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九零:做富貴鹹魚第9章 朝萬元戶邁進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九零:做富貴鹹魚第10章 危險的野豬在線免費閱讀

「什麼意思?」賈大申感覺很不好,被追捧慣了人家說句實話也覺得是羞辱。

「我說,以前就當我瞎了眼真心錯付連累全家做冤大頭,如今我已悔過,以後你不要再踏進我們家家門了,更別想指揮我們家的人幹活了。」林靜說得斬釘截鐵,說到做到!

賈大申錯愕的瞪大了眼,瞪着張翠英質問道:「你,你就任由你家孩子這般和長輩說話?」

張翠英卻心裏歡喜,兒子不賭,女兒拎得清不就是她心裏所期待的嗎?

「你疼你家閨女,縱得她讀書不幹活,我就不能疼自己閨女不給白眼狼家干冤枉活?」好歹做過幾年村長媳婦,張翠英的性格可不是泥捏的。

「楊家的,我們全家都不歡迎你,這門以後你就不要進來了。」

村裡人一般不到晚上大門都是敞開的,村裡人差不多想進吆喝一聲就成,但對於的楊家人,張翠英老早就看不慣了,趕人都不隔夜。

林家這幾天辦喪事,楊家既不想隨份子也不想來幫忙,好不容易憋到今天才來,原本想的是過來說一句林靜就會把自家柴火主動搬過來的,今天卻沒想到這麼沒臉,氣哄哄的走了。

走到外面還不忘用力的甩了一下院門。

等賈大申走了,劉慧忍不住先開口,「當家的,早上那麼多菜,你們都賣了?」

林雲得意道:「都賣了。」

「賣了多少錢啊?」張翠英也按捺不住心裏的好奇,家裡以前也去鎮上趕過集,但從沒弄這麼多菜,也沒賣這麼晚過。

兩兄妹路上已經商量好說詞,林雲道:「賣得可多了,賣了二十八塊錢。」

「這麼多?」張翠英粗粗算了一下,「那這一天你們兩可不就賺了二十塊錢?」

林雲既難受心裏的驕傲必須壓抑着,又心虛賺兩百多在他媽面前變成了二十,只是含糊道:「晚點再說,我吃了飯等會還要去收菜呢。」

「好。」一天二十一個月怎麼也得有五百啊,張翠英兩隻眼睛都要放光了,別說村裡就是城裡也沒誰一個月賺五百的,「我們快點吃,等會媽跟你一起去收菜。」

「不用。」林雲掏出二十塊錢放桌上,心疼啊,妹妹說他真正戒賭錢,身上一分錢都不該留,這二十塊錢就在他這走個過場,嗚嗚嗚。

「昨日跟村裡借拖拉機打的欠條,媽你先去村長那交五天錢打個條子確保這幾天拖拉機都給我們家使。」林雲解釋完又道:「做生意前面都是要投錢的,等過幾天有結餘了再給媽收着。」

張翠英臉上頓時笑開了花,「那成,我現在就去你二叔家。」

林家村大部分的人都姓林,沾親帶故差不多都有點親戚關係,林雲他爺爺以前在村裡很有威望,他爸爸活着的時候他爸爸是村長,他爸爸死後村裡人選了他二叔做村長,不然也不可能憑刷臉就把拖拉機借來。

至於收菜的事情,林靜讓林雲帶着林敏和林銳一起去,這樣以後等他們放學了就能幫家裡收菜,免得兄妹倆回來太晚再收菜天都黑了。

林雲道:「不用那麼麻煩,今天跟村裡人都說好,以後有菜都送來,我們家給錢就成了。」

第一次沒準信他也就抱着試試的心態,試成功了自然要放開膀子干。

林靜……只要不賭,她大哥真的是個人才,她還準備晚幾天再這麼干呢。

論刷臉的本事,林雲絕對是林家村第一人,沒多久就陸續有人送來了蔬菜、乾菜、腊味,還有人送來兩隻野兔子和幾條魚。

林靜帶着弟弟妹妹一陣收拾。

而林雲自己回來的時候則帶來一包貂皮,「妹,你不是說要收皮毛嗎?哥我今天先收這麼多你先收着,看夠不夠。」

林靜粗粗打量了一番,道:「不夠。」

林雲反而驚喜,不夠就說明妹妹做的生意夠大,雖說妹妹的轉變有那麼點不適應,但經過今天一天的賺錢,他本能的相信妹妹,「不夠你放心,我已經讓兄弟跟周邊幾個村都打招呼了,要是聽說我們家收皮毛,到時候肯定會有人送來的。」

「真的?」林靜還真沒想到皮草這麼好收,怕林雲爛賭她一分錢都沒給,這些東西都是刷臉來的。

想想上輩子家裡能湊出一萬塊錢賠款,說明她爺爺、她爸爸還有她哥哥攢下的臉面確實也值點錢,不然就村裡年戶均收入不到兩百的狀況,怎麼都湊不出一萬塊錢。

「當然是真的。」林雲解釋道:「以前這附近隔年就會有人來收皮毛,今個兒都快四年沒人來收了,再不出手那東西就要爛在手裡,我們願意收,他們自然願意送。」

這方面林靜並不那麼懂行情,會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她記得不久之後會有個大機遇,她想要抓住這個機遇,沒想到她大哥這麼能幹,若把握不住這次機會都對不起這次重生。

連着幾天,林靜兄妹先去市裡賣菜,有了野味、腊味之後每天賺的錢也多了起來,光是賣菜每天差不多都有兩百多的進賬。

不過黛藍的貼紙在路上幾個鎮都賣了一圈之後不怎麼賣得動了,林靜進別的孩子的新奇玩具和貼紙回鎮上賣了。

七天的時間兄妹兩光是賣菜就賺了一千多塊錢,賣小東西的時間短但是利潤更大,幾天時間竟然賺了兩千多塊錢。

林雲每天數錢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萬元戶,萬元戶,這才幾天的時間萬元戶的道路已經走了三分之一,簡直就跟做夢一樣。

「妹,我們不賣黛藍的周邊就不能賣點別的嗎?我們最賺錢的就是貼紙?」林雲自己也瞧見了,不少人跟着他們一樣在鎮上賣貼紙和海報,價錢還更便宜,他們再做這生意賺的可不就少了?

林靜道:「少就少點,總比沒命的好。」

林雲一怔,「不就賣點貼紙嗎?怎麼還要拚命不成?」

林靜憑着前世的記憶解釋道:「賣點貼紙是沒多大的事情,只是我記得這時候有一夥無業流氓就是這時候在道上打劫了不少人,其中一個人有背景過了幾年才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