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細胞:混亂的王國:成王之路有罪的大道(混亂)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細胞:混亂的王國:成王之路有罪的大道(日記)在線免費閱讀

「前進不止有攀登,往下看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收穫。」

——牢房外

(有罪的大道)

名為璃茉的暗紫色花鋪滿各地一眼望不到邊,在花叢的**一條由紫色泥土組成的大道看不到盡頭。

花香佔滿了空氣,既不濃烈也不誇張,那淡淡的幽香讓人心曠神怡。只是監獄裏那股奇怪的味道在離開後依在。

還來不及欣賞花海,剛跨出大門的隕又是一陣頭痛。

待頭痛停止,隕回過神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村莊。

(怎麼回事?)

隕疑惑的四處觀望,這就只是一座普通的村莊。

晨光灑過村莊各地,庄中小溪涓涓細流。婦女們有的在河邊搗衣,有的在廚房炊事;男人們有的在田地揮舞鋤頭,有的在街上叫賣;孩童們有的在學習知識,有的在陽光下嬉戲。

隕喊了喊從他身旁跑過的小孩。

(——沒有回應)

隕又喊了喊路過的村民,可都是一樣的結果,壓根沒人理他也沒人注意到他。

隕還想在試探村民。一聲碰撞聲打斷了他。

(隕朝碰撞聲的源頭看去)

村子裏一小屋的大門正被不斷的撞擊。

(隕皺着眉頭,凝視着大門)

幾秒後,一隻與牢房怪物幾乎一樣的怪物撞撞開大門,沖了出來。

村民們驚恐萬分,一下子亂了陣腳。恐懼的向四周逃竄,可這根本就是免費自助餐。

隕朝怪物沖跑的方向看去。

一個孩童正恐懼的低頭蹲着。而周圍沒有任何大人。

隕第一反應沖向怪物。

就在怪物的骨爪逼近小孩時,「淚」已經出現在了怪物的心臟前。

隕一使勁,「淚」刺進了怪物的身體。可並未像預想中那樣怪物會瞬間死亡。

「淚」連同隕的右臂直接穿過了怪物的身體,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重心失衡,隕重重摔倒在地)

隕瞪大了雙眼,回頭看了一眼瘋狂的怪物和正被怪物撲倒的小女孩。

(什麼?!!!)

隕一眨眼,又回到了監獄門口。

隕站在原地,還在回想剛剛的經歷。他下意識看了一眼彼列。

(彼列就安安靜靜地坐在隕腳邊)

對於隕已然是陌生人的彼列,隕並不打算將剛剛發生的事告知她。說了句沒事就準備向大道走。

彼列突然站起抓住隕的手腕。

「那個怪物將疫病帶進了村莊,村莊早就被毀掉了。」

隕回頭難以置信地看向彼列。

「難道你也看到了?」

「嗯哼,顯而易見」

隕不再掩飾,將剛剛發生的和牢房聽見的全盤托出。

「不知道多久前,有人操控了時間。儘管只是簡單的修改,可依然造成了時間混亂」

「混亂?」

「其實混亂也就會導致有些人會進入精神世界,看到一些不屬於該時間的畫面。那些畫面,可能是過去,也可能是未來」

「而混亂的觸發也是完全混亂的,可能一到哪個地方就會突然看到這個地方的畫面,或做了什麼事,觸碰了什麼東西。也會看到相應的畫面。」

經過短暫的思考,隕大概懂了彼列的語義。

(也就是說,我每到一個新地方,就會開始頭痛,便會看到這個地方將發生或曾發生的事)

…………

也不知道隕想到了什麼。一臉正經的莫名其妙地開始摸彼列的小手。

(除了軟軟滑滑的觸感什麼都沒有)

弄得彼列臉都紅了,又痒痒又不敢反抗。害得她愣在原地任他摸。

彼列沒有縮回手只是害羞地問

「你…你…你在幹什麼?」

都摸了半天了,隕才發現自己在做什麼。尷尬地說了幾句沒什麼就匆匆放手走開了。

(隕在離彼列幾米的地方停下了)

彼列疑惑地走上前,扯了扯他囚服的衣角。

「怎麼了?」

彼列都來不及反應,隕突然轉身把彼列抱進了懷裡又立刻將她推開。

彼列一瞬間從疑惑到開心又到無語。

被隕這麼一推彼列站不住腳,失衡摔在隕面前。

彼列有些惱怒地沖隕喊了喊

「幹嘛呀!怎麼了呀!突然就…」

彼列的話到一半還沒說完就被隕的眼神打斷了。

此時,隕一臉茫然地發散雙眼,迷離地看着彼列。

彼列被這奇怪的眼神真真切切地嚇到了,連忙撐地向後躲了躲。

(而在隕的眼中)

黑壓壓的天空,烏雲包裹着大地。時不時數道雷電降臨帶來那一瞬間的白光。全身已血肉模糊的隕站在彼列跟前。

彼列身着藍色鎧甲,滿身傷痕的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

微弱的聲音不斷地說著。

「隕~隕,不要,不要。」

只留下了最後一句吶喊和彼列眼前落下的幾滴鮮血。」不要!!!」

話盡,隕應聲倒地。

彼列的眼眶已擋不住那洶湧的眼淚,雙手掩面崩潰大哭起來。嘴裏還一遍遍地喊着隕。可不管過了多久,那最希望的聲音也不會再響起。

(回到大道)

彼列奇怪地看着隕。

而此時的隕眼前的畫面已經回到了大道,不知怎的,隕的眼眶濕潤,幾滴眼淚慢慢流出。

儘管彼列不知道隕看到了什麼,但還是站起身,摟住隕的腰抱緊了他。將自己送進了隕的懷裡,額頭輕碰着隕的鼻尖,柔聲安慰着眼前的男孩。

隕原先大腦一片空白,一大股莫名的惆悵充滿了全身。而彼列這突然的擁抱,一下子就將那些惆悵全部消滅。

隕沒有反抗,緩緩摟住彼列的細腰,垂着眼細細看着懷中的彼列,感受着少女的愛與溫暖。

兩人還沒再進一步,一聲怪物的吼叫打斷了這曖昧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