠然亮晶晶的眼睛,嘆了口氣,對兒子叱道:「還不謝謝你大丫姐姐?」

大剛也是個精的,聞言趕緊笑嘻嘻地對謝悠然道:「謝謝大丫姐姐,大丫姐姐對大剛最好了。」

謝悠然摸了摸他的頭,「乖。」

桂花有點不好意地對她道:「大丫,回去代我謝過你娘。」

謝悠然笑笑,「嬸子客氣了。」

「來來來,快進來坐會兒。」桂花熱情地招呼着。

「不了,」謝悠然道,「我得回去了,家裡還等着我吃飯呢。」

「你們還沒吃?」桂花忙道,「那你趕緊回去,別耽誤了吃飯。」

「哎。」

謝悠然送完肉,回到謝家後院,二丫三丫早已把野兔肉端上了桌,也拿了碗筷,分好番薯,和楊氏一起坐在桌旁等她。儘管都餓得不行,一個個都眼巴巴地瞅着那肉,肚子都在咕咕地叫,但誰也沒有先動筷子。

看到她進屋,三丫開心地歡呼:「大姐姐回來了,我們可以吃飯啰。」

謝悠然很感動,鼻子有點酸酸的,她還以為她們早就開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