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沈爍氣得腦袋發懵,還好他還算有理智,沒有當場發飆,早已手足無措,卻仍然要強自鎮定。

無論是宮家還是齊家他都惹不起,誠如宮明月所說,他在他們眼中就是只微不足道的螻蟻,要捏死他動動嘴皮子就可以。

沈爍深吸口氣,竭力壓下怒氣看着盛嘉寧,微垂着頭姿態放的極低:「是我對不起你,嘉寧,看在兒子的份上請你原諒我一次好…..」

孩子已換,目的達成一半,盛嘉寧不耐煩和他啰嗦,打斷道:「離婚,兒子歸我,沈家洋房和五十根金條是補償。」

沈爍有多少財產她一清二楚,除了紡織廠,沈爍窮得只剩洋房和一些現鈔。

通貨膨脹嚴重導致現鈔購買力差,市面上基本上見不到一百元以下的商品,只有黃金最保值也是最好出手的貨幣。

黃金的價格不斷走高。

這些東西她看不上,但她就是要刁難沈爍。

房子用不着可以給國家免費使用,日後能收回來。

絕不便宜沈爍和方雪兒,正好讓他們看看五十年後這棟房子值多少錢,嘔死他們。

「我不離婚,我們的孩子還小,嘉寧你怎麼忍心讓他剛出生就沒有父親。」

沈爍不想離婚,並不是捨不得盛嘉寧,而是捨不得她的財富。

當初盛家走的時候,盛嘉寧為了孩子能在父母身邊長大拒絕跟盛家遠渡重洋。

現在他也不確定盛嘉寧會不會為了孩子原諒他,手指不由自主地收緊,內心忐忑不安,神經緊繃,但他沒有和她叫板的資格。

即使沒有齊家和宮家,盛嘉寧憑一己之力也能讓他變得一無所有。

盛嘉寧淡淡揚眉,做思考狀:「沒有父親,這個主意不錯,一了百了,多謝提醒。」

宮明月活動活動手腕,陰惻惻地笑笑:「讓一個人死的悄無聲息不是難事,沈爍你要不要試試?」

沈爍被盛嘉寧和宮明月銳利的眼神看得心口猛跳,痛苦的說道:「嘉寧你是個善良的女人。」

盛嘉寧美眸如劍:「怎麼,我善良就活該被你欺負?沈爍,你是不是忘了我的手段。」

沈爍語塞。

「嘉寧你知道的,我根本沒那麼多錢。」

好漢不吃眼前虧,無法挽回這段婚姻,沈爍心中立即有了考量,開始示弱哭窮,雖然他在盛嘉寧眼裡確實是個窮人。

「沈爍,不要挑戰我的耐心,要麼按照我說的做,要麼你死,你死了最好,也不用離婚,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盛嘉寧語調緩慢,字字句句皆是威脅。

沈爍心臟狂跳,氣得渾身發抖,這個女人就是條毒蛇。

如今國家在收購金銀,黃金價格高,給盛嘉寧房子和五十根金條,他手裡就只剩紡織廠和不到一千萬的現鈔。

那點錢能做什麼。

轉念一想,紡織廠每年能為他帶來不斐的收入,再者說,現在很多人套現出國,房子的價格大打折扣,他手裡的錢可以買個小院子。

當初聯合盛家姐妹設計盛嘉寧,和她結婚的目的就是想靠盛家提攜做出一番成績,讓沈萬山對他刮目相看。

結果,剛結婚盛家舉家移民,緊接着沈家也走了,讓他一點準備都沒有。

結婚一場什麼好處都沒撈到,反倒在盛嘉寧身上花了不少錢,離婚還被她颳了一層皮。

偷雞不成蝕把米,沈爍胸口氣血翻湧,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昨晚他就不該讓盛嘉寧活着到醫院。

沈爍悔得腸子都青了,恨不得時光倒回,直接殺了盛嘉寧。

近墨者黑,盛嘉寧和宮明月是同類人,觸及底線絕對做得出殺人越貨的事,他賭不起。

沈爍注視着盛嘉寧,不死心的問:「夫妻一場,你真要做那麼絕?」

盛嘉寧紅唇微啟:「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限你今天就把事情辦好。」

沈爍深知盛嘉寧說一不二的性子,一咬牙同意了:「好,我答應你。」

三分之一的家產沒了,沈爍腦子都快氣糊塗了,卻沒忘記他和方雪兒的孩子,抱起孩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盛嘉寧嘲諷地扯了扯唇。

「嘉寧,你怎麼不把紡織廠也要過來,讓他凈身出戶?」宮明月覺得這樣放過畜生實在太便宜他。

盛嘉寧輕笑:「不急,貓抓老鼠的遊戲剛開始,一下就玩死了多沒意思。

沈爍除了工廠一無所有,以他的頭腦這個工廠能經營幾年還說不一定。

他和方雪兒都是把錢財放在第一位的人,因為方雪兒荷包大出血,而方雪兒付出了這麼多沒能達到預期效果,你覺得他們情比金堅的愛情能堅持多久?

我還想看看他們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呢,一年兩年,還是十年二十年。」

沈爍志高才疏,對經營管理以及人脈處理能力差強人意,前世靠她幫他周旋,紡織廠經營的有聲有色,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也不為過,到五四年轉為公私合營,他還能做個副廠長。

這次沒有她的幫助恐怕一年都熬不過去。

沈爍不過是秋後的螞蚱,成不了氣候。

留着他和方雪兒,將來給他們致命一擊。

前世的仇人太多了,她要儘快報仇帶兒子去香江。

宮明月雖不甘心就這樣放過狗男女,但尊重好友的做法,點頭道:「我派人盯着沈爍,有什麼風吹草動我跟你說。」

「謝謝你明月。」盛嘉寧向她道謝。

有錢好辦事,她自己也可以找人盯着沈爍,但來自好友的關懷她收下。

「咱倆是什麼關係啊,別跟我客氣。以後有什麼打算?」

和盛家關係較好的各大世家相繼去了國外,如今也就只剩下齊家和宮家沒走,宮明月知道盛嘉寧不會在內地久待。

「去香江定居。」

盛嘉寧低頭,用臉頰輕輕碰了碰嬰兒稚嫩的小臉。

上輩子沈爍捨不得紡織廠,能走也不願意放棄工廠,過不了幾年好日子就到頭了。

有她的私產打點,一開始日子還過的不錯,後來時局變動,還不是該咋地咋地,過的凄凄慘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