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細胞:混亂的王國:成王之路有罪的大道(日記)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細胞:混亂的王國:成王之路有罪的大道(遇襲)【終】在線免費閱讀

彼列不知道隕看到了什麼,也不知道他因什麼而變成這樣。除了抱抱也想不出其他安慰的辦法了。

就在隕和彼列擁抱之際,背後一聲怪物吼叫打斷了兩人。隕依舊環抱着彼列,轉頭向背後看去。

大道**,一位士兵佇立於此。

士兵身着黑色鎧甲,紅色的綢帶如畫龍點睛般從鎧甲中伸出。士兵手上的護衛刀透出微微綠色。

(你好~?)

士兵的臉被面具遮擋,但隕清楚,剛剛的吼叫是「他」發出的。

士兵再次吼叫並沖向二人。

隕知道危險的來臨。一拉開彼列環在腰上的小手。

又是一顫,雙眼迷離,如恍惚般呆立在原地。

這次隕看到了在深綠色烏雲下,黑色的海灘邊,一支發出幽紫暗光的燈籠不斷地向隕靠近。

遠處驚恐的彼列眼神瞬然嚴肅。

莫名仰天怒吼。手裡好像拿着什麼。

「那就毀滅!煉…金…爆炸!」

大地轟然四分五裂,綠色爆炎從中噴出。在一聲爆炸後,隕突然一驚,又回到了大道。

不知過了多久,士兵已經死了。胸口插着「淚」,「他」就躺在隕腳邊,身上蓋着隕的囚服和囚褲。隕只覺滿腦疑惑。

(剛剛發生了什麼?還有為毛我沒穿衣服?)

(當隕朝彼列看去)

彼列耳根都紅透了,不安地環着手。

而隕,囚服的上衣和褲子都在士兵身上,裸露着全身。只剩一件短褲遮擋着**。

彼列整個臉都紅透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敢怯怯地吐出一句。

「我不是故意的」

隕本來因為剛剛腦海那海灘的畫面很困惑。但是一睜眼這氛圍,隕只能將海灘拋之腦後。

在少女面前不穿衣服的隕也不好意思,只能試探性地小聲對彼列說。

「所以~你有備用的衣服嗎?」

彼列臉紅得感覺耳根都在滴血,這實在是太尷尬了。

彼列低着頭,又心虛的颳了刮鼻樑,只好慢慢悠悠地吐出一句。

「那…那…那你等一下。」

隕非常清楚現在尷尬地窒息的氛圍。

幾秒後,彼列拿出箱子並從中取出幾件衣服並丟給隕幾件應急的衣服,兩人跑到不同的花叢中。

束腿褲加短袖,隕很快就換好了。

在大道等了好一會,剛瞥向彼列的方向。

突然,隕被敲了一下額頭。

「這裡不是換正式衣服的地方,後面再換吧。」

彼列帶着挑逗的微笑,捏着隕的耳朵輕聲問道。

「隕,你剛剛想幹什麼呀,是不是春心蕩漾了。」

隕像是捉姦現場似的,躲避着彼列的目光。

「我…說我剛剛不是想偷看你換衣服,你相信嗎?」

彼列彎了彎嘴角的微笑,放開了隕紅得發燙的耳根。

「這好像是個假命題呀,小隕。」

隕被這一聲「小隕」刺激到了,正好換完衣服,拔出「淚」就尷尬的別過頭去。只好轉移話題。

「咳咳,現在這末世怪物這麼多,先解決正事。先解決正事。」

彼列倒也識趣的收手不再挑逗隕。走向前,和隕並排在大道上走着。

這時隕才注意到周圍,原來這麼美。

清晨的早陽透過微風與薄霧,給予着璃茉花們生命的源泉。輕柔的花香觸摸着隕與彼列的嗅覺,令人心曠神怡。

兩片花海中一條紫色大道從中穿出,大道的紫地很硬,卻讓人的心軟軟的。

隕閉上眼睛深深的感受了一番這清新的大道。

緩緩睜眼隕自然的側眼看向彼列,彼列穿的衣服正是曾經腦海里的那件藍色鎧甲。

說是鎧甲,不如說是短裙,由中朝腰部突出兩邊黑色,加上淡藍色的前短後長的裙擺,既有一種神秘但又不缺風度。

堪比皮衣的內襯緊身衣將彼列的完美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大概是因為疫病靠接觸傳播,彼列的衣服除了臉和頭髮什麼也沒露。

兩人在大道上走着走着,隕就注意到花叢中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隕右手擋着陽光朝花叢中走去,彼列雖不想打破這氛圍但也只好跟着隕。

花叢中——

一個廢棄的地下管道,兩人費了些力氣才把生鏽的管道門拉開。一條破舊的樓梯映入眼帘。

隕朝大道被晨霧擋住的盡頭望了望,猶豫了一下就帶着彼列順着樓梯往管道的盡頭爬去。

爬樓梯中——

彼列:「你為什麼要進這個破管道?我很好奇,人面對異常的東西不都應該保持警惕嗎?」

隕繼續着動作經過短暫的思考回答道:「很顯然,我看到的村莊是很久以前了,我現在很想知道過去這裡發生了什麼。」

對隕而言,朝大道走必定是數不清的怪物及未知的危險,而進入這個管道是獲取過去線索的更好方法。

畢竟管道那未打開入口的生鏽程度和樓梯的完好程度,大概率可以確定這裡已經沒有人了,有人的話隕也可以確定彼列的實力。

就剛剛隕一睜眼看到被彼列殺死的怪物,隕對彼列並無感激而是恐懼,恐懼彼列的實力,恐懼這個女人會殺了他。

樓梯的盡頭是一座秘密房洞。

房洞內很明顯是人住的地方,除了在地下沒什麼特別的。

廚房、儲物間、兩間卧室、廁所一應俱全,只是牆面地面天花板全都已經有些損壞了。

遍地是破碎的傢具。

隕:「看來是戰鬥的痕迹。」

隕和彼列檢查了一下整個房洞,確定了沒有人才安心的在房洞中尋找線索。

廚房與廁所什麼都沒有。

兩間卧室,其中一間只有一些壞了的玩具和破舊的書本,衣櫃中只有幾件小碼號的衣服。另一間卻發現了一些線索。

隕在大床左邊的床頭櫃里發現了一本日記。

日記內容如下:(以下未描述內容皆為無用內容)

7月29日下午:一隻怪物從王偉那個單身漢家衝出,最先被襲擊的便是劉姨的劉小妹,剛好那個時候劉姨一家在吃飯。

不止劉小妹被怪物在身上留下了幾道巨大的傷口,很多老村也被傷害。但還是很快制服了怪物。還好我們一家剛好在家躲過了怪物。

2天後

8月1日晚:一聲慘叫引起了我的注意,當我朝窗外看去時,劉姨那恐怖的眼神和我四目相對,她的眼睛睜大得滲人就死死地盯着我,而劉姨懷中被劉姨捂嘴的劉小妹,手指甲較正常人長了好幾倍。

8月2日早上:昨晚的經歷令我徹夜未眠,那劉姨的眼睛令我坐立難安。一大早我就帶着媳婦孩子躲進了大道的隱藏房洞。

……

8月6日:村子的慘叫聲不絕於耳,連地下的房洞也能聽的很清楚。

8月7日:女兒自一早出去拿糧食回來後,被怪物傷了。

8月9日晚上:女兒出現了和劉小妹一樣的癥狀,對自己身體的變化又哭又鬧,作為父親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

8月10日:越來越多的腳步踏上了大道,這聲音使我們寢食難安,他們似乎都將希望置於國王身上了。

8月13日:女兒變成了和王偉那家一模一樣的怪物,還好她留有最後一絲理智。讓我們把她丟出房洞了。

8月23日:國王希望破滅,各地開始遊行示威。

8月24日:國王派眾士兵鎮壓遊行。

8月27日:黑色大橋突然出現一名巨人,遊行徹底瓦解。

9月7日:兒子說村子已經只剩下怪物了。

一年後……

7月29日~8月2日:一陣匆忙的腳步踏上了村子。腳步聲持續了很久,還伴隨很多怪物的瘋叫。

8月3日:早上兒子去摘野菜去發現村子裏早已生靈塗炭,毫無生機。所有人都銷聲匿跡了。

8月6日:糧食所剩無幾,兒子出去了5~6個小時了還沒回來。我很擔心他,可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在出去了。

8月7日凌晨:兒子總算回來了,可他卻被嚇得六神無主。怎麼問他他都不說話,一回家就把自己鎖在卧室里。他好像發現了什麼

日記寫到這便停止了。

隕:「今天幾號?」

彼列:「6月24,怎麼了?」

隕:「沒什麼,只是想確定這篇日記是多久前寫的,現在看來起碼也是去年。」

兩人離開了卧室,在儲物間翻找了一會,什麼也沒有……

兩人自然離開了這個房洞。

隕聞了聞花香,看向彼列。

「彼列,我現在要去哪?給我一個明確的目標。」

彼列料到了隕會這麼問,答道:「去王都,那裡是唯一安全不會遇到感染者或是怪物的地方。」

隕撓撓頭 「王都?」

「就是這個王國最繁榮的地方,在疫病爆發後。不免一些強者地出現,他們將王都封鎖,阻止任何怪物進入。自然而然地那裡成為了沒有疫病的世界。」

「如果你想不再和怪物戰鬥,那裡是最好的選擇。但前提是你能到達那裡。」

經過短暫的思考隕嘆道:「留在原地只會被越來越多的怪物衝垮,我總會有失誤的那天。所以,我決定了,我要去王都。」

「畢竟,我也想過安穩日子。」